中国大陆 【专访王靖渝】(三)中共洗...

【专访王靖渝】(三)中共洗脑术惊人 但终究邪不胜正

28
王靖渝接受《希望之声》记者采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3月7日】(本台记者杨正采访报导)编者按:目前在欧洲旅行、19岁的王靖渝因在微博发帖质疑中共有关中印边境阵亡士兵的说法被中共当局跨境追逃。王靖渝的家乡重庆警方限时要他三天回国所谓“自首”,其国内的父母也被警察监视居住,威胁要拘留。现在三天“大限”早已过。《希望之声》记者几经波折采访到王靖渝。

此次被中共跨境追逃已经不是王靖渝第一次因言生祸,他因受到父母的影响,很小就对中共抱有恶感,也因对同学讲中共是邪党而屡遭举报,并遭到校方、警方的打压训诫,因此他从小就对中国人没有言论自由有着深刻的体会。但是他告诉记者,他不恨这些举报他的同学,因为他们都是被中共洗脑了。

“中国从小就开始对学生进行洗脑,在这种洗脑的教育下,你突然去跟人家讲,你说这个中国共产党是个邪党,人家一听不得了,你这就是汉奸嘛,就要去打小报告嘛,所以我经历过很多这样的事情,甚至受到过很多次训诫,但是我一点都不怪我的同学,因为我觉得这个从小就给人家洗脑,人家还是幼儿园,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就被洗脑了那么多年,你突然跟人家讲,中共是个邪党,那么人家肯定是对你有很多看法的。”

他向记者回忆起上小学时接受这种教育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公办学校是最夸张的,每周三有一下午的时间,所谓的少先队课,就来讲这个共产党有多好。我们那个时候,小学的时候,这周三有五个人上去讲,下周三另外五个人上去讲,就讲我有多么热爱中国共产党。另一个方面就是通过电视、手机,因为中共这个政权,它害怕真相,它不敢让我们使用推特,不敢让我们使用Facebook,更不敢让我们使用Youtube,因为我们一使用看到真相了,人家就会把这个政党给打倒。那么在中国一打开手机,一看抖音、一看微博,啊,我爱习大大,我爱彭妈妈,我爱中国共产党,一个人整天都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你自然而然的就热爱这个政党了,没有为什么,因为你被洗脑了。”

王靖渝中学时就读的是一家外国语学校,同学中有来自美国、英国、瑞士、瑞典等各个国家的孩子。他说,中共这个洗脑的政策不只是在中国人身上,而且学校针对外国学生的洗脑教育比针对本地学生的多。

外国学生和本地学生上午的课程相同,下午的课则完全不同。王靖渝有一个原本关系很好的、来自英国的同学告诉他,下午的课程针对外国学生的基本就是讲中国的历史以及中国的政治,“那么中国的历史就是中国共产党瞎编造的一些历史,比如中国共产党为了保护中国人民去跟国民党抗争,某某某,随便编一个名字,说八路军、新四军怎么样一个人为了人民,一个人冲进人家一个团里面去杀,最后英勇牺牲,就编造这样的故事给人家外国人听。政治就开始讲中国共产党有多好,我印象很清楚,我那个同学告诉我,我们那个学校老师讲的,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不是没有钱嘛,说为了让人民上学,为了让中国人吃饱饭,当时的中共主席毛泽东把自己收藏的古董拿到欧洲去变卖,卖成钱来捐助给中国人民,来捐助、来修学校,来给中国人民吃饭。这个明显是胡编乱造的吗?那个毛泽东什么时候干过这个事情?那么就通过这一系列的胡编乱造,着重给外国人洗脑。那外国人都认为中共很好很好。那么针对我来说,因为我是本地人嘛,洗脑的课程没那么多,但是也会有。我记得很清楚,我们的政治课上,讲的不是政治,讲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又多好,中国共产党干了什么伟大的事情。而且的讲的事情不是真的事情,你说你讲真正发生的事情我也认,它讲的是假的,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当然我也不去诋毁人家,它把人洗脑洗得像个婴儿一样。我记得很清楚,我们老师讲的,什么中国共产党在邓小平那个年代,就想要修学校呀,邓小平亲自跑到欧洲去打工,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去打工,把钱拿给中国政府,让它来修学校。没有这事情呀,你为什么这样讲?你说你讲点真的事情也好,它讲的是编造的事情,是扭曲的事情,那么我觉得这就是邪党。”

“比如说雷锋这个事情,我之前看到有外网上也报导过,就说雷锋这个形象的捏造,我们老师也讲过差不多的内容,雷锋怎么死的,那个车上拉着重要的粮食,他告诉我们那个粮食如果拉不到,很多人会被饿死,因为那个车的轮胎坏了嘛,雷锋用自己人肉来当轮胎,老师这样讲来骗小孩嘛,这个从小骗到大,你自然就喜欢这个政党了。”

王靖渝原本以为来自发达国家、民主国家的人应该会很清醒,没想到他们在中国上了两年学,基本都被中共的洗脑教育改变了。

他的那个英国同学甚至因此和他反目成仇。“我和他关系还蛮好的,特别特别好的朋友,在中学的时候,就因为我对中共的看法,我跟他之后就没联系了,就成了仇人了。”

王靖渝回忆,那是在一个晚上放学之后,两人去星巴克(Starbucks)喝咖啡,谈到中国领导人,“我说这个习近平就不是个东西嘛,本来他也不是个东西,因为他上台以后搞得这个东西都是为他自己谋利,没有为国家谋利,搞面子工程,就类似现在的,一会儿这脱贫,一会儿那发展,其实根本就没有的事。那么我就跟他谈论这个事情,我印象很深刻,他讲的,中国领导人全心全意为中国,我们那些西方国家,他直接讲的英国、欧盟、美国都是为自己的。他说如果有转世的话,我要当中国人,我不当英国人,中国人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王靖渝认为,中共的洗脑教育就像中共自己讲的传销组织一样,“把你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面,整天就给你放,电视里给你放,这个组织有多好多好,你自然而然就相信它了。我就认为,中共这就是它邪恶本质的最邪恶的地方,它给人家洗脑,让人家来无条件的相信它,无条件的拥护它,甚至不少人愿意把生命献给这个政党,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本质——邪恶。”

他表示,他在美国、在欧洲居住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国家上学要给人家洗脑,“要给学生讲我们的领导有多好,我们的政党有多好,从来没见过哪个国家像这样,只有中共这种邪党。”“所以我认为中共它不是一个政权,它是一个传销组织,是个邪党。因为一个合法的政权不需要给人家洗脑。”

王靖渝认为,在中共这种强力洗脑教育下,中国很多年轻人都听信了中共的宣传,无法真正认识中共的本质,但他仍对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

“因为我也有关注海外报导,可以说从很久以前到现在,不乏有很多年轻人的身影在海外媒体上出现,例如像张展,例如像泼墨女孩,很多很多年轻人。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正义的一方能够存在的,我认为邪恶的一方是不可能存在太久的。纵使中共这种洗脑式的教育能够欺骗,能够欺骗很多很多年轻人,但是总有人会清醒,总有人会反抗。我认为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出来反抗这个政党,它也一定会倒下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因为它总是邪恶的一方,它不可能战胜正义的。古往今来,这个世界历史上那么多年,没有哪个人,没有哪个政党,例如像前苏联,苏联政府那么强大,最终也被人民打倒了。所以没有哪个政党,没有哪个邪党能够永远存在下去。我认为中国肯定是有希望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相关报导:【专访王靖渝】(一)拟烧中共党旗环球抗议
【专访王靖渝】(二)英烈保护法应保护英雄杨佳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