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中國對英國大學的干涉令人擔...

中國對英國大學的干涉令人擔憂

23
中國對英國大學的干涉令人擔憂(图片:PXHERE)

 

【欧洲希望之声特邀記者于思禮編譯報導】英國外交事務專責委員會近日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和其它「專制國家」影響英國學術自由的風險正在日益增大,但英國各大學並沒有對此做出充分回應。

在這份因大選暫停議會之前倉促出爐的報告中,列舉了多個「令人擔憂的證據」,並且背後都有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的影子。

報告稱:「有明確的證據表明,一些專制政府正試圖影響英國大學的研究議程或課程,並限制研究人員開展活動。而英國政府在保護學術自由免受財政、政治和外交壓力方面做得還不夠。」

報告中特別提到,一名孔子學院官員在一個學術會議上沒收了分發給與會者參閱的涉及臺灣的論文;中國學生和學者協會成為政治干預的工具;以及許多活躍的異見人士的遭遇,如維吾爾族穆斯林阿伊莎(Ayesha)在英國留學期間被監控,她在中國的家人也遭到騷擾。

調查結果讓人質疑英國的一些學術組織是否過於自滿,比如代表20所大學,自稱「英國現代大學協會」的Million Plus。該協會主席拉默爾(Bill Rammell)告訴委員會,他「沒有聽到任何這方面的證據」。

委員會表示,政府的工作重點是保護大學免受知識產權盜竊與學術合作項目帶來的風險,但這不足以保護學術自由不受其它類型的干擾。

報告還稱,政府對大學缺乏建議。無論在國內還是在與澳大利亞或美國政府的協調上,部長們至今都沒有就此問題制定出明確的應對措施。

在將教育產業推向中國的大背景下,政府的2019年國際教育戰略白皮書雖然20多次提到了中國,但都與安全或干擾無關。

該委員會的結論是:「外籍生源或對外貿易的重要性不應高於為英國乃至整個世界帶來自由與繁榮的國際準則,政府應為大學提供戰略性建議,而不能只靠《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等制裁工具來遏制對人權的干涉。」報告建議使用17個月前通過的《制裁和反洗錢法》遏制干預。

部長們曾對委員會說,在英國離開歐盟之前,他們不能使用該法案中涉及的所謂馬格尼茨基修正案。但外交部在6月份最終承認這種解釋在法律上是不正確的,英國可以在仍然是歐盟成員國的情況下行使相關權力。

不過,英國外交部仍需要通過必要的法律程序來引入相關權力,而且,這些被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在保守黨大會前吹噓的權力將因大選被進一步推遲生效。

英國外交事務專責委員會主席圖讓德哈特(Tom Tugendhat)還要求英國外交部解釋,為何沒有利用制裁工具來回應中共政權對香港和新疆的鎮壓。

在香港問題上,該委員會敦促政府評估英國法官繼續擔任香港終審法院法官對英國聲譽的潛在損害,並警告稱,英國有成為共謀、支持和參與一個正在破壞法治的體系的危險。報告稱,為了支持香港抗議者,英國應該向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香港公民授予居留權。

圖根哈特表示,英國來之不易的自由正在受到威脅。外交部在三個政策領域存在不足:專制政權對學術自由的侵蝕,對專制國家及其支持者的制裁,以及英國與其他民主國家在應對專制政體方面的合作」。

一名外交部發言人表示:「英國是民主和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的積極捍衛者,並在從氣候變化到媒體自由等問題上展現出領導能力。當我們離開歐盟時,我們將建立自己的制裁機制,去追究那些嚴重踐踏人權者的責任。」

抵制壓力捍衛學術自由

唐寧街政策部門前負責人、哈佛高級研究員卡文迪什(Camilla Cavendish)就此問題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呼籲,“英國大學必須抵制中國的壓力”。

文章首先舉例說,想像一下,您作為一所中等規模大學的主管接到中國大使館打來的電話,表示您的一位教授對共產黨非常不友好。但近日將有一位中共高級官員訪問貴國。如果這位教授在此期間發表不當言論,那將非常令人尷尬,還會產生不良後果。

您認為這太荒謬了。但考慮到中國留學生帶來的學費收入,您還是以個人名義要求那位教授暫時迴避一下…不覺中您已經越過了紅線,為了金錢您犧牲了學術自由,而且它還會成為您的一個討厭的小習慣。

卡文迪什表示,以上“故事”並非來自虛構。英國現在非常擔心中國、俄羅斯和其他獨裁國家對大學自由的干預。澳大利亞、法國和美國也是如此。如今,西藏、天安門廣場和維吾爾族穆斯林似乎已成了敏感話題。中國學生正在承受壓力,他們被要求提供相關信息,並破壞親香港的示威活動。在謝菲爾德、利茲、伯明翰和倫敦,都有中國學生聲稱受到來自親北京示威者的威嚇和騷擾。

那些嚴重依賴外國留學生的大學是最脆弱的。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就是一例,該校前院那座巨大的全球雕塑顯示出臺灣與中國是分離的。中國學生要求對其作出更改,在兩名憤怒的學者堅稱這將損害該校的價值觀之後,校方頂住壓力,並停止與一名北京支持者進行深入協商,後者希望為一項廣泛的中國計畫提供資金。

自時任校長戴維斯(Howard Davies)於2011年辭職後,倫敦經濟學院一直對外國捐助者持謹慎態度,該大學曾接受過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Muammer Gaddafi)的捐助。但據報導,在中國設有分支機構的諾丁漢大學要求學者取消涉及西藏與臺灣的課程。

澳大利亞政府已成立工作隊,以保護大學不受外國影響,而英國政府可能更擔心不要在脫歐後讓任何潛在的合作夥伴感到不安。

澳大利亞的新南威爾士州最近關閉了孔子學院。孔子學院被認為教授北京版的歷史,並通過捐助鼓勵所在大學進行自我審查。世界各地的大學校園裡共有500多所這樣的學院。

澳大利亞和英國都受益於海外留學生。現在有超過106,000名中國學生在英國大學學習。但一位學者告訴我:「中國正在做的事情是我們的價值體系完全不能接受的。如果我們的大學主管都像牛津大學副校長理查森(Richardson)女士那樣就好了。」

中國大使館曾威脅稱,除非阻止其校長彭定康(Chris Patten)訪港,否則,將把中國學生從牛津全部撤出,而她僅以一個不字作答。

英國作為國際研究合作的強國深知尊重知識產權和學術自由的重要。少數大學為了填補資產負債表的缺口而自損聲譽的做法實在很瘋狂。

大學與政治宣傳毫不相干。在全球市場中運作並不意味著要出賣原則。當中國試圖將審查制度推向國外時,自由世界必須做出回擊。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