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中纪委内部腐败不绝 党刊点...

中纪委内部腐败不绝 党刊点名10大“内鬼”

26
图为中共武警在北京大会堂站岗(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0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中共中纪委是中共的最高纪律检察机关,负责对中共官员行使权力进行监督,对官员违法进行调查。但在中纪委内部却出现大量的腐败现象。最新一期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点名中共十八大以来纪检系统已落马的10大“内鬼”,称他们为“蜕化变质的害群之马”,并表示对这些“害群之马”的惩治,任何时候都不能松、不能软,必须形成高压警示震慑。不过有分析指,中共不改变现有体制,甚至连简单的官员财产都不敢公开,又没有透明的惩罚机制,缺乏舆论监督,腐败的问题无法解决。而所谓“反腐”现在已经成为当权者与政治对手权斗的工具。

2021年第5期《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表了学习习近平关于纪检监察干部队伍建设的重要论述文章。文中提到了中共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查处的十大“内鬼”。他们分别是:

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魏建是中共十八大之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官员。据中纪委披露,魏健在中纪委机关多个岗位担任过领导职务,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

向魏健输送钱财最多的一名老板是四川商人宋志远,金额达到上千万元。最终,魏健因受贿罪获刑15年。法院审理查明,魏健敛财数额高达5415万(人民币,下同)。

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曹立新2017年1月被判囚15年。法院成,曹立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案件处理、工作调动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526万元。

中纪委第6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袁卫华曾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据中纪委披露,2014年到2015年,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就主动地多次与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一些问题线索。袁卫华都一一奉告。

中纪委第8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原屹峰曾参与查办万庆良、朱明国等案件,他与一些老板存在不正当交往、利用职务牟利的情形,一直心存侥幸。2016年7月,中纪委机关党委对原屹峰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发现原屹峰收受财物240.8万元;同时还发现他涉嫌收受巨额贿赂的其他问题线索。

黑龙江哈尔滨市委原副书记、纪委原书记姜国文。 姜国文是2019年9月被查的“老虎”。曾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黑龙江省纪委常委,落马时他的身份是哈尔滨市政协主席。

此外,还有中纪委第11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中纪委第9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明玉清;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辽宁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杨锡怀;吉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邱大明。

中纪委近年来成为中共反腐的重灾区之一。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多次提到纪检系统中有“内鬼”。2016年底,他在江苏召开的纪委书记会议上披露,十八大以来,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处理2100余人。这些“内鬼”有的通风报信,通过“泄露案情秘密”来换取利益,有的充当政商掮客,有的通过给地方政要打招呼获得工程项目或为他人谋官职等等,无奇不有。

港媒2017年披露,全国纪检系统压下的不回复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

中共官员越反越腐 体制不改 腐败不绝

中国在反腐透明度、政府问责、新闻自由和公民社会都缺乏的情况下,反腐被称为选择性反腐。国际反贪腐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今年1月28日公布的2020年清廉印象指数显示,中国排名78名,在100满分的情况下仅获得42分。

研究贪腐问题的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认为,“政府和党是独大的,它的立法机关和媒体没有办法制衡政府跟党,在这种状况下,贪腐问题一定会很严重。”

香港《信报》曾刊登社论讲到习近平上台以来,不留情面拿下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外界仍然没有一个中共清廉的印象。“其实答案显而易见,富有中国特色的反贪防腐始终予人流于人治多于法治之感,肃贪倡廉缺乏一套全面规范化的典章制度。最为人诟病的是,中国至今依旧没有推出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审讯过程亦往往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因此每当有显赫高官以贪腐之名被拉下马,难免让人联想到又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真正的依法治国,真正的依法治贪,中央必须拿出具体可行的反腐机制,并且容许舆论监察,确保廉政制度高效落实,否则外界对中国贪腐丛生的印象难以短期内扭转。”

另有分析指,中共的腐败是体制性腐败,而中央反腐最终出现的结局,是赶走了老虎、苍蝇,赫然发现中共体制剩下的只是一个连带腐肉的臭骨架,已无药可救。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