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中共欲强行了结恶俗维基案 ...

中共欲强行了结恶俗维基案 牛腾宇被打至入院抢救

66
“恶俗维基”网站管理员牛腾宇被构陷为主犯重判14年。(图片来源:新唐人)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6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恶俗维基案”经海外媒体披露后引发轩然大波。中共当局为减少外界关注欲强行在本月底结案,并威胁代理案件的多名律师,称如果继续代理案件便吊销执照。目前已有多名律师担心丢饭碗陆续退出案件代理。

2019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及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在海外网站“支纳维基”被泄露,此事惊动中央下令严查,但因“支纳维基”的创始人及维运人员均在海外,官方只能作罢。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广东茂名网警为了邀功,抓捕了24名“恶俗维基”网站的会员及运维人员顶包,并对他们屈打成招及判刑。其中“恶俗维基”运维员牛腾宇被重判14年,事件经海外媒体曝光后引发轰动。中共当局随后对24名少年的家长及代理律师施压,其中有的年轻人已经换了几个律师。

据自由亚洲电台15日援引牛腾宇妈妈表示,司法当局威胁与“恶俗维基”案有关的律师退出此案,不得进行无罪辩护:“他们(司法当局)有意将卷宗设为秘密卷,就是为了防止律师做辩护的时候说出真相,总共75卷只给了律师49卷,就没有办法做辩护,这就是隐瞒事实、阻挠律师了解真相。我现在还没找到新的律师,我已经被威胁(失去)五个律师了。”

牛腾宇妈妈说,在一审开庭的前一天,所有代理律师被广东省茂名司法局带走,以吊销律师执照为威胁,要求律师退出代理。她还透露,法官张书铭直接致电律师表示二审不开庭审理,要求律师在卷宗缺失的情况下提交辩护词,并声称该案将在月底书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曾代理该案的代理律师黄汉中表示,二审不开庭严重违反了现行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现行诉讼法明确规定对案件的事实、证据有异议的,影响案件定罪量刑的,应当开庭审理。本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并且一审中很多事实没有查清,一审到二审期间很多律师看了案卷以后明确表示要对本案做无罪辩护。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开庭审理。”

黄汉中认为,二审期间律师获得的卷宗缺少超三分之一,是当局故意为律师了解案情设置了障碍,企图将该案快速办成铁案、冤案:“相关法院这种行为构成滥用职权,非法剥夺了律师正当的阅卷权。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律师提交答辩状,更是简单粗暴、违反法律的做法。”

黄汉中律师表示,因日前北京司法局下书面通知,他现已被迫退出此案代理。黄汉中说,司法局此举也严重损害了律师的执业权利。

本月上旬荣获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国际妇女勇气奖” 的该案代理律师王宇及丈夫包龙军律师在获奖当日与外界失联,疑似与此案有关。

公安为找人顶包更换3次主犯 为强迫涉案者认罪拍裸照、性骚扰

希望之声15日刊登对“恶俗维基”案涉事家长的专访。这位家长透露,广东茂名公安在办案中收受贿赂,曾3次更换主犯,最后将主犯定为没有贿赂公安的牛腾宇。

该家长还说,主办这个案子的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网安大队长杨观耀就直接敲诈家属要钱。

上述家长从一位获释的未成年孩子初获悉,警方一开始并未打算将牛腾宇定为主犯,而是把顾杨阳定位主犯,顾杨阳放跑后,就把郭家龙定为主犯,但“郭家龙脱离恶俗维基一年多了,说定成他之后,怕一旦曝光,上级领导一查,郭家龙已经脱离一年了,不合适,就放弃了。最后又选定陈乐安做主犯,定了之后,过几天又排除了,因为陈乐安他是个未成年人,也不太合乎逻辑,他(警方)怕这个案子将来有一天翻了的话,就容易露馅儿,最后就选定牛腾宇。”

上述获释的涉案者表示,公安选定牛腾宇的原因是因为牛腾宇没送钱,然后坚决抵抗拒不认罪,“说不是我做的绝不承认,我就不配合你们,他就老说这种话,然后他(警察)就恨牛腾宇,这个孩子(牛腾宇)技术也最高,比较聪明,决定就把牛腾宇定成主犯。定成主犯后就开始打他,给他造假证,让这些孩子说必须说牛腾宇,不说的话就给你加重刑”。该涉案者说他也被警察脱光衣服侮辱,触摸身体。他还说他们都是违心作假证的,希望牛腾宇家人原谅他们。

牛腾宇之前在会见律师后对律师说在关押期间被拍裸照、火烧私处等。牛腾宇的妈妈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根据看守所公开可查的记录,牛腾宇还多次被打到奄奄一息,被看守所警方送往医院抢救。而根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参与性骚扰和虐待涉案人的警察名叫陈权辉。

牛腾宇母亲表示,“一个叫陈权辉的警察,这个人更流氓,把牛腾宇剥光衣服后,用手机给他拍裸照,还摸他,说一些淫荡的话,‘你长的多帅,你要是个女孩我们今天可好过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还用打火机烧他的下身,专打他皮肤嫩的地方。”

牛腾宇妈妈还透露,牛腾宇在看守所里遭到的虐待还包括只给吃白饭、不让睡觉、严刑逼供手写“自述材料”、被警察威胁不许找代理律师等。牛腾宇妈妈说,牛腾宇在写完数十万字的材料后拒绝签字认罪,因此遭到警察再次殴打,右胳膊致残。

此外,牛腾宇妈妈说,不止牛腾宇一人,其他涉案未成年人也遭到警察的侮辱和虐待。警方为了不让家长找到孩子的关押地点,将这些涉案少年的名字从记录中移除,以代码代替:“绝对不让家长知道的,家长知道了会向外界求助,(案子办得)非常非常秘密。包括律师的会见权,孩子的任何权利全被剥夺,严重侵犯人权,孩子秘密消失了。”

上个月“恶俗维基案”10位家长发出公开信,恳请司法部门纠正对此案24位年轻人的判刑,指出全案判决充满漏洞与不公,24名年轻人成了政治案的替罪羊,此案将成为中国法律史上的奇耻大辱。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