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知情人:习家信息从公安购得...

知情人:习家信息从公安购得 贩卖者已被内部处理

106
习近平与女儿习明泽的个人资料,据爆料称被中共警察以6000元人民币卖到海外。(图片来源:支那维基页面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4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近日,“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透露,习近平及女儿、姐夫信息是由官方建立的大数据系统泄露出去的,而出售习家信息的公安已受到内部处理。

暂居日本的“恶俗维基”、“支纳维基”创办人肖彦锐2月23日再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习近平女儿习明泽的个人信息曝光,并非如坊间所传是通过黑客手段获得,而是从中共当局建立的,包括公安、交警、边检等多个公民信息管控系统中,付钱购买回来的。

他表示,早在2018年9月,网上就曝光了习近平本人的个人身份信息,当时并未引起舆论过多关注。其后透过习近平的信息顺藤摸瓜,一步步得到其家庭成员包括习明泽的身份信息。他说,习明泽出入境的护照资料是付高价取得,然后购买者将这些资料传至网站上。

肖彦锐表示,基本上都是公安系统自己售卖这些信息,才得以在民间流传,中国户籍系统分为好几个,习近平被卖出的那张户籍照片、身份证号就是来自公安的户籍系统,买出习近平信息花了6千元人民币,通过他的家族信息,就找到了他女儿的身份证号,把他女儿的身份证号输入到浙江省的教育系统,查到了她最初的那张照片;后来还是有人花了价钱,买出了她的出入境系统的信息,最初这些东西被很多人收集到,并上传到“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上面。

肖彦锐认为,这是将一个政治案件以技术化处理。肖彦锐指出,真正泄露习家信息的外泄者在“恶俗维基案”中都没有被提及,但据他了解,出售习近平信息的公安已受到内部处理。肖彦锐又指,一审判决书中的“证人邓某贵”应是习近平姐夫邓家贵,但其口供有虚假陈述,因为邓家贵的个人信息从未出现在恶俗维基网站上。

肖彦锐表示,“我们网站只是知道出这些信息的流程,但实际上做这些的不是我们,任何注册网站的人员都可能会上传。不是说我们侵入它的系统获得了个人信息、或者是我们泄漏了别人的信息。中国的信息泄露是尤其严重的,但是这次案件中提到公民个人信息泄露这个事情,我不敢苟同,售卖这些信息的是警察,这跟我们‘泄露公民信息’是完全不同的。这个案件本来就不合理,它们却硬要合理化。”

肖彦锐还指出,公民信息管理部门贩卖公民个人信息已是一条黑色产业链。他还透露,从交警手中的“警务通”获得一条公民信息只需15元;而透过公安局“模糊列表”查询方式获得一条个人信息或全家信息,仅需60元到150元。

肖彦锐表示,广东省公安厅、茂名地方公检法疑在舆论压力下坐立难安,数天前派人到其重庆家乡向家人施压,及打探他的下落。

709律师王宇认为,官方就该案提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控罪非常荒唐。她指,中国利用高科技管控所有公民的信息,在这个系统中,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但当问题触及习家,当局就用一个政治案的方式交差,让这些小孩来做替罪羊。真正泄露信息的人员根本没有处理。不但对这些小孩非常的不公平,在国际上公开后,不管是对中共政府也好,还是对于中国的法治也好,是一种耻辱。

习近平女儿个人资料泄露案造成“恶俗维基”网站24个年轻人被抓捕及判刑,其中年仅20岁的牛腾宇被控为主犯,遭重判14年。

大约4个月前,牛腾宇传出一份声明,表示自己遭到警方酷刑折磨,被迫写下数十万字的“自述材料”,该声明被海外多家媒体广泛报导。2月23日,有知情人向《希望之声》透露,广东省公安厅纪委人员日前到茂名看守所调查此事,眼下茂名气氛相当紧张。

知情人士表示,这些人员进入看守所后,便没收管教人员手机,寻找关于牛腾宇声明的线索,让看守所内气氛十分紧张;除此之外,纪委人员更搜查被关押年轻人的监室,并将年轻人写下的书信等全都搜走。

有获刑年轻人家属表示,这样的行为是剥夺被关押年轻人的合法权利,此举更是掩耳盗铃,无法掩盖其恶行。

近日,“恶俗维基案”中10名获刑年轻人的家长在《维权网》发表公开信称,获刑的24名年轻人成为茂名警方向上邀功的“炮灰”和“牺牲品”;茂名法院判决中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和理由,以及触目惊心的判决结果,将成为中国法律史上的奇耻大辱。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