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珍言真语】梁锦祥:外星人...

【珍言真语】梁锦祥:外星人与人类关系推测

76
神秘外星人曾为美政府工作?川普(特朗普)签法案,180天内公布UFO报告;香港也有UFO,西贡目击最多。(图片来源:大纪元合成图)

【2021年1月19日】川普总统2020年12月27日签署了一项要求国防部与情报部门在180天内完成一份与不明飞行物体(UFO)相关报告的法案,并提交给国会。在此之前,五角大楼8月在美国海军辖下新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调查不明飞行物体。外星人的机密将在半年后公开,再次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关注。

前以色列太空安全首长埃希德(Haim Eshed)最近表示,外星人确实存在,而且与人类有联系。他说,美国总统川普知道这件事,但“这些不明飞行物(UFO)要求我们不要公布他们的存在,因为‘人类还没有准备好’”。他还透露,外星人对人类感到好奇,他们正在对“宇宙结构”进行研究,并和美国政府之间有合作协议,包括在火星建立秘密的地下基地等。

香港时事评论员、资深传媒人梁锦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川普上任后不久就谈过不明飞行物的事,现在签这个协议是得到国会和社会上的广泛支持的,换句话说,大家对公布不明飞行物体的机密,已经“等得太心急了”。另外,有些UFO的机密、内情,可能连川普本人都未必知道。

美国军方2020年4月正式公布了三段飞行员拍摄的UFO视频影像,画面中UFO快速移动,令美军惊叹。五角大楼发言人澄清了公众对于这些流传视频真实性的质疑,外星人和UFO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传说或者是一个阴谋论,而是一个确确凿凿的科学问题”。

除了官方多次拍摄到不明飞行物之外,民间更能打听到大量目睹UFO的证据。香港政府文件显示,仅2012年至2016年,天文台共接获102次市民目击不明飞行物体的报告。

梁锦祥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有一个“神秘之夜”专栏,专门探讨UFO和神秘现象。他指出,美国战后军事技术突飞猛进,可能就是外星人带来的。美国与外星人达成协议,用它们的一些科技交换其在地球拿人或动物做实验,造成这些动物离奇死亡。有些外星人还具有类似“元神出窍”的功能,可以在房间里去到某一个地方。而据加拿大前国防部长赫勒(Paul Hellyer)说,外星人有八十多种,大部分来自太阳系外星系,少数来自火星、金星和土星,有些堂而皇之地走在大街上,从人身边经过。

罗斯威尔事件后 美军逆向工程查外星文明

“不明飞行物体以至飞碟的历史,在近代来说就应该是1947年那个罗斯威尔(飞碟坠毁)事件和在这个事件之前有一个飞机师见到几个飞碟的。但这次的公布,我相信是牵扯到罗斯威尔的内容,本身应该有相当大的关系。”

他解释罗斯威尔事件说,1947年有一只飞碟失事掉到了内华达州,里面有几个像矮人样子的生物,不是地球人,被美军拿到了一个军事基地,还对飞碟做了一个逆向工程,看它是什么材料,想吸收那些外来科技。

“这个消息一直大家都把它看作是一个阴谋论,或者是一个传说,甚至是一个笑话啦,因为没有人相信。”但是,“到了前几年,美国国防部确认了一个录影,就是一些战斗机的机师,他们在飞机上面拍了一些不明飞行物体,是光点来的,而那个光点移动的形式和速度不是在我们地球上的科技里面可以找到的。”

比如,它可以从一点突然间向上移到另一点。以前就算有人说自己看到了,大家都觉得可能是眼花而已。但这次被战斗机师拍摄到,并且得到了美国国防部确认,就无从再说是假的。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事实上,他的很多朋友,其中包括从事航空业者都见过不明飞行物。他不是像以前坊间那样,同一帮没有科学知识的人去关心一些荒谬的事情,“其实这里边有很多相当实质的证据。”

为什么他觉得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呢?“地球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譬如我们有天气的变化、我们有污染,我们甚至对人类的前途有一点怀疑。如果我们知道有外星人的话,或者有外星的高等智慧的文明的话,对地球的政治、宗教以及文化上会有很大的冲击。”

“即我们以前所信的,譬如我们所信的有创造的神或者有上帝。如果一有了外星文明的话,其实所有这些事情我们要重新估量。”

在他的眼中,外星文明不是一个大家茶余饭后作为调侃的话题。他举例说,“我们人类现在要争土地、争资源,如果有了宇宙这么大的背景,我们还争这些干什么呢?”“反而我们最大的敌人可能是外星人,或者也可以说我们最大的朋友是外星人。”

美军疑获外星科技帮助

美国科学家詹姆斯(James)2014年临终前说,自己在美国军火商洛歇马丁工作期间造访过神秘的“51区”,并在那儿见到许多外星人和飞碟。他说,这些外星人直至现在都仍然为美国联邦政府工作。美国军方在冷战时代的许多新科技都是以逆向工程的方式研究外星人的飞碟而得来。 他又拿出一些外星人照片以证明自己并非说谎。他说,51区有18名外星人,其中一些已经250岁了。外星人身高约130至150公分,有细长的手指,脚上长蹼。

梁锦祥表示,这听起来似乎很荒谬,为什么外星人会帮美国政府做事,不帮其它政府做事?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些实质的证据。

对于美国在战后军事科技突飞猛进,他曾经做过一点研究,那个过程本身是跳跃性的。“突然间,已经有一些事情以前解决不了,突然间能解决了。”有种解释是,美军参杂了一些纳粹党的新科技,但“这不足以解释其中一些很突破性的发展。”

所以有些人推测,在罗斯威尔的飞碟里边,美军找到了一些科技回来。“譬如有些金属是很薄的,但又很难去弄破它。同时它可以弯曲、可以变形,接着还可以恢复原状。”“我们的眼镜,我们以前就是一折就断,但接着有些科技就是一折它就会弹回来保持原来的形状。”

有人就此情况写成书,但被认为是天方夜谭。他强调,如今有了美国国防部认证UFO的真实性,大家就要重新去检视这个问题。

外星人曾用地球物种做实验

“以色列一个太空科技防卫专家说,事实上美国跟外星人有一定的协议,就是将一些科技去交换,它们外星人在地球做一些实验。”实验对象有人,也有牛马等动物。

美国20世纪70年代曾经有一段时间,看到很多牛只突然间死亡,死状很离奇,一些切割位好像直接雷射一样,整部分没有了,也没见到血。“很多这些类似情况,大家是无从去追查那个事发的原因,所以那个情况不像以前的人讲的那么简单。”

大胆假设下去,如果外星人拥有我们人类没有的科技,就不只是地球各个国家军事大战,背后还可能有外星人大战。哪些外星人帮哪个政府,就决定未来一些国家的军事实力。幸好的是,“它们只是跟美国政府签。”

中俄也曾雇用特异功能者

他介绍说,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雇用一些人去火星,据说在很远古的时候是有火星人的。中国没有雇用外星人,但雇用过一些有特异功能的人。俄罗斯也训练过有特异功能的人做情报工作。

“这些有特异功能的人,他们有些什么特质呢?原来他们很多在小时候便有这种能力。”他说,“我在香港遇到那个是从中国来的,有特异功能,他撕碎了一些树叶之后,他抓在手里,然后这些树叶可以再相连在一起,当然是有痕迹是可以看得到的。”

原子弹爆炸后 外星人恐人类摧毁地球而现身

他引导大家想像力放开一点,月球的背面究竟有些什么,使美国去了之后没多久便再不会去了?至于火星,“现在事实上我们没知得太多”,但他相信“不是在表面上我们看到那么简单的”。

“最大的疑问就是说,外星人未必一定是在地球以外。可能在地球的本身,已经有一些它们的基地在这里,现在正监察我们做任何事情。”

“为什么说在1947年的时候,外星人在近代的历史里面,我们开始会看到,我相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开始有原子弹的试爆,他们觉得,可能我们现在进入一个自我毁灭的机会里面。”他分析说,可能是外星人认为,地球的危险程度已经去到一个令其相当忧虑的状况,因此开始介入,避免人类毁灭地球。

如果真有其事的话,他们的身体不可能像我们这个肉身,因为宇宙浩瀚 ,从另外星系来到我们太阳系,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它们应该就不是好像我们这样,就说有一个一百年或者几十年之内会衰老的肉身,它们可能是一种能量的状态,就是有意识的,但就不是寄存在一个会腐化、会衰老的身体上面。”

奥巴马在几个月前的访问中没有否认不明飞行物的存在。其他美国总统如卡特、里根,都承认自己亲眼见过不明飞行物。如果美国政府知道这些机密的话,他相信总统有责任将其公诸于世。

人类在外星人眼中是“被观察对象”

他认为在外星人眼里,人类是一个被观察的对象。 就如同人养一只宠物,平时观察它的生活形态、习惯怎样。

“有一种假说就是什么呢?就是其实我们这里是一个动物园来的,我们生存在这里,表面上好像我们自由自在、我们自己顾自己,其实就不是的, 一直在外面有一个观察者或者一群观察者,他们正在看我们在做什么。”

至于有些外星人是不是对人类有敌意?而另外一些外星人是想帮助我们的?后面他们可能这群外星人之间会不会有些冲突呢?他表示,这就不知道了。

“它不可能只与美国接触”

“如果有外星人的话,它不可能只与美国接触,它应该在整个地球、在不同的地方都会出现的。”他说,只不过许多地方的人们看到之后,当作是神仙、眼花或是其它东西。

在香港,看到外星人绝对不奇怪,奇怪的是在市区看到。有些时候只是自己看到,其他人是看不到的。最经典的一次是在香港华富村,很多街坊都看到了,还拍成了电影。一个很大的飞船在华富村上空,降落的地方还可以看到一些燃烧过的痕迹。

“见到最多的应该是在西贡吐露港那边,这个我们也问了很多人。”为什么那边会特别多呢?因为“可以去到中国”。

不过他觉得可惜的是,香港不是太多人有兴趣追查这些事情。

美国政府通过电影让大家习惯外星人的概念

对于20世纪80年代美国拍的很多外星人影片是否是空穴来风,他指出,很多都是有一些实际参考的,只不过这些参考不在我们日常知道的里面。他们有很多内线消息,以及政府想通过他们的电影使我们习惯外星人的存在。否则这个消息一旦公布,“会对很多人、对他自己固有的思想是有很大的冲击的,他可能会做出一些大家会觉得很不理性的行为。”

“我们可以看史匹柏拍的《第三类接触》或者是ET外星人,他是掌握了一些比较内部的消息,透过他的电影使我们习惯,就是首先我们心理上习惯了有外星人这种概念。”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