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拜登回避不了的陷...

章天亮: 拜登回避不了的陷阱 习近平2021年更难过

19
章天亮:中美之间虽然必有一战,但这一战不是热战,不是军事冲突,而是经济和高科技之战。(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5日】美国国务院国务卿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3月18号将在阿拉斯加会见中共国务委员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

在这次中美高层会晤上,中共最要紧的议题是什么?美方有可能在哪方面与中共合作?习近平2021年会比2020年更难过,为什么?拜登回避不了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什么?中美必有一战,会是怎样的一战?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章天亮教授特就这些问题分享了他独到的分析见解。

拜习会前的两国最高层会晤,给两国未来关系发展定方向

中共的国务委员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级别,政治局委员也是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所以中共派出的是副国级的官员,而美国的两个人相当于外交部的部长。因为美国没有副国级官员,除副总统之外没有其他别的副国级,所以这应该是习近平和拜登会晤之前中美两国最高层会晤。这次会晤会给两国未来关系发展定一个方向。

拜登上台以后的中美关系走向,不像川普时代那样清晰。

其实我觉得人们对川普是有一个误解的,认为川普是要灭共的。当然客观上可能是有一个灭共的效果,但是主观上川普其实一开始只是想维持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已,他想要有公平贸易,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减少中共在美国的间谍活动,包括要求中共减少对企业的国家补贴等等。川普很多方面的政策一开始只是想去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特别是公平贸易领域。但是中共在贸易问题上出尔反尔,包括在国际上到处搞事。这些事情让川普逐步地认识到中共是一个邪恶政权。

川普从寻求美国的安定发展环境,到被客观引导一步步走上反共

我觉得其实川普在当总统之前对中共的邪恶程度是认识不清楚的,川普的政策叫作“美国优先”,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让美国过多地管国际上的事情,最好是让国际上太平无事,然后美国它能够有一个安定发展的环境。这是川普想要做的事。

但是中共在国际上不断搞事,包括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让美国觉得中共是无法信任的,川普也逐步地认识到中共的邪恶,特别是中共隐瞒新冠疫情,川普一下子就吃一大亏,一方面川普不得不关闭了美国的经济,这对他的连任伤害非常大,如果没有疫情,美国的经济会非常好,失业率极低,川普不连任都很难想象。而且如果没有疫情,民主党也没有机会大规模搞邮寄选票,川普连任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民主党指摘川普防疫不力,其实是利用疫情打击川普。

其实我们看到,川普所有对华的强硬政策,几乎都是2020年3月份以后才出来,而之前川普只是讲要做这个、要做那个,贸易协定我们要看着办。到2020年中共也干了很多坏事,包括通过《香港国安法》,包括隐瞒疫情等等,这让川普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进行回击,包括川普跟台湾越走越近,这也是从4月份的时候。川普当时想建立一个没有共产党的国际新秩序,包括后来关闭中共驻休斯顿领馆、禁止共产党员进入美国、派部长级官员访问台湾,等等。所以其实川普当了四年总统,在最后一年才采取对中共这样的措施,也就是说,川普其实主观上他并没有想反共,客观上是被引导着一步一步走上了反共的道路。

拜登对华政策模糊不清,但也不可能一面倒亲共

我觉得拜登的外交政策不会像川普这么清晰,川普到后期一年的时候,大家基本上就感觉到他把中共干死。拜登他主观上是不想反共也不想扛起这个反共大旗的,跟蓬佩奥是不一样的。蓬佩奥是主动出击,说服盟友一起反共,而且称之为是自由与专制之间的选择。

拜登很显然不想当这个头,这次让国务院国务卿布林肯去会见杨洁篪之前,他先拉了一个朋友圈,白宫发言人莎琪就表示说,拜登政府将和盟友步调一致处理对华关系。所以我们会看到,拜登在中共会晤之前,他先把国防部长奥斯汀和国务卿布林肯先派到日本和韩国访问,就等于是在亚太地区要施加影响;同时拜登和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举行四方会谈。

其实这四方会谈本来是蓬佩奥的想法,由于当时美国在欧盟来个朋友圈反共;五眼联盟也算是个朋友圈反共,然后把五眼联盟里加上日本,就变成六个国家一块反共;后来跟东盟会晤也要反共,又把印度也拉进来,所以当时蓬佩奥等于是在全球拉了这么一个很大的联盟,一个大集团来一齐反共。

那么拜登现在首先举行这个四方会谈,把印度、日本、澳大利亚都拉进来。四方会谈本是为加强美国的亚洲外交影响,制衡中共在印太地区日益增加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我觉得拜登他这么做是有点举棋不定,就是说他对华政策到底应该怎么制定,是他征询盟友意见有一点像抄作业的感觉。过去奥巴马不是讲Leader from behind嘛,其实就是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走的意思。

拜登不想当头,所以他想看看盟友们都有什么意见。但是我们会看到这次拜登四方会谈的盟友,至少印度跟中共的关系非常紧张,澳洲跟中共的关系也很紧张,日本其实跟中共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但日本它是看美国的,所以我觉得四方会谈之后,拜登有可能去追随印度和澳大利亚的脚步。也就是说,拜登他是不可能一面倒去亲共的。

美国在亚太地区和在南中国海地区是有着非常切实的国家利益在那里,不会允许中共在那里主导这个地区的安全和秩序。即使是奥巴马时代,奥巴马也说美国要重返印太,重返印度和太平洋地区主导那里的局势。当时中共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已经是对美国一个很大的危胁,就等于是对美国第一岛链的一个突破了,所以美国它不会坐视这种事情不理。

拜登对新疆和香港问题:强硬姿态+空泛表态,无实际动作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一些盟友在一些问题上的表态也决定了拜登很难独持异议。比如新疆问题,加拿大议会全体通过了一个决议,认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群体灭绝罪。这个认定一通过之后,拜登他也很难办。拜登在接受CNN访问的时候说,这个群体灭绝是中共的一种“文化范式”,叫Culture Law,就是一种文化的范式或者是常态。也就是说它不是一个群体灭绝的问题,是一种文化习惯不同。他讲中共历史上一直是主张统一,意思就是说如果是要搞分裂,中共就要想办法统一。拜登把中共的这种镇压视为是一种“文化传统”,所以中共的群体灭绝罪行,就等于被拜登给洗白了。但是拜登这个说法引起了国际上的反弹。加拿大通过决议认定中共在新疆就是群体灭绝。

包括拜登在接受CNN访问的时候说在香港问题上他不会说三道四,就是说中共镇压香港民主运动,拜登也认为是中共的一个“文化范式”,所以他说他不会在香港问题上发出什么谴责的声音。但是这事拜登说了不算,因为对香港问题,美国国会是有法案的。所以这次美中高官会谈,布林肯还是把新疆和香港两个问题作为严肃议题提出来了。

所以,拜登本人对中共的政策他是一种想法,那么国会是甚么想法?军方是什么想法?美国的盟友是什么想法?所以拜登在这些方面也是要受不同集团的牵制,不管是利益集团还是实力集团,也可能有一些拿了中共好处的,包括商界、政界、学界几个方面,可能亲共的比较多,但是拜登不能光凭一边的事,另外一方面还是有些制衡事宜。所以根据国务院事后发布的谈话要点,布林肯在电话中强调说,美方会持续捍卫新疆、西藏和香港人权的民主价值,也会就威胁台海稳定对中共究责。所以也就是说,拜登在这些方面不会滑得太远了。但是他也不会采取强硬的措施。拜登可能在这些议题上保持一个强硬的姿态,但也仅仅是一个姿态,流于空泛的表态而已。

我们知道川普在新疆和香港问题上,他是采取实质性的制裁措施。川普当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绝不仅仅地说一些狠话就到此为止了,他是有实质动作的。比如说制裁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中央政治委员陈全国,制裁参与新疆群体灭绝的科技公司;对镇压香港的官员进行制裁,最后在川普卸任之前,把中共全国人大所有副委员长全部制裁了。川普他是有实际动作的。

中美高层会晤上中共最要紧的议题是什么?

那么,中共这一次跟拜登政府会谈它最想得到什么?中共开价列表很长,它比较关心、比较急于拿到手的,还不是取消关税。咱们知道川普2018、2019年开始加关税,搞得中共特别难过。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中共第一优先的东西。因为当时川普加税的时候中共之所以很难过,是因为不知道川普下一步还会怎么办,他会不会把税率从25%升到35%、升到50%,其它别的关税10%的会不会涨到25%。其实主要是对川普加税的预期本身,会加快产业链的转移,它觉得再不转移,川普再加税就没法做了。

那么拜登上台之后,他可能会把川普已经调低的企业税升起来。很多本来可能要回流美国的企业,可能就不回来了。如果仅仅是10%和25%的关税,中共可以通过货币贬值的方式,通过国家补贴的方式等等手段吃掉这个损失。所以我觉得关税问题不是中共首先要达到的目的。

新疆、香港、西藏和台湾,我觉得中共本来没指望美国做太多让步,所以这几个方面也不是中共最要紧的议题。那么中共最要紧的议题是什么?我猜测中共最关心的可能是解除对华为的制裁,包括允许中共使用美国最新的技术,比如允许中芯国际使用7纳米技术,甚至5纳米技术。类似这种事情中共可能会比较关心。其它别的,比如包括放松对林郑月娥、陈全国,包括人大常委内十几个副委员长的制裁,这些事情对中共来说可能都不是最要紧的事情。

为什么说总体上中美关系不会迅速发生重大变化?

那么中共希望美国放松高科技方面的制裁或限制,这能行得通吗?恰恰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拜登很难尽快地做出让步,因为这确实关系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和未来的国际秩序。

我在之前的节目中多次提到过,美国也好,中共也好,可能都看到一个问题就是:未来的国际秩序,谁掌握了科技谁就掌握了未来,谁就掌握了在未来世界的话语权。所以我觉得在这些方面,拜登政府不得不从美国国家安全这个角度考虑,因为不是拜登一个人考虑,还有在野党、有媒体、有军方的鹰派人物,他们不会允许拜登在这些方面做出太多让步的。

所以我觉得在抓捕中共间谍方面,拜登也会保持比奥巴马时代严厉的政策。现在拜登上台已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中共驻休斯顿领馆没有再开,当时关闭就是因为中共休斯顿领馆是一个间谍中心。所以我觉得这些方面都暗示著,拜登在高科技领域的制裁,包括对中共间谍进行进一步侦测或是驱逐出美国这方面,可能不会让步太多。这是我的一个观察。

所以我觉得这次美中高官会晤,可能就是各说各话:中共把价码再开一遍,但在新冠疫情问题上、气候变迁问题上,拜登政府是会跟中共合作的。在新疆、西藏、香港、台湾问题上,美国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场,说得稍微严厉一点但是态度会克制一点,但不会有进一步的制裁。

在关税问题上可能会有所让步,但是可能性很低。我觉得拜登保持这个关税的可能性至少保持几个月,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在制裁华为的问题上,可能也会再拖几个月。所以我觉得总体上,中美关系从川普时代到拜登时代,不会迅速发生重大变化。这是我的一个推测,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结果。

拜登本人固然对中共心存顾忌,毕竟他儿子有把柄抓在中共手里,但是这种把柄抓在中共手里就是一个工具,私下对拜登施压比公开撕破脸要强,所以它不说比说对它更有效一点。所以双方是心照不宣,拜登不去按照中共的价码去做,中共肯定也知道拜登不是不能做、不想做,而是他没有能力去做。双方心照不宣也就这样混下去了。我说拜登他没办法在新疆、西藏、香港或台湾问题上作让步,那是因为国会是有相关法律或是议案的,所以美国总统也不能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习近平“平视世界”说表达了中共现在的心态

现在来谈谈中共对这次高层会晤的心里。中共在经济、外交、军事上它也不怎么避讳了,它在经济、军事上就是要赶超和碾压美国。但是经济和军事都属于硬实力,中共一直对自己的软实力没有太多的信息,它对自己的专制制度有自卑感。虽然习近平一再提到自信,但是毕竟专制没有民主说得最响,所以中共在外面讲它自己制度的时候,它都是抱着一种自卑的态度,偷偷摸摸地讲,最多也就是说:各个国家传统不一样,所以我们有我们选择的道路。它不会说我们就是专制、就是比民主还强。也就是说中共对自己的软实力,它的信心是不足的,最多只是为自己的道路辩护而已,它不敢说我是最好的,都跟我学。它不会这么说。

这次大选确实暴露出美国很多的问题,所以也就让中共第一次有了嘲笑美国制度的资本,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说出了现在可以“平视这个世界”。平视,不再是仰视这个世界了。大陆媒体多维新闻3月6号发表了一篇文章说:2021中国两会坚定且充满野心。其实很生动地刻画出了中共高层现在的心态。

习近平说: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也不像我当年那么土了。意思就是说,其实我们已经早就可以平视欧盟和日本了,现在他想指的是可以平视美国了。中共发展经济和军力,最终是要主导这个世界。至于中共现在的心态,它不光觉得硬实力它可以,它觉得软实力美国也很糟糕,美国衰落之后该中共说算了。

习近平在2021年会比2020年更难过

但是我觉得习近平可能太乐观了。2020年其实中共捡了一大便宜,我们从那个数据能看出来,中共在2020年它的出口是大幅度增加的,因为各国关闭经济之后就不能生产了,很多工厂都关闭了。可是你要消费就要买东西,怎么办呢?那就从中国买吧。所以中共是加快生产,增加了出口。

但是到2021年,各国经济在逐步恢复之后,中共不光是多了一些竞争对手,各国可能也打开一些他们的工厂,可以生产了;而且美国和欧盟都会把关系国计民生的那些关键产业搬回到本土去。比如口罩生产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美国人发现,我们所有的药、疫苗、所有的口罩都是中共那边造的,万一中共卡我们脖子,不是很难过,我们突然间没有药了、没有口罩了。所以真正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这种关键产业,美国会把其中的一部分,不光是美国,全球都是这样,会搬回到本土。这会是对中共生产能力的一个冲击,又会有很多人失业。

所以,2021年习近平的经济压力其实并不比2020年小,可能更大一些。当然各国的经济发展情况也可能是因为消费拉动的生产,说不定购买力增强了,让中共增加了进出口,这要看产业链恢复情况了。但是我总的感觉就是,习近平在2021年并不会比2020年更好过,会是更难过一点。

拜登回避不了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美必有一战

说到中共它要在国际上挑战美国地位,哈佛大学一个教授在2012年就曾发表过一本书,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修昔底德陷阱”。他那本书叫做《注定一战》。他讲的这个“修昔底德陷阱”,已经变成了一个被人们广泛应用的话。

“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指老大眼看着老二升上来的时候,老大就要把老二打下去,就是说一个大国受到一个新兴强国的威胁时,两国之间很可能爆发战争。其实我觉得他这种“修昔底德陷阱”是说:中美必有一战,那个书名就叫《注定一战》。

我这个说法应该不是太离谱,但是我坚信一点,就是中美之间虽然有一战,但这一战不是热战,不是军事冲突,而是经济和高科技之战,中美之间一战是在这个方面;也可能是在金融,也可能是在高科技。因为当年日本也曾经马上要有赶超美国的感觉,那时候美国通过广场协议让日本的经济一下就不行了,那就是动用金融手段。

美国会动用各种金融和科技手段打击中共

中共想在2027、2028年的时候GDP超过美国,然后2035年的时候军力超过美国。中共现在是这么打算的。我觉得它是没有机会的,美国有可能在中共形成和实施威胁之前,就动用各种金融和科技工具打击它。拜登其实现在就处在这么一个状态,你不打击它已经不行了。所以我觉得中美之间有一战是经济战或者是高科技战争,是难以避免的。

但是大家也需要注意,这种战争它和冷战是不同的,这种冲突无关形态,当初冷战的时候,美国是一定要把苏联彻底解体,美国才安全。但是现在美国就是把中共打下去就行了,并不一定是要把中共彻底打垮。就像日本当年要挑战美国的时候,美国通过1985年的那个广场协议一下子让日本的经济倒退了20年, 基本就停滞了20年。

所以我觉得美国它并不是真的想结束中共的,但是在经济上、在高科技上打击中共,我觉得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但是这只是根据目前的国际局势做了一些推演。人算不如天算,中间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谁也不知道,但是未来几个月,如果按正常发展,应该是我们刚才推论的那样一种趋势。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