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云南恶霸孙小果离奇“复活”...

云南恶霸孙小果离奇“复活”细节曝光

45
图为云南“恶霸”孙小果。(网路图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3日讯】1月22日,中纪委监委网站推出专题片,讲述云南“恶霸”孙小果涉黑案背后的一桩桩离奇事,孙母和其继父首次出镜,讲述孙小果判死后“复活”的大量细节。

专题片第二集讲述了孙小果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为了给孙小果减刑,疯狂托关系,利用“朋友圈”、“战友圈”熟人请托,打通层层关节。

当年,李桥忠通过一个私人老板,结识了时任云南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 并送了袁鹏3万元人民币,袁鹏接受请托后,给时任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打招呼。赵仕杰找到时任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提了这个案子,大意是如果能动就动一动。

据陆媒此前报导,孙小果在1990年代,就被视为昆明黑恶势力的典型,孙早年加入过中共武警部队,家庭背景深厚,1994年,19岁的孙小果因轮奸案被捕后,其当警员的妈妈,把他的年纪改小2年,于是“未成年”的孙小果,只被判3年监禁。

之后,孙小果母亲又为他提交假证申请保外就医;任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继父李桥忠,则帮他取保候审。

但3年后,孙小果在取保候审期间,于1997年4月至6月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4名未成年少女,其中一名为幼女。其行为构成强奸罪,并犯下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强奸罪再犯、强奸未成年人等多个从重处罚情节。

同年7月13日、10月22日, 孙小果伙同他人在公共场所肆意追逐、拦截、殴打他人,致三名被害人受伤,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同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一人重伤,犯罪手段极其凶残,其行为构成强制侮辱妇女罪和故意伤害罪。同年11月,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

1998年2月,昆明市中级法院一审对孙小果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孙出狱后更名换姓变成夜店老板。(合成图片)

但孙小果没死。2008年孙在父母、监狱及法院的人帮忙下,借用其他人的防盗窖井盖发明申请国家专利,被认定立大功减刑获释。孙出狱后更名换姓变成夜店老板。

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疑犯孙小果是死刑犯。事件引爆传媒高度关注。

关于孙小果离奇“死而复生”,在最新专题片中,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出镜谈道:“很矛盾,也很恨他,你说不疼他吧也不可能,总是想让他(受处罚)能够轻一点,有溺爱在里面,这是我的问题。你说做这个母亲做得失败不?”

孙鹤予还说:李桥忠乐意帮朋友的忙,所以他找朋友办事,那也是非常顺当,“唉,实际上真的挺对不起他的,把他害了。”

对于拖关系捞人,李桥忠出镜说,“他(孙小果)是他妈生的,他妈是我的老婆,作为他的继父,他妈提出来这个东西,肯定是找熟人,更好说话,更好通融。”

调查组调取孙小果服刑期间的记录查证,发现多名监狱管理人员在领导授意下违纪违规,给予孙小果不正常的特殊待遇,孙每个月考核都是满分,因此接连获得减刑。

孙小果还号称在监狱里发明了一个“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第一监狱据此认定孙“重大立功”再次报请减刑。

但调查表明,井盖设计图纸其实是孙鹤予托人从外面带进去的。专案组成员说,当时把原图给孙小果照着画,他都画不出来。很尴尬。

2019年3月孙小果因一宗伤人案再次遭拘捕,11月,孙小果被判处死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据舆情统计显示,孙小果案涉及的直接保护伞多达25人,包括两任高院副院长、及多名厅级高官并涵盖公、检、法、司(监狱系统)多个部门。

官方指,时任云南省最高法院院长的孙小虹参与孙案,而孙小虹此前被网民指认为孙小果的舅舅。2019年12月15日,孙小果案的19名相关人员获刑,包括孙小果继父、母亲分别获刑19年、20年。

对此,网民纷纷热议:这是中共治下的典型案例,有后台犯了天大的事也肆无忌惮,本应入狱没入狱,本应枪决没枪决,在保护伞下多活20多年。这正说明,中共清理黑社会清理不了,清理一批之后,还得上来一批黑社会,因为这是党的性质决定,中共本身就是中国最大的黑社会组织。

(转自:新唐人)
(责任编辑: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