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 【原创】英伦随笔:我的剑桥...

【原创】英伦随笔:我的剑桥生活记——牛津入学考试(二)

分享
相片里的快乐时光(图片来源:pixabay)

我咀嚼着司康,毫无感觉。

我的味觉还是在正常地运转着,它告诉我抹着草莓果酱的司康是松软、香甜的。并且,我此刻正在一家装饰富丽的餐厅与友人享受下午茶,那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开心呢?

香甜可口的司康(图片来源:pixabay)

坐在我对面原本滔滔不绝地金发少女见我沉默不语,也止住了她的声音。

说点什么,说点什么。今天是你好朋友的19岁生日,你可不能说什么丧气的话。

我努力把心里那股无力和疲倦感,与伯爵红茶一起灌进身体里。猛地抬起头来,连忙点头附和,并看起来像是很感兴趣似的追问她讲的故事的后续。她的努力没有白费,马上就要在美的像画一样的剑桥大学开展她期待已久的新人生了。

我真希望我能像她一样。我以为我只要咬着牙齿努力,装做我感到很正常,一切就会没事。生活就会按部就班的走着。我的压力也是自己对自己要求高所造成的,并不来自于外界。我没什么好抱怨的,所以只要能安稳的走过这一段时间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可没有。接到电话的那一天下午,我才知道,我的一位充满孩子气,在各种场合都很活跃,不断给别人带来欢声笑语的朋友,在回了我短信几个小时以后尝试以吞药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被送到了医院去。

我以为我熟知的朋友,有着她自己的烦恼和藏在心里的各种念头。到现在我才知道其实我并不熟悉她。一个独立的个体要如何真正去理解另外一个人?

孤独的个体(图片来源:pixabay)
孤独的个体(图片来源:pixabay)

我不清楚,这不断袭来的厌世感和疲倦感终究是因为我自己抗压能力不强的原因,还是因为朋友出事而世界观再次受到打击所造成的。

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前一天下午回到家,我嚼着苹果,听着我的母亲在念叨一些我完全不关心的琐事,也没有力气去回应她,只是觉得怎么吃个苹果都这么累。我一言不发,然后突然间开始大哭起来。这一崩溃就止不住了。接下来的五个小时我都在流泪不止。我不知道是我还是不够努力,还是我真的不够聪明。我不知道我是因为对自己失望,还是对自己的生活失望,被它的反复无常而伤了心,为自己感到痛惜。

怎么可以找到那么多理由哭。

今年年初12年级的物理比赛我得了银奖,颁奖典礼时看到60个参加考试的人里有10来张是银奖奖状。我嘴上说着不跟别人做对比,但实际上还是做不到。得知我成了“少数人”后的确大大增加了我的信心。

这次考试,虽然理应来讲,我的分数是够我入选第二轮的,可是因为学校人多,只能挑分数最高的10人参赛。我断定,自己跟牛津无缘了。我不够聪明。因为我在这30人参加的物理考试中,连前十都不是。

我郁闷到跷课,跑到剑桥地理博物馆看石头放松心情。刚下课的剑桥学子们成群结伴的在我面前走过。一个高个消瘦的男青年手舞足蹈地与他身旁的伙伴在探讨刚才讲座里的热力学概念。以前我看到他们总是会对自己说,你也有一天会在一个不逊于剑桥的大学里活力洋溢的与你的伙伴行走着。可是现在呢?我不得不要面对现实。牛剑的美梦将与我告别了。

英国冬天的天气总是那么阴沉。大片的云朵将太阳遮盖的不漏光线。草丛也看上去那么的没有生气。

我在厕所哭完后还是给了她发了短信。我无助时,她总会给我支持和鼓励。电话里传来听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的甜美声音,她不断告诉我考试成绩代表不了什么。我多希望她可以用这些话劝慰劝慰她自己。使她想离开这个世界的因素,又有多少是因为不断和周围聪明孩子的对比,感觉自己就是没有别人优秀呢。而我又能为她做些什么?自己连一些基础的事情都还掌握不好,反倒让她来担心我。

沉重的心情(图片来源:pixabay)

我呆呆的看着粘有我名字标签的白纸袋里的巧克力粉,饼干、粉色的指甲油和润唇膏,还有一张小小的我的画像。我没有多感动,反而却感到一股压抑感。我握紧纸袋子,心想,这个因为你压力大关心你而送你这么多礼物的人,差点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谁还会为我做这么多事情?

我想到当初开学时感觉到无法与别人联系上的隔绝感,想到她是如何把我接纳到她的生活中去。与很多不闻不问的英国同学相比,(我的另一个好友凯特林是个例外),她的关怀与问候显得格外热心和体贴。我在她的带动、影响下慢慢开始与身边的人建立联系。那次和学校社团一起去南部城市住宿参加活动,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人会因为我是异国来的人,而对我的态度有什么不同。我久违的感觉到了一种归属感。

初春。她在考试结束后立刻邀请我去她家,给我做了意大利面和香蕉蓝莓奶昔。我们坐在苍老大树粗厚的树枝上,望着远处连绵不断的云朵和起伏不平的山丘。我想起了童话里的克里斯多福罗宾和他的小熊维尼,也有一个在这样的树上坐着看远处的场景。她指向远处浅浅的小溪,告诉我这曾经是古罗马人挖掘的运河。

初夏。我和她一起去伦敦的科学博物馆,在伦敦泰晤士河岸被橘色灯光照亮着的公寓里,我们一人盖着一条毯子,一勺一勺的挖着从巴基斯坦超市买来的甜甜的蜂蜜酸奶,翻着十多年前她家一家住在北美时的相册,里面充满了无忧无虑、笑得无比灿烂的少女的身影。或参加各种舞会,或参加生日派对,或外出游玩活动。虽然有些照片已经泛黄,但仍然可见她那快乐天真的脸庞。我竟然有些吃惊,因为联想到了十年前她们一家的生活是如何与现在不同。

相片里的快乐时光(图片来源:pixabay)

热暑。夏天毒辣的烈日照射在她的皮肤上,毫不留情地将她鼻尖晒的像熟透地草莓般通红。海风吹拂在我们两人的脸庞上,苍蓝的海浪拍打着我们的脚丫。我望着地平线,安静的想,我来自大海的另一端。

我静静的想着,我到底能望到何处呢?我能走到多远呢?

海洋(图片来源:pixabay)

我在她蓝混绿的眼瞳里察觉不出一丝的黑暗,可是她的眉头却总是紧锁着的。她怎么不开心啊?

可是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她。不管怎么样,我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不敢为了任何人而停下脚步,如果停下来,仿佛就要失去一切了。

后来,为了省时间多做习题,我直接干脆不吃午饭了。早上吃得多一些就把午餐的份带出来了,但是这样到了三点就实在饿的受不了了。吃什么?英国没有像中国一样的小吃摊,美食城,几块钱就能买到热乎乎,饱腹又可口的食物。我也负担不起去餐厅花上十镑买一道菜,只能选择超市冷冻柜的三明治了。

就这样,我手里拎着蛋黄酱虾仁三明治的包装,寒冷的大风直往我喉咙里灌。我并不介意,就这样一边走一边慢慢吞咽着三明治,还想好好品味饥饿一点点被填饱的滋味。路经植物园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园外的长椅上。 现在已经闭园,可里面温室的灯却还亮着。 温室里柔和橘色的灯光在天黑后让它的建筑材料呈现出一种晶莹剔透的效果。我心里默默的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水晶宫。此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栏杆内圆滚滚的松鼠上下跳跃。

栏杆里的松鼠(图片来源:pixabay)

我是觉得上牛剑能带来与其他大学截然不同的经历和环境。但我也并不认为只有上了牛剑我的生活才会精彩。我也没有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到夸张的地步。只是在现阶段,在我不知人生下一段旅程方向时的这种不确定感,使我无法真正的以轻松的心态来环顾周围。 

值得安慰的是在牛津入学考试前一天,我收到了一个北部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算上不了牛津,我也可以在别的好大学里学习。这么想着,我便踏上了一个人去外地参观大学的旅程。

 

(未完待续)
(欧洲希望之声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云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