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香港勇武青年談流亡美國的無...

香港勇武青年談流亡美國的無奈與期盼

33
2019年11月15日參加香港中文大學保衛戰。(香港錘佬提供)

【2021年02月11日】2月8日,曾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在香港中文大學衝突中堅守的19歲「香港錘佬」(化名)接受洛杉磯《大紀元時報》專訪。他說:「香港年輕一代誰沒進過警察局啊?年輕人走在路上都會被警察盤問,參與運動的幾乎都被逮捕過。」因擔心中共利用《港版國安法》秋後算帳,許多香港民主人士只能避走海外,他也不得不於去年8月選擇離港出逃。

參與街頭運動遭逮捕毆打

在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全港近9,000人遭逮捕,1,600多人以暴動、襲警、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被起訴,「勇武派」針對香港公共設施和親中共商家的「裝修」破壞活動,並未喚起當局重視,港府與中南海高層利用媒體、輿論將這群青年塑造為「暴徒」,以其武力強力鎮壓。

2019年7月份,香港錘佬戴上頭盔、穿上防彈衣走上街頭。他表示若沒有這場運動,自己畢業後可能會報考香港警察,但現在永遠不可能實現。他說:「現在香港只有特區公安,再也沒有保護香港人民的警察。」

2019年12月19日凌晨,參與街頭運動的錘佬遭警察圍堵,他被逮捕拘禁48小時,這期間警察還曾出言恐嚇要用警棍攻擊他,他說:「我根本不敢閉眼休息,擔心他們(警察)會折磨我。」當年11月份,他在參與香港中文大學保衛戰時曾遭警察打傷,當他被送到醫院後,急診室還以為他是遭遇車禍,他說:「醫生都非常驚訝,幾乎不敢相信那是用棍棒毆打的重擊,都覺得是被車撞了。」

錘佬身邊有不少朋友因各種「莫須有」的罪名而遭逮捕、判刑,他說:「有一個理工大學的學生,被控告『偷竊』,警察說他偷竊學校的化學材料,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會被控這個罪名。」還有一些人是以「非法持有槍械彈藥」的罪名而被逮捕。他認為當政府失去保護人民作用時,民眾應有權利起身捍衛自己的權利,就像美國公民可以合法擁有槍枝,保護自己的家園。

中共洗腦改變香港人及文化

中共統戰與宣傳策略長期潛移默化、改變了香港人與文化,錘佬認為如果沒有那場「反送中」運動,他與同世代的香港青年們幾乎都已經被「兩文三語」的教育政策同化,香港學校教授英文、中文,課堂使用的語言則是英文、粵語、普通話。他說:「我們到深圳很方便,很多年輕人會去那玩,香港很快就會被同化,與中國內陸的一線城市沒有區別。」香港的00後大多都能說很標準的普通話,接受的娛樂、飲食都與中國無異,香港文化正在逐漸走向沒落。

錘佬離開香港仍惦記手足

2020年8月23日錘佬離開香港,輾轉在英國、墨西哥等地停留,他說:「離開時我哭了,因為我不知道留在香港的手足們面對不公正的法官時將會有什麼遭遇?香港是否會變成新疆集中營?」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回到香港,亦不知何時才能與家人重聚。

錘佬的母親是1999年移居香港的四川人,小時候母親就常告訴他外祖父遭中共打壓的故事,他說:「我外公是國民黨軍官,全家都被打成黑五類、反革命分子,我媽和小姨只能躲在床底下看家人被批鬥、清算。」由於母親的啟蒙,他很小就曾去維園參與紀念六四的活動;2014年,香港發起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中學二年級的他也想與大哥哥、大姊姊走上街頭,但最後因年紀太小被勸回。

期盼「小粉紅」和中國人覺醒

錘佬認為經過香港的公民運動,有些中國人也開始覺醒了,因為經歷過文革的中老年人多半也都明白中共是怎麼回事,可惜的是還有許多被中共洗腦的「小粉紅」。他說:「我真的無法與小粉紅溝通,或許等到他們真的遭遇到社會主義打擊就知道苦頭了。」回顧歷史,那些曾幫助中共粉飾的文人有幾個是好下場?

他期盼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像香港青年一樣站出來,勇敢地捍衛自己的權利,那時香港與所有的中國城市,都能享有真正的民主與法治,人們可以享有真正的自由。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