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香港黑衣人:我无悔 因为我...

香港黑衣人:我无悔 因为我已尽力去做

110
分享
香港2019七一大游行 反送中声势浩大(图片:欧洲希望之声)

随着近三个月来香港反送中运动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示威者穿上黑衣、头盔、眼罩、口罩冲到最前线与警方对持,他们担心被秋后算账而甚少露脸。外媒近日采访了一名自称“吴生”的“黑衣人”,试图了解香港示威者的诉求和忧虑。

现在走出来是为了香港的未来和下一代

BBC中文网报导称,30岁的吴生是一名在剧场工作的员工,白天如常上班工作,晚上和周末,吴生几乎全部投入反送中抗议活动。他说,这是一场没有公开领袖或组织的运动,他不代表所有前线示威者。

多次参与示威的吴生说,曾在活动中看到最前面的一群人,最年轻的只有14、5岁,“他们这么年轻也够胆走到最前,我背负的包袱令我难以像他们那般大无畏地冲上前,但我也不能够一直躲在后面。”

吴生表示,理解前线示威者的想法,他们对于几千人被捕、多名同伴受伤感到气愤,他说,“就算他们不走,我也一定要告诉他们怎么走比较好,告诉他们我会在后面支持。”

6月9日的百万人反送中游行,吴生看到许多手无寸铁的示威者遭防暴警察殴打、抓捕,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力救人。之后,吴生开始买头盔、口罩、多件黑衣服和大量医疗用品,多次现身示威现场。

多次的示威冲突中,他会与前线示威者一同为伤者急救,还当过“救火队”,拿着水瓶、交通圆锥筒把催泪弹弄熄。

随着警方的打压力度一次次加强,吴生回忆道,“7月21日晚上在上环,我身边一位手足(伙伴)突然整个人倾斜了一下,而我看不到哪儿开了枪,那时才意识到,原来橡胶子弹打过来时,你无论有什么防具,都是可以死,那支枪只要抬高一点点,没有盾牌的我可能头部或喉咙中枪,就是这么近,死亡原来这么接近。”

进入7月,吴生因太辛苦而常常腰痛,有时不得不放弃上街。转而做更多支援工作,他在各个网络群组之间沟通,协助示威者了解撤离路线及前线所需要的东西。

8月5日的北角之夜,气氛紧张,现场几千名身穿黑衣的示威者,挤满了数条街道,不远处,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包围北角警署的示威者。

吴生在人群中突然大喊一句,“大家小心,前方已发放催泪弹,我们有眼罩、口罩,别害怕。”其他黑衣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但也立刻戒备起来。

对于示威者经常高喊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指控,这种口号意味示威已经变质,是挑战“一国两制”和国家主权。

吴生说,“我不觉得这场运动中,香港独立是一个诉求,我们说‘光复香港’是把香港本身阴影阴霾扫清,令香港回归最理想的香港状态。”

他认为,就算‘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也可以是香港理想状态。‘时代革命’是要把不合时宜的制度和管理者拉倒下来,换上受民众认可的人去当管理者。”

三个多月以来,吴生参与了大部分的抗议活动,他坦言,家人一直很担心他,但从来没有对他上街抗议提出反对,而他也会每晚向家人报平安。

吴生说,他的收入可以租住一个满意的单位,要移民也是轻而易举。但选择现在走出来,是为了香港的未来和下一代。“因为不希望到别国做二等公民,也不愿留在香港做二等公民。”

整个世代被打压

他控诉,过去五年,香港年轻人的无力感很大,不光是经济上“买不起楼”的问题,而是“整个世代被打压”,香港政府推出的利民措施与本土年轻人无关,而许多民主派人士试图走入议会,但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失去了参选权和被褫夺议席。

吴生还提到,每年有来自大陆的新移民来港,他们可以申请公共房屋和领取综援,在吴生眼中,他们是在抢夺香港人的资源。

“为何每天让150名大陆人来香港?为什么要操作我们的选举和媒体?为何要搞国泰航空公司?为何要搞我们香港本身有地标性的建筑物?在我的角度去看,就是很想把我们香港人,变得不像香港人。”

普选才能够解决问题核心​​​​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宣布将会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但外界普遍认为这次的让步来得太迟,社会的焦点已不在这里,也未能缓解局势。

吴先生认为,民众提出的“五大诉求”中只有普选,才能够解决问题核心,否则林郑月娥下台也解决不了。

对于中国政府及建制派人士质疑,抗议活动有其他政治组织或外界势力介入,吴生澄清,“这场运动99%的人是透过社交媒体自发,我没收过一块钱,相反,我投入超过五位数字的钱(港元)去买物资,我不知道有没有外国势力,但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收到巨款去搞乱香港,反而很多人捐钱和物资。”

警察助纣为虐才有更多反抗

谈到香港警察在多次的示威活动中滥用武力,吴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就是因为警察助纣为虐,帮政府打压和平的市民,才有更多反抗的力量。”

他认为,“警察一直都可以选择不去伤害市民,橡胶子弹先射地面再弹向人不行吗?胡椒喷雾不是近射很过份吗?为什么一定要违规驱散?驱散就是驱散、拘捕就是拘捕,然后封了所有路,等民众四面楚歌然后狂放催泪弹,逼到大家发疯到处走。”

外界质疑示威者与警察爆发冲突是否能够解决问题,吴先生说,“我觉得这是保护机制,告诉政权我们不会单纯挨打,有能力反击,直到他们觉得管治成本太重无法承担,他们才会有所改变。”

共军进来受伤害最大的是中国

面对港澳办及中联办不断威胁、恐吓等强硬措辞,甚至说:“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香港网民不以为然,有些示威者甚至笑言,“共军来我带路”。

吴生说,“我真的从来不怕共军,大不了大家回家,梳洗一下吃个饭,等看香港倒下,等看中共死,共军进来受伤害最大的不是抗争者,而是中国。如果有人死,杀手不是我们,是政府。”

“我们这个世代已经用很沉重的代价去争取权利和自由,我们真的为了香港未来,去争取权利和自由,”吴生最后说,“如果我罢工罢到没办法生活,我会对大家说对不起,我撑不下去要上班,或是我身体撑不住,我就不再出来,我无悔,因为我已尽力去做。”

(转自 看中国)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反暴政】香港人又一力作!《不屈进行曲》...
views 53
《愿荣光归香港》的主要作曲和作词者近期又推出另一力作──《不屈进行曲》,象征香港人不屈不挠的精神。 《不屈进行曲》 作曲:thomas dgx yhl 作词:thomas dgx yhl, lk,青棍帮,众连登仔 编曲:thomas dgx yhl,oldcaveman,octad, kot...
中港局勢專訪程翔(一):一封信露馬腳,3萬港警指揮權已不在港府手上...
views 56
專訪內容簡介:香港立法會本週三復會,港府已把撤回民間俗稱“送中惡法”的《逃犯引渡條例》提上議程,預計“惡法”會正式撤銷。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員程翔日前接受歐洲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即使撤銷,香港經歷過3個多月的災難性事件後,現在才來撤回,已經無效,來得太遲,他不認為撤回之後,抗爭會平息。他又質疑,香港...
中港局勢專訪程翔(二):若貿然用《緊急法》宵禁戒嚴 等同她叫中共军队入港...
views 24
專訪視頻內容簡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員程翔日前接受歐洲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若18區同時造反(抗爭),如同時執行《戒嚴法》,香港3萬警力肯定不夠。特首若貿然用《緊急法》禁網禁言宵禁戒嚴, 等同她叫中共軍隊入港 。中共現在最重要是保政權, 想慢慢“消耗”香港。...
传奇才女张爱玲逃到香港的前前后后(下)...
views 58
有人说张爱玲晚年凄惨,隐居在非常小的房间里,没有家具,没有珠宝,不置产业。其实她账户上有近270万元的港币,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精神,被她发挥到极致。拥有财富的张爱玲不过是刻意选择了这份孤独与简单,毕竟,那是她自己可以选择的生活。 (接上文) 再度走红 到香港后,张爱玲很快供职于美国新闻署在香...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