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武汉肺炎】中共间谍自加国...

【武汉肺炎】中共间谍自加国窃病毒 研生物武器!疑为疫情源头

分享

【2020年01月27日】(欧洲希望之声记者郑平报导)正在中国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源头至今未明。中共官方与体制内专家认为,病毒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交易的野生动物密切相关。但现在有一种意见指,疫情可能与中共发展生物武器有关。

财经部落格“零对冲”(Zerohedge)在昨天的报道中,2019年一桩自加拿大走私冠状病毒的货物被查获,加国皇家骑警循线追踪到几名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工作的中共间谍。

媒体后续调查显示,这些间谍与中共生物武器计划有关,来自该计划的病毒可能已经外泄,造成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

2012年6月13日,一名60岁的沙特阿拉伯男子在沙国一家医院就诊,出现发烧、咳嗽、咳痰与呼吸急促等症状。埃及病毒学家扎基(Ali Mohamed Zaki)从他的肺部验出一种前所未见的冠状病毒。

扎基请荷兰伊拉斯莫斯医学中心病毒学家福奇耶(Ron Fouchier)提供建议。福奇耶再交给位于加拿大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该实验室的科学家们致力于研究哪些动物物种可以被新病毒感染。

有消息指该病毒是中共间谍从该实验室窃取。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是加国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也是北美洲少数拥有可处理伊波拉病毒、SARS、冠状病毒等全球最致命疾病设备的机构。该实验室长期提供广泛的冠状病毒检验服务,曾分离并提供SARS最早的基因组序列,2004年还验出另一种冠状病毒NL63。这导致该实验室被中共锁定。

2019年3月,一份含有极致命病毒的货物神秘的从该实验室运抵中国。这在生物武器专家群中引发广泛质疑。该实验室的科学家承认,这些病毒是潜在的生物战剂。后续调查追踪到在该实验室工作的中共间谍——2019年7月,邱香果与丈夫程克定、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被加国警方自该实验室带走,事件曾引发轩然大波。

邱香果据信是中共的生物战间谍。她曾参与研究抗埃博拉病毒的鸡尾酒抗体疗法,程克定则主攻冠状病毒、SARS、艾滋病毒感染、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

“零对冲”的这篇报道透露,邱香果在2017—2018学年至少曾五次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并于2017年1月获得了BSL4认证。而在2017年8月,中国国家卫健委批准在武汉开展涉及埃博拉,尼帕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的研究活动。

巧合的是,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距离此次疫情爆发源头华南海鲜市场仅20英里。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第一座最高安全性(BSL-4层级)的生物实验室,用来研究最高风险的病原体。

SARS是BSL-3层级的病毒。而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根据Guizhen Wu在《生物安全与健康》(Biosafety and Health)杂志上所说,于2018年1月开始“用于BSL-4病原体的全球实验”。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博士(Richard Ebright )曾表示,中共近年来不断扩展BSL-4实验室计划,一所在哈尔滨的BSL-4实验室在等待认证;接下来还有两个将设在北京。

他不认为中国内地需要一个以上的BSL-4实验室,并据此提出:这种过剩的能力,可能被政府用来暗中进行生物武器开发。

他同时警告说,用来做实验的猴子是不可预测的,”它们以奔跑、可抓挠、可咬人。它们携带的病毒,会散布在他们的脚、指甲和牙齿上”,未来可能令2004年SARS病毒自中国一实验室外泄的事件重演。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