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六四晚會持續30年】會是...

【六四晚會持續30年】會是最後一次?香港維園6足球場坐滿

分享
俯瞰香港维园的六四烛光晚会 (AP Photo/Edwin Kwok)

【2019年06月04日】(歐洲希望之聲記者鄭平綜合報導)1989年發生在北京城的這場屠殺,夾裹著槍砲聲與血淚,同樣震動了香港。 30年後,香港正被中共暴政吞噬。港人在6月4日晚延續30年來的習慣,由支聯會牽頭,到維園舉行燭光悼念。

雖然落雨,但到晚上8點晚會開始的一刻,人們已經坐滿了6個足球場。到晚會接近尾聲(晚上10點左右)時主辦方支聯會宣布,今晚參與維園燭光悼念的人數高達18萬人。

會場上,市民們點起點點燭光。支聯會常委與十多名年青人,向“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獻花,悼念六四死難者及民主運動的犧牲者。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與好友、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冒雨現身。黎智英說:“(六四至今)30年喎!如果過咗送中(條例),30年前嘅嘢可以喺度發生㗎!所以今日可能係最後一次(六四集會)。”

他所說的“送中”,是香港保安局於2月提議修訂的《逃犯條例》。修訂後,中共將能夠以個案形式將刑事罪行的嫌疑犯從香港引渡到內地受審。由於中共惡劣的人權紀錄、屢見不鮮的未經審訊將人拘押,這一修訂草案引發香港各界齊聲反對。

由於該草案將於6月12日在立法會表決,港人籌劃在6月9日發起“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將此視為最後一次抗爭機會。

黎智英擔心,一旦該引渡草案通過,六四隨時可能在香港重演。今晚冒雨前來維園的香港民眾中,懷有這種憂慮的應非少數。

因參與香港民主運動,被迫流亡德國的黃台仰將在柏林當地時間6月4日晚到國會,出席由政黨舉辦的中國人權及六四講座。在此之前,他於《紐約時報》以《香港為生存而戰》(Hong Kong fights for its survival)為題撰文,闡述了與維園民眾類似的觀點。

他說,香港30年來一直爭取民主,但港府卻聽命於中共,更強推引渡惡法,若修例通過將招致香港“死亡”。

香港人曾在六四慘案發生後,通過“黃雀行動”等,幫國內的民主人士搭起通往自由的生命線。

也正是因為通過六四屠殺意識到中共的殘暴,美國國會才多次督促英政府在香港立法局實施直選,以保證港人的人權與自由,並在幾年後通過了《美國——香港政策法案》,保障了香港自由港的地位。

在中共全力湮滅歷史真相時,香港人通過文字、視頻、修建紀念館等形式,記錄並保存了對1989年中共這場屠殺的回憶。一年一度的維園燭光風雨不改,本身已經成為六四回憶的一部分。

今晚,74歲的鄧先生已是第三十年出席集會。他告訴《蘋果日報》,從第一年出席至今,每年都會感到很痛苦,“由個心痛出嚟”,但他一定會堅持下去,即使打風下雨都無阻他出席集會的決心,“我相信堅持下去,最後點都會成功”。

就讀中四的馬同學和陳同學明日要考英文考試,今天放學後趕來維園,晚上還要回家溫習功課。

財經專欄作家Steffi更與一幫朋友特意從北京趕來維園,出席燭光晚會。她對《蘋果日報》說:

“記住是每個人的權利,對的事情不能說成錯的,如果有一天,他們不讓我們記住,就只能肉體消滅我們。”

她感謝香港人的良善,30年來堅持悼念六四,“讓我覺得這個地方特別棒”。同時也提出要與屠夫政權“來比比誰活得比較長,我們肯定活得比他久”。

在這次集會前一天,香港支聯會等42個團體發表聯署聲明,這樣描述維園燭光的意義:

“我們記得五月陽光下豁出一切的學子,記得六月夜裡的殺戮槍聲,也記得我城萬眾一心的奔走哭喊和空前絕後的遊行;我們記錄下政府當局急欲抹去的那些人和事,將那年春夏之交的無私、理想和怒火,銘刻進了我們的基因。因此,有了維園三十年不滅的燭光。”

聲明還嚴正要求:“我們要求平反六四,並不是求上位者一句輕飄飄的評價,是要還六四一個公道與真相,將劊子手送上審判台,讓死難者與難屬能重生於陽光下。”

或許這不會成為香港人最後一次燭光悼念六四,或許這份聲明中的要求不久就會實現。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