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韦君宜的后悔与林牧的反思

韦君宜的后悔与林牧的反思

分享
曾任胡耀邦政治秘书的林牧先生 (图片来源:大纪元)

今天读了一篇好文章,题目叫《也不知有多少人后悔“走上革命道路”》,作者粱之在文中说:“大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近七十年前参加中共,跟着‘闹革命’者以及那些革命者的家人‘后悔走上革命道路’的文字。”“题目用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即‘有很多’之意,可事实上恐怕是‘很多很多’,数不过来的多。”作者特别举了韦君宜的例子。

韦君宜是“一二·九”运动时参加中共,曾奔赴延安经历过“抢救运动”的“老革命”,中共建政后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韦君宜最为人称道的是,晚年后直面历史,直面人生,对自己那代人的“革命经历”做了深刻反思,给后人留下一本《思痛录》。

是凡读过这本书的,都能感到韦君宜的切肤之“痛”,而在这种痛里,又包含了一种深深的“后海”。后悔什么?后悔当年听信中共的宣传,跟着中共走上了所谓的“革命道路”。

《思痛录》中有一章题目叫“抢救失足者”,生动的记录了延安整风运动时的惨烈:有一时间段,延安到处是“特务”。凡是从国统区来又坐过国民党监狱的,无一例外都是被国民党派进来的特务。当时甚至还发明了一个帽子,叫“不自觉的特务”,把那些实在无“毛病”可挑的青年都归入此类,甚至明知被审讯者不是“特务”,审讯者也会编造口供送上去。因为挨整,中共四川省委书记邹凤平被迫自杀,鲁艺有位艺术家全家自焚。置身于这种恐怖惨烈的氛围里,一些原本视延安为“革命圣地”来投奔的年轻人自然失望至极,特别是一些背叛富人家庭跑到延安的青年更是后悔不已。

有一个叫吴英的,是从天津跟韦君宜一起出来“干革命”的,在延安见到韦君宜后,说起整风运动时她在延安行政学院被禁闭,连上厕所都要排队出来才行,说着说着,她忽然对韦君宜说:“我那时想起来就埋怨你,你不该带我到这里来,早知这样,我也决不会来。”

还有一个叫丁汾的女孩子,是外来知识青年,当时在绥德担任区长,抢救运动中把她也打成了特务,理由是她的父亲是国民党的专员。后来在案子甄别平反之后,韦君宜去参加平反大会,只听她站在台上哭诉当时受冤屈的心理状态,她竟然说道:“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背叛我的家庭出来革命!我真应该跟着我的父亲跑的。当时我就想过,如果能再见到我的父亲,我就要对他说:把这些冤枉我的人都杀掉吧。”

上面这两位女子,可以说在中共掌权之前就后悔自己“参加革命”了,韦君宜与她们不同,她是在这之后才后悔的。

在反右派运动中,韦君宜曾对黄秋耘说:“如果在‘一二·九’的时候我知道是这样,我是不会来的。”特别是当她看到反右派运动中一些极其丑陋的人和事,她“心里的痛苦达到最深度”:“我从少年起立志参加革命,立志变革旧世界,难道是为了这个?为了出卖人格以求取自己的‘过关’?如果这样,我何必在这个地方挣这点嗟来食?我不会听从父母之命远游美国,去当美籍华人学者?参加革命之后,竟使我时时面临是否还要做一个正直的人的选择。这使我对于‘革命’的伤心远过于为个人命运的伤心。”这几句话充分表明了韦君宜对参加中共革命的后悔,对中共政权的失望。

与韦君宜相似,林牧也是一位当年投奔延安的“革命青年”。他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加入中共,曾任胡耀邦的政治秘书。毛时代,林牧受到长达12年的政治迫害,期间两度入狱、两次被开除党籍、8年劳改。文革结束,林牧1978年获平反,曾任中共国务院科技干部管理局局长、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后因参加和支持八九学生民主运动,他第三次被开除党籍。

在经历九死一生、痛定思痛之后,林牧在晚年发现,他们这代人的经历,证明当年投奔延安是一条通向炼狱之路,也是整个民族通往炼狱的路,千千万万的个体生命浮沉其中,或九死一生,或万劫不复。

为何会有那么多人走上这条通向炼狱之路?林牧在回忆录《烛烬梦犹虚》中做了深刻的反思,认为是他们年轻时误读了中共那些表面的宣传,那些动人的口号,结果为此付出了整整一生的代价。他将这些误读概括为三点:

一、当时他们以为毛泽东提出的“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反对一党专政”、“反对党化教育”、“保障人权”、“建立(多党民主)联合政府”、“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等主张都是有诚意的,既适用于国民党,也适用于共产党。

二、他们赞成毛泽东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误认为“人民民主”就是全民民主,误认为“新民主主义”比“旧民主主义”好,有更多的人可以享受民主。

三、虽然他们知道“新民主主义”只是一个权宜之计,但他们当时误认为中共与苏共不同,自抗日战争以来中共一直强调民主与人权,连根据地都叫“抗日民主根据地”,各个根据地制定和颁布了保障人权的条例,所以他们天真地误认为中共推行的社会主义可以避免一党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

回忆录说,1948年林牧奔赴延安,踏进那个深不可测的历史骗局中,最终明白误读了中共那些表面的宣传,误读了那些动人的口号。而中共的诸多倒行逆施也让诸多误读它的人走向清醒。

韦君宜和林牧付出了整整一生的代价,到晚年时终于从中共的欺骗宣传中彻底清醒了。可悲的是,时至今日仍有许多被中共欺骗宣传蒙蔽的人还没有清醒,还把中共视为伟光正的化身,但愿他们能从韦君宜的后悔与林牧的反思中受到启发,早一点醒来,开启新的人生。

作者:袁斌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