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王宇独子包卓轩在美申请政庇...

王宇独子包卓轩在美申请政庇 受访直批中共

20
中国维权律师王宇全家合影,中间为王宇的儿子包卓轩(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9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早前获美国国务院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的中国知名维权律师王宇一度失踪。目前身在北京的王宇受访时指自己对政治威吓无畏无惧,但儿子包卓轩令她难放心。包卓轩证实已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不过一度被关。他在受访时直指中共是一个难缠的肿瘤,我们一直在铲除它。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昨日报导,目前身在北京的王宇受访时指自己对政治威吓无畏无惧,但唯独儿子包卓轩能令她妥协。而包卓轩正在洛杉矶寻求政治庇护。

王宇早前缺席“国际妇女勇气奖”的线上颁奖典礼,据报是因遭到中方国安部门阻碍,当时她被24小时全天候监控,无法上网。

《洛杉矶时报》披露,去年3月,包卓轩以旅游签证赴美,在洛杉矶机场被海关拘捕,送往阿德兰托(Adelanto)移民拘留中心。他在被扣查约一个月后成功获假释,等候法庭就其政治庇护资格进行听证会。

不过受到疫情影响,原定于今年一月举行的听证会,需再延后至今年夏天,且不排除会有再延后。

包卓轩表示:“虽然目前生活相对困苦,但如果相比过去在中国的24小时监控,美国的生活已比较容易,至少我现在重获自由。”

八九民运领袖、协助多位港人获得政庇的郑存柱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所有在机场提出庇护申请的都会被送移民局拘留中心,保释出来后需要等待2-3年才可以上法庭得到批准。

“当初如果不保释出来,一般在几个月就可以上法庭。拘留中心上法庭比较快。我们刚刚营救的逃亡香港人,2月10日进了拘留中心,4月14日就安排了法庭审理。前后也就两个月。”

王宇亦对美媒表示,相信儿子最终必定获得庇护,因为美国拥有更完整、实用的法律体系。

包卓轩谈母亲的选择 说中共是一个难缠的肿瘤 一直在铲除它

2008年,王宇被陷害判刑出狱后,从商务律师转为人权律师。从范木根案、曹顺利案、尹旭安案、伊力哈木・土赫提案,到法轮功信仰案。幼小的包卓轩一点点耳濡目染,试图理解母亲的抉择,他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

“我父母从来没有给我灌输要反对中共,而是给我讲这些案子的故事。比如哪个当事人被强拆、上访被打了,我很同情他们。这和中共教育灌输给我的、新闻报纸的报道,有很大偏颇。有人大富大贵,但路有冻死骨。我们不知道的那些人,正在受苦受难。”

2015年,针对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正是从王宇一家开始的。当时包卓轩只有15岁。7月9号晚上,十几个男人突然出现,用电钻锯开王宇的家门,把她推倒并拖下楼,戴上手铐和黑头套。王宇的丈夫包龙军正在机场准备送儿子去澳洲读书,也被警察包围,送入牢狱。体重还不到一百斤的包卓轩,被关在宾馆、被羁押他的人反复摔到地板上进行折磨。

2015年10月2日,包卓轩在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的协助下计划从内蒙古途径缅甸后赴美,不幸在缅甸街头被中国便衣警察捕获。这些警察在边境线上用棍棒狠狠殴打他、扇他耳光,恐吓“把你打死都没人管!”

随后包卓轩被送回老家,置身于摄像头和国保的24小时监控中。

美国的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创始人周锋锁当时在泰国等待接应包卓轩,他表示:“孩子是无罪的,为什么他要千辛万苦逃出来?这个国家,对有良知的人来讲,就是一个地狱。唐志顺、幸清贤付出很大代价,至今不能离境。”

王宇在天津看守所受尽酷刑,五天五夜不睡觉导致当场休克。但她从未屈服,直到警察拿出包卓轩的照片威胁她。作为母亲的王宇最终同意电视认罪,2016年8月取保候审。

包卓轩说:“我父母太爱我了,中共拿我做威胁,非常的下流,非常的恶毒。”

2018年初,王宇以接受外媒采访和公开抗议为砝码,终于换得包卓轩获准赴澳留学。但在澳大利亚,包卓轩未走出恐惧。他就学的三一学院,中共的眼睛似乎无处不在,当有一天寄宿家庭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询问包卓轩的个人信息并要求操作他的电脑。包卓轩感到不再安全,他决定到美国去。

对华援助协会创始人傅希秋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邪灵酿造了数不尽的骨肉分离,直到天人永隔。

“包卓轩他从十五六岁就开始遭受磨难,被中共的磨难给‘催熟’。还有高智晟、江天勇、刘贤斌、彭明的女儿,都见不到爸爸。这是一个制度性的残酷和灾难,毫无人伦底线的邪灵。”傅希秋牧师哀叹道。

包卓轩也表示,中共的复杂、多维、邪恶和卑劣,已超出人类语言的维度,他需要一段漫长的审视和思索,他不愿仅仅提出作为受害者的控诉,那将是对人类苦难的低估和亵渎。

谈到他那愈挫愈勇、却随时可能会再度“被消失”的爸爸妈妈,包卓轩说:“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让受苦受难的人、受中共迫害的人,得到自己应有的尊严,这是光荣的事业。那如果我总是思考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

包卓轩说中共能操纵中国的一切,包括人的想法和灵魂,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努力是否徒劳,不知道能否让国人有哪怕一点点反思;让国际社会认清中国的人权状况和中共的恶劣行径。

”中共,是一个难缠的肿瘤、一个癌症,以人类的技术,能不能铲除它呢?我不清楚。但关键是–我们在做。”包卓轩说。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