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 太阳王名垂不朽 纪念路易十...

太阳王名垂不朽 纪念路易十四逝世三百周年

分享
《路易十四的骑马肖像》。( 维基百科)
路易十四无疑是给人类带来最为深刻影响的国王。在他统治期间,法国的文化艺术达到了欧洲的最高水准:哲学上有笛卡尔、帕斯卡;在文学上更加群星璀璨,有高乃依、拉辛、拉.封丹、莫里哀、博絮埃、塞瓦涅夫人等;他于1661年开始修建著名的凡尔赛宫,直到1689年才告全面竣工,成为欧洲最宏大、豪华的皇宫。巴黎成为欧洲的中心。

路易十四还在1661年建立了舞蹈院、1663年改组了皇家绘画雕塑院、1666年建立了法兰西科学院,于1671年建立了建筑学院,同年,将歌剧院改组为皇家音乐院。国王通过这些院所,对艺术家们进行资助,艺术家们则以最优秀的作品向国王表示崇高的敬意。

1715年9月1日,路易十四在临终时曾说:“朕走了,但国将永存”。“太阳王”虽然逝去了,但其对艺术和科学的推动令他名垂不朽。今年,是路易十四逝世三百周年,凡尔赛宫为此特别推出了系列活动,还新建了路易十四厅,以纪念这位塑造凡尔赛宫灵魂和精神的伟大君主。

1715年路易十四驾崩
让·卡尼尔(Jean Garnier,1632-1705年)绘的寓意画《路易十四保护艺术与科学》。 (©Daniel Arnaudet/Hervé Lewandowski)路易十四的去世是骤然发生的。1715年8月10日,从马利打猎归来后,国王感到腿部一阵剧痛。御医法贡(Fagon)诊断说这是坐骨神经痛,国王不得不保持同一个姿势,但是黑点很快出现了:这表明有组织坏死引发了坏疽。

尽管疼痛难忍,国王还是毫无怨言地坚守职位处理日常工作。年迈的君主依旧显得坚韧而不可撼动,并赢得了大众的敬仰。但情况急转直下,到了8月25日,他不得不卧床休息,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寝宫。

坏疽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到了26日已经发展到骨骼,医生们束手无策。此时,路易十四已经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当天他接见了五岁的曾孙,未来的继位者路易十五,给了他很多忠告,叮嘱他要减轻人民的负担,做一位“和平的君主”,尽量避免发动战争。

由于笃信君权神授,伟大的国王一直都生活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也将在众人面前去世。但死亡的来临要比预想的漫长得多,国王先后向曼特侬夫人道别了三次,向宫廷道别了两次。

8月29日,一个名叫布伦(Brun)的普罗旺斯人被准许靠近国王的床笫。他自称拥有一种神药。国王服用后确实感觉稍好。但是痛苦仍在,并且越来越难以忍受。30日和31日,路易十四最终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泰斯特林(Henri Testelin,1616-1695 年)绘制的《建立科学院》。( 维基百科)在经受了一周的漫长折磨后,路易十四于1715年9月1日上午8时15分在凡尔赛晏驾了,此时距离他77岁的生日还仅剩4天。这个法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结束了其长达72年的统治。

1715年无疑因此成为法国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标志着法兰西最为强盛的时代“伟大世纪”(Grand Si□cle)的逝去,对此,伏尔泰不禁叹息道:“大自然似乎休闲了!”从此,另一个时间差不多一样长的统治期开始了:路易十五时期(1715-1774)。

根据遗嘱,路易十四的侄子奥尔良公爵腓力二世(Philippe II,1674-1723),在路易十五能够亲政之前担任摄政王。9月9日,摄政王开始在王宫的住所处理政事,而把年幼的新王安置在了杜伊勒利宫。宫廷离开了凡尔赛。

路易十四的皇家葬礼

国王的去世,是宫廷社交生活的代表性事件,也是构筑并展示法国绝对君主政体的一个重要时刻。从路易十四的临终到葬礼,其结合了宗教与政治的巴洛克风格的大型仪式,与其生前的任何时刻一样,都体现了至高无上的君王的威严。

在 他去世后的第二天,路易十四的身体被运送到国王寝宫前的廷臣侯见厅——牛眼厅(l’antichambre de l’OEil-de-boeuf)内。传统上,自从1314年腓力四世去世之后,历代法国国王的遗体都将被分割为身体、心脏和内脏三个部份,葬入不同的陵 墓内。在宫廷的主要官员面前,路易十四的遗体被切割,由医生作防腐处理之后,被封闭在一具铅质和橡木制作的双层棺材内。

《路易十四家族》,Jean_Nocret 绘于1670年。( 维基百科)从第三天开始,路易十四的灵柩在国王大套房的墨丘利厅(le salon de Mercure,起初曾作为国王大套房的卧室)内,展示长达一个星期,进行相关的礼仪。与悠久的传统不同,取消了制作陪葬肖像这一项内容,似乎在暗示着太阳王的永生。

在 哀悼期间,宫廷严格依照礼仪着装和布置宫殿,很多厅室都挂上了黑幔。从法王弗朗索瓦二世的王后、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Marie Stuart,1542-1587,1542年12月14日─1567年7月14日是苏格兰的统治者,1559年7月10日至1560年12月5日是法国 王后)之后的君主们,如玛丽.德.美第奇(1757-1642,亨利四世的王后,路易十三的母亲),服丧时都身着黑色服装,而驾崩的国王则身着深绛紫或紫 色的殓服。

葬礼的高潮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送葬仪仗,路易十四的灵柩于1715年9月8日晚上7点从凡尔赛宫出发,翌日清晨到达埋葬地点——圣但尼皇家大教堂(la Basilique Royale de Saint Denis)。

大教堂布置得华丽宏伟,以肃穆的黑色、庄严的金色和银色装饰,丧礼追思历时长达40天,期间有持续进行的弥撒祭礼,还有每日三次的丧钟悼念过世的国王。

在 10月23日,举行了王室和整个宫廷出席的告别仪式。国王的遗体被安放在一个巨大的追思台上,周围是点燃的蜡烛,追思台旁饰以寓言人物像,在基础上还有象 征过世君主美德的巨大雕像。黑色的帷幔上满是象征王室的百合花图案和银色的刺绣边饰。守护祭坛的是瑞士人卫队(les Gardes Suisses),国王的侍卫队(Gardes du Corps)则环绕在追思台的周围。

弥撒是由罗昂(Rohan)红衣主教宣讲的。皇 家礼拜堂(la Chapelle Royale)的乐队和国王寝宫的乐队也出席了全部的大典,指挥是为路易十四服务长达32年的法国最著名的大经文歌作曲家米歇尔.理查德德•德拉兰德 (Michel-Richard Delalande,1657 -1726,法国巴洛克作曲家、管风琴演奏家、芭蕾舞剧和抒情悲剧作者)。大经文歌是一种路易十四非常喜欢的宗教音乐体裁,具有华丽和庄严的风格。

此外,在法国各地和国外还举行了各种纪念仪式。

最后,国王的灵柩下葬进在圣但尼大教堂的波旁王朝地下墓穴,他的内脏被安置在巴黎圣母院,而他的心脏安放在了圣安东尼街的教堂内。

路易十四厅
凡尔赛宫大理石庭院。(versailles3d.com)
为纪念路易十四,凡尔赛宫在城堡北翼的一楼,介于楼层末端的皇家歌剧院和在中央的国王大套房之间的位置上,新布置了路易十四厅(Salles Louis XIV)。这里在路易十四时曾是王室宗亲的套房,后被路易.菲力普国王改为法国历史博物馆的一部份。

作为访问国王大套房的前奏,这些厅室被布置成系列画廊,以绘画的方式来追溯“太阳王”时代的精神,对十七世纪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全景展示:从国王的幼年时期到创建科学院,他的家庭、宫廷大臣和贵妇们的画像,直至其统治内标志性的重大政治、军事和艺术活动。

画作以十九世纪流行的“比肩接踵”(à touche-touche)方式悬挂,带褶皱的天鹅绒帷幔的色泽和作为王室宗亲套房时使用的家具,无不令人联想起那个伟大的世纪。

著 名作品如:查理.勒布伦的《蒂雷纳子爵画像》(portrait de Turenne),亚森特里戈的《帕拉丁夫人》(Madame Palatine,路易十四的弟媳),与之并排的是宽达六米的、幅度惊人的、由泰斯特林(Henri Testelin,1616-1695年)绘制的《建立科学院》(L’Etablissement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

责任编辑:德龙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