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肉身「虹化」成光飛升,或留...

肉身「虹化」成光飛升,或留下舍利子…西藏高僧神秘圓寂異象多

158
修行者的身體內聚集了巨大的能量,會把肉體轉化為最初組成身體的光質。(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修行者的身體內聚集了巨大的能量,會把肉體轉化為最初組成身體的光質。(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西藏被稱為“世界屋脊”,是世界上自然環境最惡劣的地方之一。每年都有近百萬人來到這片神秘的土地朝聖,去經歷那些從未有過的心靈震撼,去感受那些一生難忘的刻骨銘心。而排在西藏神秘事件第一位的自然是得道高僧在圓寂時,出現的一種神秘現象——虹化。人們確認了這一現象的存在,但其中奧秘至今無人能解。

修煉人圓寂後留下舍利子及藏傳佛教有關活佛虹化等的神奇現象,一直在民間流傳,雖然有人親眼目睹,但在至今的中共無神論的教育下,對此現象一直是半信半疑。

網上曾流傳一名前中共西藏自治區書記親眼目睹活佛虹化的過程,致使很多相關的事件被逐一揭開,經過幾十年的信仰空白的民眾們,開始重新審視,打開塵封已久的記憶,開始尋找對神佛的信仰。

1952年,在西藏德格益龍人,有索南朗傑喇嘛虹化,網絡流傳當時前中共西藏自治區委書記張國華現場目睹了這一奇特事件;據說張國華得知一位老活佛說:“第二天早上他離開西藏”。張第二天去送行,那位活佛端坐大經堂中央,一時不解為何不來接待客人,於是與手下一起站着觀看。見本寺廟的其他僧人到齊了,圍坐在活佛四周。活佛從座位上騰起,先騰起又落回原地,第三次騰起一聲巨響,如打了一個大雷,活佛消失不見,只見一朵紅雲飛去了,什麼痕迹都未留下。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97907976909018&set=a.173698712663278&type=3&theater

我國道家有“羽化升天”之說,然而現實生活中遺體變成彩虹而光化,是密宗修煉的高僧可以做到的事。被稱為“虹化”的這種現象,是一種奇觀。虹化者臨終時,打坐的身體不斷發光,在發光時形骸不斷縮小,由縮小而漸至消失,最後只剩下指甲與毛髮;在其肉身發光縮小之際,頭頂上方出現一片紅光繚繞。這便是藏密修行者追求的死後最高境界——虹霓法身。尚有次等者,其肉身在發光中縮小到一定程度便不再縮小,剩下的形骸堅硬如鐵——這與人的縮體現象很相似。

據寧瑪派三大派系之一的噶托派《噶託大史》所敘,從噶丹巴德協(1122-1192)最初修建白玉噶托寺,至公元1883年新龍喇嘛班瑪登德成就光身為止,七百年間獲得大圓滿光身成就者不可計數。另據德巴堪布着的《多芒寺志》記載,四川甘孜州爐霍縣多芒寺自公元1653年建寺以來,寺中成就虹身者共十六人,其中三位肉身全部化光,有的稍留下一點點頭髮和指甲。

據《班瑪登德傳》記載:班瑪登德在1883年圓寂時囑咐弟子七天中不得打開帳篷,七天中數百名弟子看到帳篷中不斷放射出光芒,七日後見其座上只剩下十個腳趾甲,十個手指甲以及頭髮。

原西藏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的活佛索朗頓珠給人們講的玄秘事實以及發生在近代中國的一些活佛虹化的現象。

1883年,藏傳佛教高僧堆炯林巴和仁增白馬瑪堆兌的弟子中,在敏珠林寺有14人死時人體虹化。其中一個叫壤日克的弟子,虹化後只留下一片小指甲,至今仍珍藏在多康寺院里。

1935年,高僧多康林侖.扎巴.扎西維色虹化。

1945年大不扎活佛也在茶郎寺虹化。

1951年布各斯活佛于茶朗寺虹化。

1952年,德格益龍人索南朗傑的虹化情景壯觀,上述的張國華親眼目睹了當時的場面。

中共執政進入西藏後,對藏族佛教進行迫害,其中很多活佛與堪布、喇嘛都在當時的動蕩年代中圓寂,而其神奇的肉身虹化令到中共教育的無神論者們,震驚之餘咋咋稱奇。

1958年因受當時西藏形勢影響,茶郎寺活佛亞噹啷木吃被誤抓進勞改所,有一次在房子里數天不出來,引起管教人員的注意,推門進去,發現該活佛已圓寂,身體縮小成一小臂那麼高。該活佛生前可循土,來去自如。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37745949629648&set=a.361620340575544&type=3&theater

同樣是1958年,位於四川省西北部的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中部的紅原縣,在舉行的羌唐草原公判大會,準備批判才旺仁真堪布。他們專門派了人去抓他,因腿腳不便,才旺仁真堪布騎在耗牛上,一路上口誦經文。走到一個叫薩多棟南的地方時,突然颳起一陣遮天蔽日的狂風,民兵們被颳得暈頭轉向,都用衣服蒙住頭,蹲在地上。待到狂風止息後,他們抬頭看時,發現耗牛還在,耗牛上的堪布卻已不見了蹤影。這時空中傳來了堪布誦念蓮師心咒的聲音,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聲音越升越高,直至最後消失。因當時的時代環境所限,押解的民兵回去後不敢告知實情,只告以人死在了半路上,已埋在地下,搪塞了事。當時押解的民兵後來才敢把真實情況透露出來,這殊勝的事迹已傳遍川藏與青藏一帶,學院里的丹增降措活佛與諾巴堪布都了知詳情。

1969年,壤塘縣的俄未路活佛和班瑪縣的那希堪布樂活佛分別于修果寺和知欽寺圓寂,身體均縮小到30公分高左右,火化後,出現了五色舍利子。

青海省瓦薩縣甘穹鄉的五世華日活佛,從19歲起開始求法,39歲時遇到文化大革命,受到迫害,被關在獄中,獄中同室的還有哥隆加哲活佛。一天晚上,手腳戴着鐐銬的華日活佛對哥隆加哲說準備要往生。當時哥隆加哲活佛因為看見華日活佛精神很好,並沒引起多大注意。第二天一早醒來,卻發現室內只剩下了鐐銬,連指甲、頭髮也沒剩下,並且整個監獄中一直香氣彌滿,經久不散。

據說有一位老堪布,文革時從閉關房裡被紅衛兵拉去批鬥,因已老邁得無法走路,紅衛兵就把他綁在馬背上,老堪布神態自若,一路唱着無垢光尊者圓寂前的“遺歌”,到了目的地時,人們發現老堪布已靜靜地在馬背上圓寂了。

1980年,西藏昌都地區貢覺縣的阿達拉姆和察維縣的玉拉大姐,兩人去世時分別成比例的縮小到20厘米和50厘米高,而且都堅如鋼鐵。

1993年,茶郎寺活佛羅結圓寂後,火化出五色舍利子。

四川省爐霍縣仁達鄉卡啥村靈龍寺的阿措活佛,自小在靈龍寺出家。文革時被迫從寺廟遷到了村上居住,儘管形勢嚴竣,但從未還俗,白天就與村裡人一起參加勞動,晚上暗自修法。包產到戶後,阿措活佛由一家村民供養飲食,從此便足不出戶,整天念經修法。1997年圓寂,時年78歲,圓寂七天後身體縮小了約1/3,火化時天空出現彩虹,後撿出舍利子三百餘粒。此由曲吉尼瑪活佛等數百人現見。

原西藏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的活佛索朗頓珠給人們講了玄秘事實以及發生在近代中國的一些活佛虹化的現象。索朗頓珠活佛提到,他的導師南開多吉逝世時,打坐處不斷發出異常響聲和絢麗光化;聲響之大,可謂驚天動地,最後只留下彌足珍貴的舍利子。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06061232759800&set=a.332313970134529&type=3&theater

著名的藏傳佛教學者堆炯·吉扎蓋西多吉在《寧瑪源流》一書中寫道:以南北大圓滿庫之道,得虹化者不計其數。不論哪一派密教的修行人,在修煉密法到達很高的境地後,當他命終時,就會出現虹化現象。他的肉身會化作一道彩虹,朝天上飛去,進入佛教所說的空行凈土的無量宮中。

透過長年的修煉,修行者的身體內聚集了巨大的能量,當他面對死亡之際,就將這能量把肉體轉化為最初組成身體的光質,色身溶化在光中,然後完全消失。由於所修法門的不同,修行者的虹化過程也會出現不同的現象。較普遍的有兩種:

一種修行人命終前,要求獨處,死後七天不要動他的遺體。房間中會充滿奇異的彩虹般的光。到第八天,人們打開房間,只見修行人的遺體已經消失,只留下頭髮和指甲。另一種也是要獨處,也允許親傳的弟子在身邊,修行人如常盤坐,身體自燃,一道彩虹衝天而去。

據印度南方高級顯密佛學院編撰的《前譯光明史》統計:蓮花生大師在桑耶期間有多吉登炯等具各種神變之二十五大成就者,同時耶巴密乘寺成就光身者有一百零八人。在華慶曲沃日成光身者一百餘人。又在朵康續莫果華密乘寺,一百一十三名女持明者成為光身,此外還有二十五位空行母成就光身,前宏時期有如是什多大成就者。

不過,全部化成虹光而去者,什麼都沒了,這就不能不感謝弟子的口述相傳、教內記載及史學家的秉筆直錄,使後人多少還可想見當年大成就者謝世時那種震撼人心的壯觀場面。比較起來, 雖未全部化光,但縮成一尺左右的堅硬真身,被後世弟子當寶貝一代代保存流傳下來的,倒也不少。

人類一直都在自己的認識中去研究佛經,而佛經所涉及到社會科學、宗教醫學、人類學、生物、物理、天文、心理等諸多學科的龐大工程,是一項揭示生命奧秘的工程。也是一項能碰撞出新的文明之火、科技之光的劃時代工程。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