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清华学子张连君的悲惨遭遇 ...

清华学子张连君的悲惨遭遇 瘫痪在床16年

23
分享
法轮功学员,清华学子张连君被中共迫害导致瘫痪,至今16年有余。(明慧网)

他从28岁开始,在狱中躺了几乎8年多,这是医生擅自给他“头部手术” 致瘫后,被非法判刑的8年,出狱前,他又遭打毒针,性情大变、不能自控,至今已瘫痪卧床16年有余……

他叫张连君(张连军),1976年3月18日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太平地乡上太平地村一户贫苦的村民家。1994年,他从赤峰市松山区红旗中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

他曾是赤峰市山村的骄傲,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父母心中的希望。但他的命运却在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之后,变得无尽地悲惨。

他从小天资聪颖,与人为善,能考入清华大学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也是山乡里的幸事,成了当地家庭教育孩子的楷模。根据朴实的乡土传统理念,都说张家一定是祖上有大德才生出大才。

那时,清华大学里修炼法轮功的师生达四百余人,清华园内有九个炼功点。大学三年级时,张连君得到法轮大法书籍,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真、善、忍”,一下就认识到这是生命的真谛。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他身心受益很多,知道修炼人应从做一个好人做起,所以严格要求自己,待人接物处处为他人着想,利用业余时间和其他师生同修学法炼功。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受群众欢迎和好人数量越来越多的妒嫉,开始打压这个修炼群体,张连君被逼迫表态放弃修炼。但他坚守做人的原则: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所以坚决不听从。

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张连君抱着对国家法律的信任,想通过上访的合法方式说明大法的清白,避免人们受谎言欺骗。然而江泽民集团以权代法,张连君几次上访被抓。他曾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被警察扒光外衣,只穿三角短裤在雪里冻。

2003年1月23日,北京市海淀区国保警察绑架了张连君。

张连君自述被绑架后,警察在他左侧肋部刺了三刀;警察用电棍电他,插到肛门里电击;张连君被警察暴打昏死过去,用冷水浇,活过来后再打;张连君绝食,被弄到北京公安医院,用镣铐铐在“死人床”(又称“抻床”)上迫害。

在公安医院病犯科,管理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滥施刑具,不受任何限制。只要法轮功学员稍有异议,动辄就上铐,想铐多久就铐多久,完全凭个人意愿,不受任何约束。

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死你一个人算什么。”因为医院里死人是正常的,不需负法律责任。

医生擅自做头部手术后瘫痪 仍遭冤狱8年

2003年8月份,张连君家人突然接到北京市国保大队电话,说张连君一月份被抓,现在头部重伤,需做手术,要家人去公安医院签字。父母匆忙赶到北京,“国保”的人却说手术已做完,并拒绝其父母和他相见。

事实上,年仅28岁的张连君在北京看守所遭警察毒打,重伤头部。

医生擅自给他的小脑神经做过三次手术,此后他瘫痪,一段时间竟成为“植物人”,大小便失禁。

“在看守所里,尿都被冻在身上。”张连君的同学给他的父母打电话,说张连君坐轮椅了。

2004年4月,张连君的父亲去了北京,要求探望儿子,海淀国保大队告知他,张连君被判8年徒刑,老人听后如五雷轰顶,并担心儿子手术后的身体状况,强烈要求见人,仍被无理拒绝。

赤峰监狱:瘫痪卧床近8年

2004年5月份,北京警察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连君转送到内蒙古赤峰监狱。

赤峰监狱好心的警察摇摇头说:“他们(北京警察)也太不像话了,把人给弄成这样。”赤峰监狱拒收,北京警察把张连君扔到走廊上,就跑掉了。

在赤峰监狱,当时的张连君已是全身瘫痪,无进食能力,无语言能力,眼球转动迟缓。躺卧床上,有时睁开眼睛,但不说话,由服刑人员负责喂食,每顿饭有时吃几口,很难下咽。因大小便失禁,湿褥子经常是一溻就一宿。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有人跟他说话,也不应不语。

赤峰监狱的人派犯人轮班包夹张连君,张连君只能躺着,他每动一下,眼珠转一下,监狱都要求包夹他的犯人做记录。

张连君无任何应对和保护能力,只能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白天有时也那么全身赤裸地晾着,有时给盖个布单,有时下流的犯人对赤裸的张连君进行羞辱、亵渎来取乐。

一个判刑20年的罪犯包夹,经常祸害他,张连君的脸常被弄青。张连君的饭盆被放在床底下,与犯人鞋子放在一起,犯人们把他的饭盆用脚踢来踢去。

2004年7月20日,张家全家人去赤峰监狱探视张连君,终于见到躺卧的张连君,可无论怎样地摇晃、哭叫、问话,张连君全无一个正常人的表情,呆呆地躺着,有时睁开眼睛看看,有时嘴唇动一动,没有一句话,四肢不能动。全家人痛哭,他母亲昏死过去。

父母向赤峰监狱要求给张连君保外就医,自己家出钱给孩子治病,狱方不准,说“北京有指示”。

张连君的父母再去赤峰监狱看望他,监狱有时让见,有时不让见。家人带去很多好吃的,据说都被犯人吃了,根本不给张连君吃。

在监狱里,张连君一直被灌流食,渐渐地他左手会动了,犯人就让他自己吃饭,张连君用勺子盛一些饭,往嘴里送,可不能准确地进到嘴里,在离嘴还有一段距离就撒掉了。

在赤峰监狱医院,张连君曾每七天被打一次针,每次打上这种针,他就难受得痛不欲生,心就像要蹦出来一样,太难受了。难受得想死死不了,想活难受得不行,七天刚过药劲,就又给打一针。就这样,连续被打了几个月的针。

那时,赤峰监狱的犯人都在传言给张连君打毒针呢。之后,张连君出现精神不正常状态,至今性情暴躁,不能自控,就想发火骂人。可张连君自小都不会说脏话。

赤峰监狱一个给张连君天天擦身洗刀口的犯人说:北京来了两个人,给张连君做手术,掐断了张连君的腰部神经,使张连君只能躺着。张连君下肢一直瘫痪,不能起床、行走,只有左手能动。

张连君被迫害导致瘫痪。(明慧网)

冤狱期满回家 仍遭监控 家人痛苦

张连君好不容易熬过8年的非法关押,可以回家了,可家人到监狱接人时,赤峰监狱却拒不放人,声称北京方面有指示,说要延期,张连君又被非法超期关押半年多。

2011年7月25日出狱时,监狱又给张连君输液体,监狱的医生跟着到张连君家,然后张连君就出现病状。

出狱的第四天,张连君在家开始吃什么吐什么,喝水都吐水,不停地打嗝,脸是青色的,身上也是青的。显然他们在张连君出狱前用的药发作了。

家人赶紧把张连君弄到医院检查,有胰腺炎,肺囊肿、肝腹水、胸肌水、脑瘀血,左肋部刀伤处有瘀血,胆里有结石,小脑萎缩,各器官都出现了病状。

赤峰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人员及乡政法委一个姓潘的,天天在那盯着,监视着前去看望的人,查身份。

张连君在医院住了十天,就花了一万多元,想再给治疗,家里已没有钱了,只好出院回家。

而所谓的“政府”,除了监视他们家外,没人帮他们母子。曾经答应帮他们的政府部门都矢口否认,后来张连君的病例还被镇政府要走。

据说还有人以张连君的名义办各种待遇,说把钱打到卡上了,可他们母子从没有见到什么卡,也没见到钱。

事到如此,中共依然昼夜监视张家,赤峰政法委、“610”、公安等迫害法轮大法修炼的人员还居心叵测地登门骚扰,并布置便衣昼夜监视,有时突然冲进屋里,看一看躺在床上的张连军才离去。

由于中共对法轮功妖魔化的谎言宣传,张连君全家还受到歧视与排挤,被同村人欺负,有人给他家的柴草垛放火,有人到他家偷东西等等,张连君的父亲张广舜,在压力下,与张连君的母亲刘艳辉离婚出走,2018年年底,病逝。

现在张连君精神极度病态,不能正常沟通,家庭气氛凄苦压抑,母亲刘艳辉已70多岁,既要负担张连君的生活费、医疗费,还要管吃喝拉撒睡等等,精神上极度痛苦。

明慧网报导说,因北京市海淀区国保警察对张连君施暴,造成张连君瘫痪,赤峰监狱又助恶为虐,因此张连君的家人要求赔偿,并解决张连君日后生活费用,补偿母亲与两个妹妹多年的支出。

(转自 大纪元)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揭秘:江泽民“114”暗杀行动落空内幕...
views 145
按:在《江泽民其人》第十六章:“穷凶极恶动杀机信口雌黄何须凭(2000下半年)”中,提到了有关江泽民因妒嫉而引起的一些暗杀行动,但最终都没有成功。以下是原文内容: 江泽民的妒嫉心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太强的妒嫉心最后转变成仇恨,并且做出很多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 江泽民刚进北京的时候,竭力讨好所有...
一位中国老太在欧洲不平凡的20年(上)...
views 22
一位看似平凡的老人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20年的疾风骤雨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烙印。她的眼睛总是带着坦然、自信和善良的微笑,那是心灵的写照。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会忘记她带给人们的希望。 目录 变迁 天鹅湖畔 缘得大法 上使馆 三退 回家的路上 真相的威力 暴风雨 云游 有缘人 活传媒...
周永康之子以化名坐牢 曾被打掉门牙
views 88
周永康的长子周滨已入狱多年,消息称,周滨化名“赵祥”在监狱服刑,而周滨早年与人发生口角,遭对方打掉一颗门牙的旧闻也被翻出。同时,周氏家族惊人罪行也相继曝出。 据《周永康发迹史:掌控中国的命脉》一文援引内部消息人士披露,原中共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被“双规”后,交待了周永康之子周滨的许多违法问题以及公...
嫁到韩国的中国媳妇:守住善就能走出困境...
views 16
一颗真心,感化了挑剔冷漠的韩国家人,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归正轨;一腔善意,解除了电话彼端的防备,将真相传播到中国民众的心中。 2010年1月1日,聂兰离开中国,踏上了韩国的土地。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坐在先生身边的她向车窗外望去,天空中飘散的雪花似乎预示着全新生活的美好。但生活,总是事与愿违。 去私存善...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