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漂流瓶」再现 中共监狱奴...

「漂流瓶」再现 中共监狱奴工产品为何不被国际接受?

41
美国福克斯洛杉矶11台于2019年5月播出了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深度报道。(图源:YouTube截图)

希望之声节目记者金石采访报道)圣诞节是一个合家团聚的日子,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圣诞的到来也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幸福和温馨。

在圣诞节前夕,英国最大的连锁超市乐购(Tesco)上周日暂停了与一家中国供应商的合作,因为一名6岁的小女孩发现,在乐购购买的一张圣诞卡当中,夹有一条来自中国监狱的求助消息。

这张圣诞卡中的字条写道:“我们是上海青浦监狱的外国犯人,被迫劳动,请帮助我们,并通知人权组织。”

乐购发言人上周日说,“我们对使用监狱劳工深恶痛绝,绝不会允许它出现在我们的供应链中。我们立即暂时停止与制作这些卡片的工厂合作,并展开调查。”

这个新闻听起来似曾相识是不是?七年前的2012年,一封来自中国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曾震惊了世界。2012年10月美国俄勒冈州居民朱丽叶•凯斯(Julie Keith)在购买的万圣节用品当中,发现一封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信。

信中写道:“先生,如果你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将这封信寄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处在中国共产党政府之下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在这里一天必须工作15个小时,没有周末休息时间和任何假日,也几乎没有工资。如果不从就将遭到折磨、殴打,这里许多人是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人,只因为他们与中国共产党政府的信仰不同,他们常常遭受比其他人更多的惩罚。”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个消息,全世界都聚焦到了中国“监狱奴工”事件。2013年4月,《LENS》杂志第62期刊登2万字报道《走出“马三家”》,揭露了劳教所里的各种酷刑与非人对待。

甚至连中国的媒体,也进行了报道。中国记者、作家杜斌 2014年出版《马三家咆哮》一书,记录这位写求救信的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虐待的真实故事。 2017年,加拿大知名华裔导演以此为题材,拍摄了电影《求救信》,并入围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候选名单,在西方主流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反响。

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世界就已经开始关注中共“监狱奴工”问题,尤其是美国。 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加入世贸组织,要想和美国做生意,必须要得到美国的最惠国待遇。美国每年都会审核是否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审核的条件很多都与人权相关,其中包括禁止服刑劳工产品出口这一条,另外还有释放政治犯、改善人权记录等等。

当时加州的女议员佩洛西,就是如今的众议院议长,她就是最积极主张用贸易手段迫使中国让步的人,她当时说:北京的领导人可能不喜欢资本主义,也可能不喜欢人权,但是他们喜欢钱。

在1994年之前,美国对中国都是实行贸易和人权挂钩的政策,直到1994年克林顿政府将两者脱钩。这一个原因是来自美国商界的压力,另一个是来自美国政策的改变,美国希望通过更加微妙、温和的方式,通过贸易和投资的不断接触,使中国逐渐演变,开放程度越来越大,自由化程度不断提升,最终实现民主。这种对华政策一直延续到川普总统上台。

这里要说明的是,中国监狱的“奴工”问题,从上世纪90年代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存在,虽然一直被西方国家诟病,但到今天也没有消失。

中国监狱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为什么监狱劳工产品一直不能被西方国家所接受呢?本台「新闻聚焦」节目主持人金石邀请到今年刚刚逃离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于溟,请他讲述一下他在中国监狱中的经历。本台时事评论人方伟也就此作出点评。

现年46岁的于溟曾经是辽宁省沈阳市的一位服装企业家,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从2000年开始,他先后被中共四次非法关押,含冤坐牢近12年。2019年年初,他逃离中国大陆,来到美国。今年5月和6月,于溟首次向国际媒体曝光了在中共监狱和医院中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实景录像画面,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报道。

根据于溟提供的第一手证据,美国福克斯洛杉矶11台5月播出了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深度报道。6月,英国广播公司世界新闻频道也报道了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于溟提供的证据中,也包括“监狱奴工”的情况。

2019年初逃离中国大陆来到美国的于溟先生在美国国会作证,首次曝光中共监狱和医院中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实景录像画面。(图源:新唐人电视台)

中国“监狱奴工”现状惨无人道、惨不忍睹,“求救信”只是冰山一角

主持人:您亲身经历的“监狱奴工”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于溟:从1999年以来,我被劳教过三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加一起是将近12年在监狱和劳教所度过。走过了这么多年的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看到了很多监狱里边实实在在的一些情况,所以也看到了很多惨无人道的“奴工”场面、奴役的场面,包括摧残这些被关押人员的场面……太多了。

比如被关押人员在看守所里边剥大蒜,是非常不卫生的,根本也不洗脸不洗手,成天在那里用手指甲去剥蒜皮,那是非常脏的。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包一次性筷子,现在快餐酒店里可能还有那种方便筷、卫生筷,那也是不洗手的。有的人身上都长疥疮,甚至于身上都有性病,包括各种疾病,也不给你检查就让你去做“奴工”。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做万圣节、圣诞节用的礼物、装饰品,还有各种各样的灯,还有的做服装,还有做哈里波特那种书,也是卖到西方国家,包括还有那种纸盒的牛奶,那都是手糊上的、用浆糊粘上的,都非常不卫生。

用现在的话讲,“奴工”们工作的时间也非常长,平平常常的一般都是12个小时,这是很正常的。节假日还加班加点,搞突击,一搞有时候就15、6个小时,甚至于20多个小时,最长的我看到有48小时。完不成这种任务,就体罚虐待你,那是非常苦的。

包筷子刚开始去的就是一天一箱、两箱,一周以后就是三箱,再四周或者一个月,一天的平常工作量就是五箱。那种任务量你永远也干不完的。最后有5个人总是挨罚,每天有5个干得最慢的,就遭受处罚:用电棍电击,或者是不让你睡觉,或是不让你吃饭……这种现象都有的,是非常非常苦。

现在向国际社会曝光出来,又发生了“求救信”,包括2012年辽宁省马三家的那个“求救信”,也包括如今上海青浦监狱的“求救信”,这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情况可能中共真的解体了以后,会挖掘出来更多的惨不忍睹的事情。

中国当局通过“监狱奴工”榨取价值,违背人权理念也丧失法律正义

主持人:有关中共监狱劳工产品出口这一点,为什么今天还在延续?又为什么它一直就不能被西方国家接受呢?我们请本台时事评论员方伟做一下点评。

方伟:这个监狱的“奴工”制度在中国有,在北韩有,在古巴有,但是在现代的文明国家都没有。所以我想说说这个事情本身,分为三点。

第一点就是,在西方国家,监狱它是一个执法部门,它不是生意,这是很清楚的。在中国它把监狱变成了一个生意。在西方的监狱里,犯人也是人,所以犯人有犯人的人权,有他的基本的权利,你不可以对他随便什么都做的。但是在中国,它先把它变成一个生意,犯人成了它的工人,它给你活儿干,但不给你任何钱,你就变成了它的奴隶。这就是中国的“奴工”,这是对人权的一个践踏,也是对监狱系统的一个践踏。

第二点就是,“奴工”劳动出来的钱到底给谁。在西方古老司法的哲学中,它的理念就是:一个犯人他犯了罪之后,他怎么样去补偿。在西方的传统哲学中,强调的是欠什么还什么,你给人家造成多少损失,你就应该用劳动偿还人家多少。这才是正义的一个体现。他并不主张把你关起来就好了。

但在中国,在这种逻辑下,它从犯人身上赚的钱它会给你吗?都不会。所以这个从中谋利者是当局,它把这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弄到一块,把一个服刑的犯人变成一个“奴工”,并且把劳动的钱跟受害的关系切割,跟犯罪体系一点关系都没有,跟正义体系一点都没有关系,而是政府获利把它拿走了。

第三点就是,在中国监狱里有很多人不是真正的罪犯,他是思想犯或者叫做政治犯,是因为他的思想跟政府不一致,这包括民主人士,包括地下教会的人,还有大量大量现在的主体法轮功学员,被关到监狱里,关到劳教所里(当然劳教所现在没有了,也许是一些变相的劳教所)。他们根本连罪犯都不是,但他在要那里做政府的“奴工”,就是榨取他的价值。

所以中共是把监狱的犯人(其实一切都是这样的)都变成它手里压榨的工具,只要能榨得出来它就会去做。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是没有最基本的现代人权理念的,也没有最基本的法律体系的正义可言。

主持人:有关这次中共监狱“圣诞卡求救”事件,还会引发哪些后续的效应呢?让我们持续关注。真心希望能有一天,在圣诞节人们收到圣诞节卡片,上面写的都是温馨祝福的话语,而不是绝望求救的声音!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美莲
推荐阅读  伦敦中领馆前每天24小时和平抗议 他们为什么坚持17年?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