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面對北京抹黑  港四君子述...

面對北京抹黑  港四君子述真相

分享
港四君子述真相 (图片:维基百科)

 

【欧洲希望之声特邀記者梅音編譯報導】香港民主運動的四名資深活動人士,在北京的宣傳運動中成為被抹黑的對象。他們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採訪中,對北京稱他們是香港抗議活動的幕後策劃者的說法進行了反擊。

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系列單獨採訪中,他們四人表示,對他們的抹黑只是凸顯出,北京政府在理解主要是在網上動員的、分散的反政府運動的根源方面是多麼的與現實脫節。

北京的宣傳聚焦于四位民主人士:前高官“香港良心”陳方安生(Anson Chan),她曾在中英兩國統治下任職;支持抗議者的親民主媒體集團《蘋果日報》的老闆黎智英(Jimmy Lai);香港民主黨創始人李柱銘(Martin Lee),他曾幫助撰寫香港迷你憲法《基本法》;民主黨前領導人何俊仁(Albert Ho),他組織一年一度的紀念天安門大屠殺死難者的守夜活動。

中國官方媒體最初審查有關香港示威活動的消息,但最近幾周,北京方面大幅加大了報導力度,將活動人士描繪成暴力激進分子,並指責美國和英國等”外國勢力”資助了示威遊行。它沒有提及有據可查的員警暴力事件,也沒有提及香港政府的問題。

文章稱,中共官方喉舌連日來紛紛發表社論,稱這四人是香港的”四人幫”,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類比,“四人幫”通常是指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嶄露頭角的四名中共黨員,而文革之後被控叛國罪。

中國的最高執法機構——中央政法委指控這四人”14種致命罪行”,包括與英國和美國勾結、煽動香港的年輕人流血街頭。

陳方安生駁斥了這種說法,認為這種說法是誤導的,是北京語氣失聰的典型做法。她說:”關於我們正在控制並指導整個運動的說法,只是表明北京真的不明白過去兩個月香港發生的事情。”

北京並不”明白,整個運動基本上沒有領導者,參與的人不僅是學生,還有年輕的專業人士。他們聰明、敏捷、善於利用媒體”。

黎智英被指控為“犯罪首腦”和”錢桶”,以及”在香港的’美國’代言人”。

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引發他進軍出版業,那是他創立了服裝集團佐丹奴(Giordano)之後。”我早就知道,共產黨非常善於將恐懼引入人們心中來制服他們。很久以前,我不再閱讀它們關於我的話,”他說。

上個月,黎智英在華盛頓會見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和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討論香港事件,激怒了北京。中國政府駐港辦事處譴責了這次會議,並警告美國不要走”錯誤的道路”。

黎智英還成為親中示威者(小粉紅)的目標,他們在他香港的家外高喊”美國流氓”和”破壞香港的主要策劃者”。中國官媒在其中文和英文YouTube頻道上發布了示威的視頻。

“他們每天都在我家外面舉行兩次示威。我認為他們來自大陸,但他們只停留15分鐘拍照,以證明他們去過那裡,這樣他們才能得到報酬,”他說。

李柱銘協助撰寫了《基本法》,這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治理的法律框架,為他贏得了香港”民主之父”的稱號。他說,北京最近將他貼上香港”獨立之父”的標籤是錯誤的:”我從未提出過香港應該獨立。我們接受’一國兩制’,因此獨立是不可能的。”他提到為香港提供高度自治的協議、《中英聯合聲明》規定,在移交後的50年裏,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和公民自由。

他說,北京政府希望”把責任推到四位老人身上”,並補充說,這是一個典型的策略,就是把”因不能很好地管理香港的責任”轉移出去。

作為律師和政治家,數十年來,何俊仁一直積極參與中國的民主運動。他同時擔任香港支聯會(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的主席。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是一個總部設在香港的、支援內地的人權律師的組織。

何俊仁表示,北京將這兩個組織稱為”顛覆性的,或者至少是反動的”。

“對(北京)來說,這是’顏色革命’的一部分,其目的首先是改變香港的政治格局,使其與北京疏遠,同時利用香港作為顛覆中國共產主義獨裁統治的基地,”他說。中國共產黨認為,前蘇聯的非暴力起義是受到西方的啟發。”在(北京)眼中,他們把二者聯繫起來了。”

中國官方媒體將這四人描述為”現代中國叛徒”——但他們強烈否認這一指控。

“我在中國推動民主不是反華,”何俊仁表示,”我愛人民,我愛國家,但我強烈反對極權主義,我反對共產主義獨裁。”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