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美外交官揭中共对澳大利亚惊...

美外交官揭中共对澳大利亚惊人的渗透与欺凌 吁美国须与盟友一起对抗

277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图: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1日】(本台记者尹心荷编译)作者:美国外交官,夏馨(Therese Shaheen)。

当长期盟友(澳大利亚)面临来自附近对手的威胁时,我们应与他们站在一起。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外交政策的大趋势是达成共识:冷战后延续尼克松与基辛格时代对中共采用的参与和容纳的政策失败了。双方的继任总统都扩大了该政策,希望美国在中国从毛主义革命时代向现代,积极、自由的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向中方提供帮助。尽管美国政界越来越意识到中共在全球侵犯人权者中的坏角色,对地区军事对抗的兴趣日益增强,对亚洲和印度太平洋地区民主的欺凌,滥用作为全球论坛的成员的特权, 如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但是冷战时的政策依然得以延续。

在这个宽容主义时代,由于其市场带来的经济机会以及经济参与将导致政治改革的希望,许多美国决策者在很大程度上忽略或轻描淡写了中共的粗鲁和虐待行为。

这种看法正在改变。美国的供应链正在远离中国发展,其中一些供应链已回到了美国自己的海岸。人们对于中共对美国和美国公司的直接投资持怀疑态度 – 即使不是完全敌视。而且由于中国的上市公司(例如华为)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使人们对此类公司缺乏信心。特朗普政府最近决定禁止联邦雇员固定收益计划投资一个包含中国股票在内的新兴市场基准基金,正是反映了这些事实。

经济利益与安全利益之间的脱节,或者认为经济参与会创造一个改善的安全环境的信念,是尼克松与基辛格政策持续了近四十年的核心凝聚力。特朗普政府在其总体(尽管并非总是可预测的)对抗和施压政策中,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法。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政府所做的就是以中共是每个领域的不良行为者的看法来调整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政策。美国的《 2017年国家安全策略》描述了一份不满清单令在经济领域进行战略合作乃至伙伴关系-自尼克松以来的现状-本质上成为一纸空文。在此基础上,《 2018年国防战略》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共是一个战略掠夺者,利用掠夺性经济学来恐吓其邻国,同时使南中国海逐步军事化。”

根据IMF的数据,邻国之一的澳大利亚是一个富裕,民主的国家,人均收入在全球前十名中。澳大利亚面临的挑战是其经济利益与安全利益之间的脱节是深远的。尽管它反映了西方自由主义的核心传统,并且是我们国家安全的盟友,但没有哪个更大,更富裕的民主国家如此高度依靠中国开展经济活动。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产品约占40%,在短短三年内增长了50%,是澳大利亚对第二高出口国日本的出口量的两倍。而且这种差距正在扩大。中国居于澳大利亚进口商品的主导地位,占总数的四分之一。

尽管在美国的适应主义时代一直是有争议的推论,即中共一直在对美国施加影响,但中共对邻国日益抬头的沙文主义却是习近平时代的特征,这在北京对澳大利亚的行动中得到了充分体现。最近的一次,即上个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其他官员呼吁对2019年底在武汉市出现COVID-19(中共病毒)之后的中共行动进行独立调查。作为回应,共产党政府宣布暂停从澳大利亚进口牛肉,对大麦进口征收80 %的关税。

这些行动之后是《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发表的评论:澳大利亚“就像在中国鞋底上粘着口香糖”。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补充说,对中共在大流行中的行动进行调查可能会导致中国“普通百姓”问:“ 我们为什么要…… 吃澳大利亚牛肉呢?”

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欺凌和威胁比贸易关系更深。在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牛肉,大麦和其他商品的后面,是教育。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国民占澳大利亚大学外国人总数的比例翻了一番,达到30%以上。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及周边社区,外国学生中十分之六来自中国。

这种涌入在习时代的澳大利亚大学校园内造成了其成为更大范围紧张局势的缩影。去年在香港举行的民主抗议活动中,澳大利亚的大学既是同情香港示威的场所,也是亲北京的学生反对抗议的场所。要求警察采取行动的暴力行为发生在几个地方,正如《纽约时报》所说,这反映出“澳大利亚大学依赖于通常忠于北京并且不容异议的中国捐助者、学生和组织的程度”。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共涉嫌参与澳大利亚的政治体系。去年年底,澳大利亚国内反恐,反情报机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承认对墨尔本一家汽车经销商2018年以来的指控进行了调查,该指控涉及一名与中国国有国防公司Norinco 有联系的商人向他提供了100万澳元或更多的资金,供他在堪培拉郊区奇索姆(Chisholm)社区竞选国会议员。据媒体报道,这名汽车经销商负债累累,后来被发现死在墨尔本一家旅馆的房间里。涉嫌提供资金的人否认了提供资金,情况和调查细节仍然不明确。但是这种模式是包括ASIO在内的西方情报机构严肃对待的模式。当然,北京试图破坏最近的台湾总统选举,并继续积极参与影响反对香港民主运动的行动。去年年底,一名中国叛逃者到澳大利亚,引起了轰动,他详细描述了中共在台湾和香港的活动。他曾在两个地方参加过行动。

对澳大利亚政治中的中共金钱的指控可以追溯到数年前。2015年,当时的ASIO总监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警告各政党,不要接受与中共政府有联系的两名澳大利亚亿万富翁的捐款。2017年,调查新闻导致工党参议员山姆· 达斯泰里(Sam Dastyari)辞职,他承认接受了中共利益的捐赠并向至少一位中国捐助者提供了敏感信息。此前,达斯泰里(Dastyari)在当地中国友好协会与同一个捐助者举行过新闻发布会,参议员在此会上就澳大利亚和工党对中共在南中国海的激进主义的立场提出了争议,在本质上与中国共产党的立场相呼应。

自2019年9月退休以来,前ASIO总监刘易斯(也是前澳大利亚陆军将军)在警告中变得更加尖锐。在11月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刘易斯(谈到其他外国参与者,但“压倒性地”是中共)指出“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是阴险的”。它的效果几十年内可能都不会显现,但到那时为时已晚。您有一天醒来,发现在我们国家做出的不符合我们国家利益的决定。。。。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社区或商业上。从根本上说,它被海外接管了。”

北京在澳大利亚的影响也体现在其直接对外投资的模式上。这尤其是通过“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倡议,已经成为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一种特殊工具。尽管澳大利亚本身不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者,但中共已经在澳大利亚基础设施上进行了大量投资。

2015年,北领地政府向与中共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公司提供了为期99年的租赁权,以经营具有战略性地位的达尔文港口。该公司的亿万富翁老板因对中国国防的承诺而受到中国政府的称赞。有影响力的智囊团澳大利亚国防协会随后将租约称为“一个非常愚蠢的想法”。当年在马尼拉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举行的会议上,奥巴马总统指出,他已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了解到该交易,并要求特恩布尔“下次让我们知道”当预期有类似事情发生时。在中国最近对澳大利亚牛肉实施禁运之后,工党议员和其他人士呼吁将港口国有化,并重申澳大利亚对其设施的主权。

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在该国的自愿克制和自我检查中也很明显。澳大利亚农业团体发表的声明破坏了政府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立场。一位行业协会负责人指出:“调查很好,而且很好,我认为这并不紧急。。。。我们希望政治和商业分开。。。。”

自我审查也在其他方面发挥作用。2018年,昆士兰州的一个贸易委员会遮盖了台湾国旗,这是当地牲畜生产者在“澳大利亚牛肉”促销活动中展示的一部分。这些标志是由台湾在澳大利亚的高中生画的,并且在展览中还附有一块牌匾,上面写着“ 洛克汉普顿社区的文化多样性”。贸易委员会负责人表示,他做出决定遮盖台湾的色彩,“这与澳大利亚政府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是一致的”。

更臭名昭著的是2019年初在《悉尼先驱晨报》和其他媒体上的爆炸性曝光,这表明澳大利亚出版商正在将澳大利亚作家的作品接受中共政府的审查,以确保它们不会违反中共的关注清单。希望确保这些作品能在国外找到更多的观众。根据该报告,禁止否定习近平;禁止讨论1989年天安门广场屠杀报道;禁止讨论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甚至禁止绘制与中国对该地区的看法不符的地图,否则被寻求最广泛受众的出版社出版的可能性将会变小。

中共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日益增强,这一点已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2018年,堪培拉查尔斯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一位受人尊敬的分析家和知识分子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发表了《沉默的入侵》(Silent Invasion),分析了中国共产党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中国侨民来推进其在澳大利亚的目标。在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认为媒体是信息的经典案例中,由于担心中共可能会强烈反对,该书的出版被澳大利亚著名出版商艾伦(Allen)和安温(Unwin)推迟了。

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那样,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的罗里· 梅卡尔夫(Rory Medcalf)指出,出版商的决定“证明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过高。” 汉密尔顿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在《立场》上的一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了袭击、法律挑战、种族主义指控,以及他所承受的其他压力。那些害怕破坏现状并担心北京所具有的影响力的人嘲笑了这本书。但这是一本畅销书,北京随后采取的行动,以及有关中共试图影响澳大利亚政治的启示都证实了这部著作的预述。

还有其他令人鼓舞的迹象。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他的政府对中共构成的挑战似乎没有幻想,即使考虑到他的国家在许多方面对北京的脆弱性。迄今为止,政府一直坚信中共在全球大流行中的作用值得认真分析和讲真话。3月,政府宣布对其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程序进行更改,要求所有直接外国投资都要经过安全审查。声明改变的原因是国家安全,因为在COVID-19(中共病毒)危机期间澳大利亚公司的估值面临压力,并且担心大量海外投资者希望以低价交易的价格收购重要公司。但毫无疑问,该政策旨在限制中共在澳大利亚的投资。

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家安全机构似乎也认识到对一个重要盟友的长期发展但现在明显显示的威胁。美国和澳大利亚受1951年《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ANZUS)条约》约束而进行安全合作。自那以后,与新西兰的关系潮起潮落,包括在1980年代中期,奥克兰宣布自己为无核区,美国暂停了ANZUS的某些规定。但是,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安全关系只会变得更加牢固。

每年,美国海军陆战队都会通过位于达尔文的澳大利亚军事设施轮调2500人的特遣队。两国之间每两年进行一次军事演习,涉及成千上万的部队。它最近已扩展到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其他安全合作伙伴。此外,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外交和国防部长们每年在澳大利亚部长级会议(AUSMIN)中举行会议,讨论共同的国家安全重点。特朗普政府通过扩大软实力关系的活动,包括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之间关于贸易和基础设施投资的三边安排网络的建立,正在建立这些长期的关系。

在国防战略中,政府对该地区的优先考虑也是显而易见的。2018年的文件强调了“联盟和伙伴关系”和“安全关系网”的重要性。在描述全球优先事项时,列出的第一项目标是“扩大印度-太平洋联盟和伙伴关系。。。维护自由开放的国际体系。”

8

当然,澳大利亚的赌注很高。但是,对于美国关系来说,在某些方面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所有重大冲突中与美国并肩作战的国家名单并不长。澳大利亚就在那里。澳大利亚一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最大的非北约部队提供国之一。“基地”组织在2011年9月11日对美国发动袭击的几天内,澳大利亚总理约翰·霍华德在澳大利亚议会上发表讲话,援引《澳新美条约》的相互防御条款。他告诉同胞:

如果该条约具有任何意义,如果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黑暗的日子里作为一个民族对美国人民的债务意味着任何意义,如果这同志情、友谊和民主的共同纽带以及对自由,博爱和正义的信仰意味着任何意义,这意味着我们将遵守《 ANZUS条约》并且适当援引《 ANZUS条约》。

霍华德第最知道袭击事件如何影响了美国及其领导人:他于9/11在华盛顿特区与布什总统正举行预定的庆祝活动,以纪念他后来援引的条约签订50周年。

共同胜利和痛苦的悠久历史意味着所有美国人现在都应该关心我们的好朋友和盟友。确实,如果我们的盟约关系和共同的历史有任何意义,那么我们都应该关注澳大利亚今天面临的来自中共“无声入侵”的威胁。


作者简介:夏馨(Therese Shaheen),美国外交官,曾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现任USAsia International Inc.主席。

夏馨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出任台协会负责人之前,她曾任М府”美亚商业发展公司”总裁,并曾任偞于糕京的国际难民组织亚洲区主任。并曾出任美国全国澳女经济联盟国际委员会主席。

她撰写的有关亚洲事务、美国政治以及其他问题的文章曾刊载于各报纸杂志。目前定居于马里兰州波多马克。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