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媒:川普政绩卓著 一些政...

美媒:川普政绩卓著 一些政治遗产拜登或难改

28
图为美国总统川普参加2020年竞选集会。(图片来源:AP资料图)

【希望之声2021年1月20日】(本台記者凌浩綜合編譯)《布赖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周一(1月18日)刊文说,尽管当选总统拜登表示上任后将与川普(特朗普)时代划清界限,但川普政府一些卓著的成就在近期内可能会难以改变。其中包括:《美墨加协议》(USMCA)、机会区(Opportunity Zones)、《第一步法案》(The First Step Act)、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政策,以及《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

该文章的译文如下:

拜登在数月前已经发出信号,表示他入主白宫后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做全面“转折”。这位当选总统的幕僚长克莱恩(Ron Klain)在上周六(1月16日)公布的一份备忘录中概述了拜登政府在其主政的头10天里将发布的一系列行政命令,说这些行政命令是针对“进步派“的优先事项和过去四年的错误,旨在向美国人民和全球领导人“显示美国又回来了”。

克莱恩的备忘录中写到:“当选总统拜登将采取行动,不仅扭转川普政府造成的最严重损害,也将开始推动我国的发展。”

但无论当选总统和他的政府官员如何说,川普政府的一些主要成就有可能在新政府下保持不变。

《美墨加协议》

川普在2016年赢得总统大选,部分原因是获得了中西部蓝领工人的支持。尽管这些选民支持民主党已有数十年之久,但民意调查显示,他们在贸易和制造业等问题上支持川普的民粹主义立场。在那次选举时,川普大肆抨击《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其它自由贸易协定,使他赢得了宾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从而赢得了足够多的选举人票。尽管川普在全国范围内比希拉里少了300万张选票,但仍然赢得了总统宝座。

川普于2017年上任后,美国开始与墨西哥和加拿大重新谈判北贸易协定,并在2018年10月签定了《美墨加协议》(USMCA)。新协议保留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里的大部分共识,并特别收紧了与汽车行业有关的贸易规则和惯例。

根据新协议,要保持零关税必须在美国、墨西哥或加拿大境内生产75%的汽车零部件。此外,在这三国地区必须由收入在每小时至少16美元的工人制造45%的汽车零部件。

该协议还扩大了美国奶农进入加拿大的机会,并包括了有关数字贸易的最新规定。然而最重要的是,该协议包括6年的日落条款。随着贸易和经济惯例的发展和变化,这三个国家在有效期结束前有机会协商条约的更新。

当在参议院审批时,USMCA被证明很受两党欢迎。该协议不仅得到了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AFL-CIO的认可,而且还得到了俄亥俄州民主党籍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的大力支持。自从1993年加入国会以来,布朗一直反对NAFTA和其它所有重大贸易协定,但由于有防止美国工作外包的规定,布朗最终支持了USMCA。

鉴于USMCA在参议院投票时获得两党压倒性的支持(89-10),拜登政府要取消该协议不太可能获得政治上的支持。实际上,拜登已任命戴琪(Katherine Tai)为新的贸易代表。作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首席贸易顾问,戴琪去年在帮助民主党商讨支持USMCA时发挥了作用。

机会区

拜登政府可能保留的另一政策是根据2017年的《减税与就业法》创建的“机会区”计划。该计划由南卡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史考特(Tim Scott)和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布克(Cory Booker)共同提出,旨在鼓励在全国低收入地区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

该计划允许州政府在人口普查的低收入地区指定最多25%的地区为机会区,然后允许个人投资者或公司将税前资本收益投入由国税局认证的机会区基金。这些基金会再被用于机会区内的投资项目。

对于投资者来说,好处是他们的资本收益收入留在基金中的时间越长,所欠资本收益税款就越少。如果一项投资至少持有10年,则不会对原始投资或与机会区基金相关的任何收益征收任何资本增值税。

尽管该计划很复杂,但已证明是成功的。自建立以来,全国范围内已建立了将近9,000个机会区,以吸引对这些被忽略社区的投资。

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高官最近对《布赖特巴特新闻》说:“在过去几年中,机会区带动了750亿美元的私营部门投资,并在指定的机会区创造了至少5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

机会区也得到了民主党人的称赞,其中包括激烈反川普的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

虽然拜登还没有正式对机会区计划表态,但他已经承诺将扩大在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社区的联邦投资。另外,撤消机会区计划必须要得到国会的批准,鉴于该计划获得了两党的赞誉,它可能很难被取消。

也许最重要的是,建立机会区是由克林顿政府最初发起的,并获得了拜登的支持。

《第一步法案》

在任期内,川普总统试图与民主党人合作,推进前任政府长期搁置的问题。川普政府对美国的刑事司法进行了全面改革,在2018年通过的《第一步法案》对联邦监狱和量刑准则进行了改革,而这些准则对少数族裔社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该法案得到了两党的广泛支持,在没有任何民主党人反对的情况下于2018年12月获得通过。因此,拜登政府为削弱该立法所作的任何努力都可能遭到坚决抵抗。还有一个事实是,拜登曾是1994年《犯罪法案》等犯罪措施的强力拥护者,他因此不太可能在近期触及联邦量刑政策,尤其是在近几个月来犯罪率上升的情况下。

古巴

尽管川普和拜登在外交政策上存在重大分歧,但美国的“后院”中至少有两个国家的政策可能随着权力移交而保持不变。

尽管奥巴马时代的白宫曾试图与当时的卡斯特罗政权实现关系正常化,甚至试图终止贸易禁运,但拜登不太可能紧随其步。奥巴马总统本人于2020年10月在为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人拉票时也承认了这一点。奥巴马当时许诺说,在涉及古巴这样的专制政权时,拜登会在人权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由于对古巴实施严格制裁,川普总统在佛罗里达州的古巴裔美国人中获得了56%的支持率。他们对川普的支持使拜登仅赢得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戴德县(Miami-Dade),这是一个民主党人高度集中的地区,对奥巴马在2008年和2012年成功赢得该州至关重要。

总体而言,拜登在该县赢得了53%的选票,川普赢得了近46%。相比之下,希拉里2016年在该县以63%比33%大胜川普。

委内瑞拉

同样,拜登不太可能偏离川普政府对委内瑞拉和该国独裁者马杜罗(NicolásMaduro)的强硬立场。马杜罗的上届合法总统任期于2019年1月结束,不过,通过控制军队,他拒绝辞职。

马杜罗声称他赢得了2018年的总统选举,但该选举被广泛谴责为欺诈性选举。国际道德监督机构特别指出,这次选举是委内瑞拉历史上投票率最低的,而且马杜罗禁止异议人士竞选公职。

有鉴于此,委内瑞拉国民议会于2019年1月利用其宪法权力任命瓜伊多(Juan Guaidó)为临时总统,直到举行新的选举为止。但是,由于马杜罗拒绝交出权力,新的选举未能实现。

川普总统在争端的早期就支持瓜伊多,并在2019年1月正式承认他为委内瑞拉总统。同年8月,由于马杜罗拒绝批准新的选举,川普政府对该国实施了经济制裁。

拜登支持瓜伊多掌权,同时宣称马杜罗是“暴徒”,是一个“压迫性政权”。拜登的过渡小组在最近几周表示,他们将敦促马杜罗交出政权,并在该国举行新的自由选举。

《亚伯拉罕协议》

川普政府做出了重大努力来帮助稳定中东。为实现这一目标而采取的最引人注目的行动之一是在2020年中期,川普总统在白宫召开了阿联酋、巴林和以色列之间的峰会。

这次首脑会议和国务院先前的会谈促成了中东这三个国家之间的和平协议。该协议是自1990年代初以来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首次实现关系正常化。

这次首脑会议之后,至少有五个其它阿拉伯国家表示有兴趣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在2020年10月下旬,美国促成了苏丹与以色列达成条约,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另一个阿拉伯国家摩洛哥也于2020年12月效仿。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政府是否会优先考虑进一步努力使以色列与其它阿拉伯邻国之间的关系正常化。不过,拜登称赞《亚伯拉罕协议》是一个“弥合中东深层分歧的历史性一步”。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