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上)...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上)

97
法国 婚礼 中法 华人 生活
我的法国婚礼 (图片来源:欧洲希望之声)

【欧洲希望之声2021年02月20日】早上7点闹钟响的时候,我是醒着的。其实,这一夜翻来覆去的,都没怎么睡着,因为,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

我们的婚礼在法国北部的一个小村庄举行,我婆家好几代人都住在这里,所以在这儿办婚事也就顺理成章。我的未婚夫皮埃尔告诉我,公公婆婆邀请了好多亲戚朋友来参加婚礼,大家都想来看看我这个中国媳妇长什么样。唉,真让我紧张。

昨天晚上我睡在公公婆婆家,皮埃尔到他的好朋友家住了,按照法国人的习俗,结婚前一夜两位新人是不能见面的。皮埃尔不在身边,让我有点不自在。虽然公公婆婆都很和蔼可亲,但是我跟他们语言不通,而且在此之前我们一共只见过几次面。

跟公公婆婆吃过早餐,刚收拾完毕,化妆师就来了。这位化妆师很敬业,之前已经专程来见了我一次,上次她请皮埃尔告诉我说这是她第一次给亚洲人化妆,所以想提前做好准备。今天她背来了一个折叠式的躺椅,让我躺在上面给我化妆。躺在折叠椅上化妆,这听起来可真新鲜。因为在中国,都是做在椅子上对着镜子化妆的。也许他们法国就是这样的?不管怎样,入乡随俗吧,既然化妆师要我这样做,那我就照做吧。其实躺在上面还挺舒服的。化妆师示意我放松,于是我轻轻把眼闭上,感觉好像要做按摩一样,正好我一夜都没睡好,现在可以放松一下。

化妆的时候,因我只会几句蹩脚的法语,所以跟化妆师也没法沟通,她好像是问我喜欢什么样风格的妆。我选择了自然风格,其实她说的其它的我都听不懂,只有“自然”这个词的法语跟英语很相似,我听懂了。来法国前,我一直在新加坡留学和工作,在那里学会了英语,皮埃尔跟我之间一直用英语沟通。

化妆和发型都完成时,已经快中午了。按照今天的日程安排,我们得稍微提早一些吃午饭,婚礼仪式下午两点在市政厅举行。仪式之后有个小酒会,然后我们要去拍婚纱照,晚上还有婚宴。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我刚刚到法国,对于这个国家的生活和习俗一无所知,今天我的婚礼要让我大开眼界了。

婆婆很贴心的提醒我,换上婚纱前先上好洗手间。婆婆家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公寓,法国这类房子的洗手间都是一个小单间,估计我要是穿着那件庞大的礼服走进去连门都关不上。

下午1点整,我穿戴完毕,一切准备就绪,皮埃尔该来迎接我一起去市政厅了。我有点兴奋,皮埃尔还没见过我穿婚纱的样子,挑选婚纱那天,是婆婆和皮埃尔的姐姐伊莎贝尔跟我一起去的,据说新郎在婚礼前不能看到新娘穿婚纱,否则会带来霉运。我觉得这样挺有趣,留个悬念,给婚礼这天增添一份期待。

我选择的是一件款式很古典的象牙色缎面婚纱,在腰间的一侧是三个长长的褶皱,上面绣着宫廷式的图案,宽大的裙摆一直托到了地上,看不见脚。我穿了双6厘米高的高跟鞋,希望显得高挑一些,天知道我的脚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法国 婚礼 中法 华人 生活
我穿了双6厘米高的高跟鞋 (示意图来源:Pixabay)

公公婆婆也都换好了衣服。公公穿上西服和领带,看起来很有气派,婆婆穿的是一套薄荷绿的套装,头上斜戴着一顶同色的纱网礼帽,就像电影里演的赛马会上那些外国女士们带的那样的帽子。她的头发是银白色的,薄荷绿非常适合她。 “Oh lala!”公公看着婆婆,啧啧称赞。

门铃响了。
“是皮埃尔!”婆婆说。此刻我最想见的人到了。
我走到镜子前,最后再照一下。
“Belle(漂亮)!”公公向我连竖大拇指 。要是在中国,当公公的不会这样大大咧咧的夸媳妇漂亮,搞不好会被人家说“老不正经”。

婆婆打开门, 还没看到皮埃尔,摄影师首先冲了进来,一边匆忙跟我们打着招呼,一边把镜头对准了我, 咔咔咔,闪光灯接连不断。然后,我看到皮埃尔西装笔挺的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握着一束鲜花。我的新郎正如我所期待的那样,双眼发亮,一副完全被倾倒的样子。

法国 婚礼 中法 华人 生活
皮埃尔西装笔挺的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握着一束鲜花 (示意图来源:Pixabay)

“你真漂亮!”皮埃尔有点激动,他小心翼翼的在我嘴上轻轻亲了一下。我很不好意思,觉得脸颊刷的一下变热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法国人来说,情侣之间的亲吻是很平常的事,在外人面前毫不避讳,但是对我来说却很不习惯,特别是在皮埃尔的父母面前。

门铃又响了,这次是皮埃尔的姐姐伊莎贝尔,她来催我们出发了。

举行婚礼仪式的市政厅离婆婆家只有几百米,皮埃尔的叔叔开车送我过去,婆婆和伊莎贝尔陪着我坐车,其他人都是走着去的。我们到达时,好多来参加婚礼的人已经聚集在市政厅门口了,没几个我认识的人。我的爸爸和妈妈也到了,他们昨晚住在镇上的酒店里,离市政厅也很近。这个小镇只有两家规模很小的酒店,都被我们婚礼的宾客住满了。我想过去跟爸爸妈妈说说话,但是皮埃尔说我们得去跟宾客们打招呼。

我硬着头皮跟着皮埃尔在人群里穿梭,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假装没注意到周围的眼睛都在盯着我看,我在想,我会不会是这个小城镇上的第一位中国新娘啊?

这是艾立克和克里斯汀,我父母的好朋友,以前跟我们家是邻居。皮埃尔把我带到一对老夫妇面前。

“Bonjour(您好)。我说,然后报以微笑

两位老人笑咪咪的,嘀里嘟噜对着我说了好几句话,我把头转向皮埃尔,等着他翻译。

他们说恭喜我们,说很高兴认识你。皮埃尔说。

“Merci beaucoup(非常感谢)。我回答,继续微笑。剩下的留给皮埃尔去说。我之前重点练习了三句法语:您好、非常感谢、 再见,第三句暂时用不上。

皮埃尔和他们简单交谈了几句,然后有一对带小孩的夫妇过来了。

这是安东尼一家,安东尼是艾立克和克丽斯汀的儿子,我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皮埃尔向我介绍。

“Bonjour(您好)。我微笑,感觉脸部开始有点僵硬了

安东尼说了几句话,皮埃尔回答说“Merci beaucoup(非常感谢)。

把我的台词给说了,我只好也跟着说了句 Merci beaucoup

接下来又见了几位皮埃尔家的亲友,我每次都重复一样的话。

你做的很好。皮埃尔悄悄对我说。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我向他挤了挤眼睛。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仪式要开始了,客人差不多都已经进去了,该我们了。

我又开始紧张起来了。(未完待续)

作者:珠莅
(欧洲希望之声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毕圆)
相关阅读: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中)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