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酷刑洗腦 錢擺平一切 被押...

酷刑洗腦 錢擺平一切 被押港人披露大陸看守所內幕

41
監獄示意圖,來源:Pixabay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9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今年8月,12名港人從香港乘船偷渡前往臺灣,半路被中共海警截獲,至今仍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當局以吊銷執照等手段威脅代理12名港人案子的大陸律師退出案件,而外界對這些港人近況一無所知。近日,一名曾關押在大陸看守所的港人對港媒披露了看守所的諸多內幕,包括不聽話的關押者被酷刑折磨、經常接受洗腦教育及有錢有勢就能享受特權等。

據蘋果日報報導,港人阿木(化名)近期剛剛獲得釋放,他對看守所的內部結構記憶猶新。阿木說,看守所門口外圍是由武警負責,裏面的管理是公安負責,看守所是公安機構,有個鐵門,囚車下去,警察就會要你進去,過了安檢,就會進入收押室。

阿木不好形容一個監房大概有多大,“總之不人道”。他還說,一個可以容納20人的監房有時被塞進30人或35人。每個人都睡的通鋪,“一個大木板,從頭拉到尾”,和香港收押所的纖維牀不一樣,基本睡覺的時候都是肩膀貼肩膀。

由於中共法律允許拘留期限多次延長,因此對在押人員是一種精神折磨。阿木說,被關押者每天都只能在一個小小的空間呆着,長時間把人囚禁在這麼狹小空間,本來就是一個折磨,“一天24小時,除了見律師、提審,或者必須出去的,你都只能在倉裏,因爲要防止你們串供。”

中國律師黃沙去年曾針對在看守所進行調查,透過律師向101名於全國各省的被羈押者發放問卷,有九成人認爲,看守所內空間擁擠,當中有近三成人覺得非常擁擠。黃沙也指出,根據《看守所建設標準》,看守所的普通監室應只容納最多16人,比阿木知道的還少。

阿木說,他們偶爾要上思想改造課,“像十九大那樣,一定要聽他們講,共產黨多好啊、什麼精神啊、黨對你多好啊。”

進入看守所大門後,就會看到“放風場”。在押人員吃飯洗澡都在此地進行。阿木說,當局聲稱有熱水供應,但是供應卻是十分限量,幾乎都不會讓普通的被扣留者使用。能使用熱水的被關押者都是“關係戶”:要不是幫警察看管其他被拘留者的班頭,要不就是長者,因爲“怕他們心臟病死”

至於看守所的伙食更讓阿木無法恭維,他形容飯菜“垃圾”,又說雖然可以用錢購買副食,但有時看守所不讓買那麼多,比如一個人有300元的限額,但他只能買100。

阿木還說,看守所就是個小社會:“你有權有勢有關係,做什麼都可以”。他續指,看守所的警察會主動留意誰有“家底”,便會去找他的家人要點甜頭,家人爲了讓關押者日子好過,就會給錢。他形容,中共口口聲聲講依法治國,但實際都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你就好多特權,例如不用做事,例如你會有自己的枕頭、內褲,你會見到的,有些有特權的……他們可以在裏面買肉串、拉麪、麥當勞、豬腳,全部都是有關係的。”阿木稱,據他所知,這樣的特權,每月要“孝敬”近萬元人民幣給看守所。

而與特權相反的就是被折磨、羞辱、酷刑及逼供。像是把被關押者的手銬鎖在腳鏈上,讓其無法直立行走,只能在地上爬行。警察會讓被關押者維持這個狀態去外面的院子繞一圈,一路喊口號,“‘我一二三倉,陳小明,因爲打架被管教,所以加腳鏈,大家不要學我’,然後寫檢討書,當所有人面前朗讀。這個問題是怎樣怎樣怎樣。”

阿木也見過一間禁閉室,後來知道那個地方是“行刑”用的釘板房,相信就是進行酷刑用的。他說,這個屋子裏面有一塊木板,“好像十字架那樣,將你的手腳釦在那,不讓你下來,你要排泄就在牀上。看你有多會堅持,一般兩三日都崩潰。”

中共一向容不下異見聲音,近年來不但在新疆興建大量“再教育營”將數百萬少數民族關押進行洗腦教育、強迫做工,同時也有大量法輪功修煉者及基督教徒、異議人士被抓。而中共爲了讓這些人放棄信仰、不再發聲,在將他們關押後就實施酷刑。一些異議人士獲得釋放後,向媒體曝光了他們所受的非人對待。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謝陽2015年被捕後,被拘押期間就要坐“吊吊椅”(高腳凳),直腰坐正不能動,又遭毆打;廣州維權人士張五洲近日也在廣州看守所被施以酷刑,手腳被扣在一起成人球。

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在其作品《2017,起來中國》中說,他曾被4根電棍同時點擊頭部、肢體及生殖器;被五隻煙同時薰眼睛和鼻子;被警察拿牙籤捅生殖器,其中一次酷刑折磨長達20多天。高智晟稱,“那種兇殘、那種冷酷的無底線,使人持續地震驚不已。這是一個自稱‘政府’的一羣人在幹這樣的事,不身臨這種場面,絕不敢相信他們會如此地自暴自棄,對一個和平公民施以如此野蠻的暴行!”

總部設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對《蘋果日報》表示,五年前他們就做過大型調查報告,追訪多名在中國被施以酷刑的人,當中最常見的刑具就是鐵製老虎凳,“老虎凳是中國共產黨發明的一個器具,讓你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不要動,這個是看不到傷口的,不像打你會有傷口、瘀青。你沒法動,沒法動就會非常難受,在非常難受的姿勢之下無法動。”

中共體制下,公檢法爲了儘早破案往往嚴刑逼供、屈打成招,近期曝出多起身陷數十年冤獄的無辜百姓上訴事件。王亞秋說,在中國,嚴刑逼供是中國公安系統常見的手段,這樣也造成不少冤案,“有非常多的證據來表示很多受害者都是因爲無法忍受酷刑的情況下,才承認這個控罪,已經不止於人權案件,很多很多案件都是透過控告,非人權類的案件,都有這種情況。”

除了把政治異見人士關進看守所,近年常見的是“指定監居”」,即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王亞秋直言,“都不知道那個人被關在哪裏,整個的情況是更加的惡化,是無可否認,他們已經發明一個更加厲害的逼供方式。”

 

責任編輯:李娜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