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坑爹女儿投共 毁掉父亲人生...

坑爹女儿投共 毁掉父亲人生 还搭上亲叔叔的命

90
「坑爹」的女儿傅冬(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9日】(编辑:吴永健)

书生无用,负国负公……

这是陈布雷1948年底撒手人寰之前,留给蒋介石的遗书之中的话语。作为「文胆」,陈是蒋的高级幕僚,蒋发布的重要文电,多出其手。只是陈不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女儿陈琏(「 坑爹」的女儿陈琏 背叛害死最疼爱自己的父亲),早已经是「共谍」,危害自己毕生所致力的事业。

1948年10月,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看到大势已去,便只好发密电向中共求和。

原国军二级上将:傅作义(图片来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原国军二级上将:傅作义(图片来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后来得知,和陈布雷一样,傅作义也有一个「坑爹」的女儿,这两女子不但坑爹,而且坑国。怎么个「坑」法?

如果把非常熟悉蒋的意图、颇称蒋意的陈布雷比作护卫蒋介石的心脏部位,那么,掌握60万大军的傅作义,尽管会有意见分歧,可还是蒋介石的左膀右臂啊。如果傅依照蒋的要求南撤,国民政府还有很大希望守住江南地区,与中共形成南北朝的局面的。

下面就来看看这位让自己的父亲痛苦到「经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头撞墙,咬火柴头想自杀」的傅冬,如何被父亲痛骂为:不忠不义的两姓家奴?

两姓家奴 叛逆的女儿

傅冬,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是傅作义的第一个孩子。其实应该叫她傅冬菊,这才是父母给她起的名字。年轻时,对理想着魔的傅冬菊舍弃了父亲为她安排的出国留学、背叛了疼爱自己的父亲,成为中共安插在父亲身边的一名特工。

傅冬菊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参加「号角社」组织,还曾受到周恩来接见。1945年傅冬菊大学毕业后,应聘进入天津《大公报》成为一名记者。此后,《大公报》副刊上经常刊登一些别人不敢登的文章,傅作义感觉到女儿很可能受了共产党的影响,就让当时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给她办了护照,劝她出国深造,傅冬菊对父亲说:「在国内,我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最后,傅冬菊说服了傅作义,留在父亲身边。

1946年国共谈判破裂,中共的生存发生危机,急需了解蒋介石的全面部署,傅作义将军当时是华北地区的最高指挥官,经常去南京开会,从他入手无疑是唯一的办法。24岁的傅冬接受了中共布置的任务,回北平「看望父亲」,准备窃取傅作义寝室保险柜里保存的所有最重要机密。虽然傅作义开保险柜从不回避女儿,傅冬也知道保险柜的密码,但保险柜的钥匙,装在父亲的上衣口袋里,白天不离身,晚上放在枕头下。

为了拿到这把钥匙,傅冬把脑筋动到同父异母的5岁小弟弟身上,她买了几块价格昂贵的 巧克力糖和小弟弟做了一笔交易,让他从父亲上衣口袋取出钥匙交给她。傅作义下班回家 ,得宠的小儿子爬到爸爸怀里,撒娇要爸爸讲故事,并乘机拿走爸爸上衣口袋里的钥匙, 交给了大姐傅冬。

就在傅作义又去开会时,傅冬进了父亲的卧室,用密码和钥匙打开保险柜,拿起照相机,将最重要的军事材料拍摄下来。随后,把钥匙还给小弟弟,让他放回父亲的上衣口袋。任务完成后,傅冬又送他几块巧克力,并让弟弟拉勾发誓,保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党中央很快得到这个胶卷,中共称之为「这是解放战争初期最重要的军事情报」。傅冬出卖了父亲,也出卖了国民政府。

傅作义对共产党并无幻想,他曾公开说共产党会带来残酷、恐怖与暴政。后来,中共军队逼近北京时,是否把华北和60万军队交给中共,这个责任感和现实状况使傅作义心情非常矛盾,他痛苦到「经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头撞墙,咬火柴头想自杀」。而傅冬不但无动于衷、毫无罪恶感,而且着急催促父亲赶快向共党投降。

当时,中共安排傅冬菊任天津《大公报》副刊编辑,让她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通过设在天津黄家花园的「华北剿总」办事处,将傅作义的大量军事情报秘传给中共,让傅作义的许多军事行动屡屡失败。

她在劝阻父亲傅作义不要率部南下、不要再为蒋介石卖命的同时,还把父亲兵力部署、战略意图等情报及时汇报给中共,以致使中共根据取得的情报掌握战机,下令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将傅作义及其所率部队困在华北。

中共通过傅冬菊提供的重要军事情报,一直掌握着和谈主动权。傅作义接受和谈的基点是为了北平千万百姓免遭涂炭及北平这座五朝古都大量稀世文物得以保存。

根据傅冬菊汇报的傅作义的思想、动态,中共最终作出和平解决北平的决定。秘密和谈阶段,傅作义与毛泽东及中共中央的联系,利用的基本都是傅冬菊这条联系信道。傅作义以为中共只是找到大女儿傅冬菊来做中间联系,哪里知道女儿是个背叛父亲和国民政府的叛徒。

秘密和谈结束后,毛泽东以胜利者的姿态,起草了一个《平津前线司令部首长致傅作义的 公函(最后通牒)》。这封公函措词极为强横、严厉。在傅冬菊接到邓宝珊与中共代表苏静转来的这封信时,深怕「士可杀,不可辱」的父亲临时改变主意。于是,故意将这封公函放在了傅作义在中南海居仁堂办公室的文件堆下面,让傅作义看不见。

1949年2月1日,即中共军队入城仪式的第二天,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人民日报》才公开发表了给共党涂脂抹粉的《平津前线司令部首长致傅作义的公函(最后通牒)》,此时傅冬菊才不得不把此信原件从文件堆下面拿出来交给父亲。傅作义看过,当即痛骂女儿不忠、不义、两姓家奴。

1949年,共军进入北京西门(图片:《人民画报》 1965年第2期)
1949年,共军进入北京西门(图片来源:《人民画报》 1965年第2期)

误上贼船 后悔不已

由于女儿的出卖,共产党对傅作义的情况了如指掌,自然不理。相反,1948年11月,林彪率130万大军入关,直逼京津。直到打下天津后,才正式接受傅的求和。

1895年6月27日出生的傅作义,1974年4月19日在北京医院病逝,终年79岁。

生前,有一件令他很窝心的事,就是被他劝回国的弟弟傅作恭活活饿死了。

手足情深,傅作义内心悔恨不已,是觉得自己对弟弟的死负有责任。1960年冬天,被堂哥傅作义写信从美国劝回国内参加新中国建设的水利专家傅作恭博士,在夹边沟农场场部的猪圈边找猪食吃时,倒下了,大雪盖住了他的身体,几天后才被人发现。生前他曾经给哥哥傅作义写信求救,傅作义没有邮寄任何钱物,据傅作义后来说是因为自己无法相信弟弟信中的描述。

唉,唉,是自己一封又一封信地写信动员弟弟从国外回来报效祖国,又是自己让弟弟来甘肃发挥专长搞水利建设。现在弟弟就在这个平常人难以活下去的农场送了命,罪责在谁? 罪责在谁?如果当年把弟弟留在身边,留在水利部工作,他也不致在这个鬼地方送命。此时的傅作义已是70多岁的老人,他心中的悲伤真是述说不尽……这是他一生中干过的最追悔莫及而又无法挽回的一大憾事。

后来,从《蒋介石日记》里边得到披露「讨论傅逆什么什么之事」,对于「大跃进」的荒唐,说明傅作义也有后悔误上贼船,曾经发密信给蒋介石答应「反攻大陆」作为里应外合 ,大约维持六个月时间的联系,后来无疾而终,因为大形势的发展没有机会了……

傅冬菊晚年 冷暖自知

晚年的傅冬菊生活窘迫,微薄的退休金几乎让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前些年房改,需要个人将公房买下来,而这象征性的不多的钱,她都拿不出,以致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多次向她催逼房款。实际上傅作义上交了多处私人房产,退回一处给他女儿住,完全合情合理,但没人理这事。

傅冬菊临终那年是2007年,此时她已经卧床2年多,贫困交加,当年平津战役时期求她办事的许多人早已在中共里身居高位,还有不少是家属子女在西方民主国家享受赃款的裸官,哪个人说句话都能够改变她的处境,但直到临终也没有人去看望她。

她曾说,想写一本父亲的回忆录,但最终没有动笔,她说现在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她还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亲当年的做法。但已经为时太晚。

1984年,人民日报记者金凤曾对傅聊天说:「傅将军的一生是很值得写的……」傅打断了她的话:「茶已凉了,要不要我给你冲点热水。」

傅冬菊到了晚年,身体每况愈下、多次被报病危,没有资格住公费的高干病房,只能住「特需病房」,这种病房只要付钱,是个人就能住,每天住宿费400元,护理费自己出,两个护理员每天12小时一换班,每个护理员每月工资数千元。

只有退休金的傅冬菊负担不起「特需病房」的开销,护理她的人因为嫌付的钱少,关键时刻甩手走人了。后来又找了几个干护理的,开口要价月薪5000元,两个护理员每月工资要支付一万元,傅冬菊及其家人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而「组织」呢?并没有因为她曾说服父亲放弃抵抗,让共产党没放一枪就「解放」了北平,立了特殊战功,而免了她的住院费,而是任她自生自灭。

最后时刻,躺在病榻上的傅冬菊已经不能说话了,在2007年7月2日,她终于解脱了。不知她在弥留时刻是否为自己的糊涂的人生后悔过。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