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专栏 绝症女子奇愈记

绝症女子奇愈记

12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图片来源:网络照片)

希望之声】(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生活在中国大陆北方的一座城市,是在银行工作的职业女性。她眉清目秀,身材匀称,个子高高的,人也活泼可爱,家人和同事都很喜欢她。2008年,她只有26岁,没想到年纪轻轻却得了一场大病,几乎让她的美丽人生夭折。

那时她经常出现头痛,开始以为是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就没当回事。几个月后又停经了,想当然的以为是内分泌失调紊乱,也没重视起来。

2009年,她跟妈妈说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妈妈一听就急了,马上带她去妇产医院做检查。医生觉得像“多囊卵巢综合症”,开了些“达英-35”药,当时她也没弄明白这是种什么药,就按照医嘱每天吃一片。服了药例假就来,不吃就不来,就这样拖了两年时间。

接下来让她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她发现自己的脸变宽了,鼻子变大了,皮肤粗糙了,相貌变丑了;接着又发现腰变粗了,肚子大了,体重从原来的60公斤增加到80公斤。奇怪的是双脚也长长了,从39码长到了42码。肥胖的身体不堪重负,每走一步脚底和脚背都感到疼,头部也常常出现剧痛。

到了2011年底,正是银行工作最忙的时候,她实在坚持不住了,不得不请假由妈妈陪着再次去了医院。

在核磁共振检查室,当妈妈拿到检查结果时,突然泪流满面。看到妈妈的样子,她当时就懵了:难道真是肿瘤、脑瘤?她想不通,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心想“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患脑瘤呢!”但心里却一阵阵发慌,眼泪也忍不住的掉落下来。

医生最后的诊断是她患有“生长激素型脑垂体瘤”。医生说,因为她的生长激素超高,如不加控制,会导致骨骼快速生长,脏器会加快衰竭,寿命会缩短;脑中肿瘤虽然是良性的,但生长的很快,已经占满了蝶鞍部位,大到侵袭、包绕了海绵窦和颈内动脉,离视神经只有几毫米。

这种复杂状况也让医生感到困难。因肿瘤位于头部正中间,不适合做开颅手术,只能通过鼻腔做显微外科手术。过程中不能伤及颈动脉,否则会导致大出血危及生命;同时又要避开视神经,因为一旦碰到视神经,右眼视力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医生说:不能把肿瘤完全切除,会有残留;残留的肿瘤还会再次复发,之后还得做伽玛刀手术。脑垂体控制着人体的各种激素分泌,非常复杂;垂体瘤手术后内分泌紊乱的状况可能还会持续,并发症也很多,必须终身服药控制。

由于她的病情复杂,第二天就住进了当地最权威医院的神经外科病房,入院第三天医生就为她做了显微外科手术。在这家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就出院了,一个多月后,她又在另一家医院接受了伽玛刀手术。

伽玛刀手术后要接受放疗,放疗后她的白细胞水平很低,有一次因喝水不小心,把口腔上颚烫破了一小点,整个上颚立刻就出现溃疡变成白色,疼得她说不出话来,也不敢吃饭了。

两次手术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使病情更严重了:她的头痛症状没有丝毫缓解,反而更加剧烈。头痛的时候,她会忍不住拿拳头捶自己的脑袋,或把头部紧紧的顶住床、桌子或柜子,通过压迫缓解疼痛。她本以为手术没有碰到视神经,右眼视力能保住了,糟糕的是视力很快就变差了,右眼视力从1.2下降到0.8,后来还出现重影。

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厄运还在继续,她的症状还在进一步恶化。不久她发现自己的眼睛斜了,右眼时常不受控制的斜向右侧眼角;身体总是出虚汗,爬一层楼梯就会出一身虚汗;持续停经,小腹部经常疼痛;手脚肿胀,鞋号又大了三个码,女鞋买不到合适的,只能穿男鞋。

2012年到2014年,家人带她跑遍了当地和北京的多家著名医院。有一次在北京一家中医院看病时,医生说要根据病情随时调整药方,她就每两周请假去一次北京。中药一买就是两大提包,喝的都想吐。大夫还一再对她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能保证能治好。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的神经外科、神经内科、内分泌科,医生都说患了这个病能恢复健康是不可能的,手术后要终身服药控制。

后来医生还推荐她使用一种从瑞士进口的缓释针剂,每月打一针,一支将近一万块钱(人民币)。她遵照医嘱每月注射一次,可注射三次后身体就出现强烈反应,腰疼的直不起来,再也不敢注射了。

2014年,她专门请假去了香港,找到最权威的神经外科专家,得到的答复是:需要做质子刀手术。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质子射线放疗手术,一个疗程二十天,每天治疗一次,一次的费用是二十万元(人民币)。整个疗程下来,手术费需要四百万,还不包括住院费和药费。即使这样,医生明确表示术后不能保证肿瘤不复发。

她当时就惊呆了:四百万哪!就是把房子卖了都不一定凑得齐呀,还不能保证治好病。她犹豫了,心想这是要我倾家荡产,人财两空吗?没办法,只能放弃了。

回到家,剧烈的头痛还是让她难以忍受。头痛时,头顶、太阳穴、额头、眉骨、眼眶、颧骨、鼻腔和耳道等部位都会痛,有时一起疼,有时轮换着疼;天气冷了疼,阴天下雨疼;疲劳的时候疼,肚子饿了也疼,疼得她一筹莫展,想死的心都有。有一天半夜,她被痛醒了,再也睡不着。想长叹一口气,又怕吵醒了睡在一旁的妈妈;心酸的要流泪,又觉得欲哭无泪。

看着黑黢黢的窗外,她想:我怎么能得这么个病呢?现代医学不是挺发达、仪器挺精良的吗,怎么就治不好呢?难道要这样疼一辈子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谁能救救我啊?

就在心灰意冷、十分绝望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亲戚曾对她说过,法轮大法是佛法,以“真、善、忍”原则指导人修炼,只要心中充满正念,就能得到神佛的护佑。非常神奇的是,此时眼前出现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于是她不由自主的跟着默念两遍,心中仿佛有了希望。她接着一遍又一遍、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中头痛减轻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她感觉自己很久、很久都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慢慢回想起昨夜的情景,突然发现原来亲戚说的“九字真言”真有用啊!然而也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想:现代医学专家都无法解决的病症,为什么念几个字就能立刻缓解?这与我之前学到的科学知识以及认识问题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啊,这是什么原理呢?看来法轮功不是普通的气功,也不是现代科学所能解释的,我一定要弄明白!

她找到那位亲戚,得到了包括《转法轮》在内的法轮功多本书籍,并学炼了五套简单、舒缓的炼功动作。

读书之后,她突然感到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在人生中的很多困惑一扫而光。她明白了人为什么会得病,得病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修炼能祛病健身有奇效。同时她明白了大法修炼直指人心的道理,就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落实到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原来修炼并不神秘!从此她要求自己不说假话,真诚待人;工作中遇到矛盾时要冷静理智对待,尽量宽容、理解别人;要兢兢业业的工作,不计较利益得失;生活中要孝顺、体谅父母,不偷懒,多分担家务等。

不知不觉中,她与家人、亲友和同事相处的越来越和睦,心胸变得越来越开阔,很少再为日常不如意的事生气、怨恨而愤愤不平了,她由衷的感到:原来修炼法轮大法真好!

道德品质提升了,身体也发生了明显的改变。

因为脑部手术是经过鼻腔做的,造成左侧鼻腔长期有炎症、堵塞。有一次炼第五套功法时,她感觉鼻腔里有股能量向上通,不到一分钟,整个鼻腔到额头就全部通透了,以后再没有堵塞过。

2019年过年期间,她妈妈接到了手术医生的回访电话,询问她这几年病情怎样。妈妈激动的告诉医生:四处求医都没能让我女儿的病好起来,是法轮大法救了我女儿。医生听说她没有使用任何药物,也没出现糖尿病、高血压等并发症,各种症状都没了,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她从2014年修炼后,再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在学法炼功的第二个月就来了例假。后来视力也逐渐恢复,眼睛没有重影了,右眼不再斜视;身体轻快了,不出虚汗了;体重也恢复正常。最让她开心的是头不疼了!

最后她说:“回想这几年走过的路真是让我感慨万分,四百万都不能治好的病,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没花一分钱就痊愈了。不但如此,我的思想境界大大提升,真正成为一个对家庭、对单位、对社会有益的人,是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救了我,让我获得新生。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救人的佛法!”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