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记者详述在美遭言论审查经历...

记者详述在美遭言论审查经历 “如同在中国”

12
图为美科技巨头谷歌、脸书、推特、油管的标识。(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3日】(本台記者凌浩綜合編譯)美国作家和记者亚当·迈克尔·莫隆(Adam Michael Molon)3月11日在英文《大纪元》刊文,分享了他在中国被言论审查的故事,并比较了最近几个月他被美国主要社交媒体审查的经历。莫隆呼吁,作为美国人,不能把自由社会和基本权利视为理所当然,而是必须要继续维护和捍卫它们,包括言论自由。

以下是莫隆文章的翻译:

“在美国,我发表评论不必担心被羞辱。而在中国,言论受到审查,真是一种耻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有关在线审查的句子是从我原来的中文诗中翻译过来的,这使我经受了人生中第一次言论审查。

作为美国国防部中文旗舰计划的美国交换生,我在南京完成了学习,并参加了由中共中央电视台和孔子学院总部共同赞助的针对外国学生的中文竞赛。我应南京大学一位管理人员的邀请参加了这次活动,不是像其他学生那样展示自己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真正认识”和表现出好学和勤奋,我决定讲真话。

我用中文写了一首“不敬”的诗,题为《永远的外国佬》,幽默地讲述了现实。从在中国生活的经历我学到,无论我的汉语多么好,或者我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有多深刻,在中国这个隔绝的社会中我始终是被当成一个外国人。

由于我的表现,评委们把我从江苏省的区域比赛晋升到北京的全国电视比赛,而我的诗第二天就被印在了《扬子晚报》上,这是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

这首诗的标题为“外国学生很‘Cool’(酷),本地学生很‘School’(学校):外国年轻人的‘嘻哈诗’让中国观众大笑不止”。除了批评中共审查制度的诗句外,我的整首诗都被发表了。我认为这首诗中还有其它一些部分也较敏感,但发现在专制中国,审查员真正的红线是对言论的系统性压制。

《扬子晚报》以及后来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发行的中文教科书上重印了这首诗,但删去了关于审查制度的内容,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模糊的省略号。

当时,作为二十多岁的学生,我为自己的诗歌被审查感到自豪,并将其视为荣誉的象征。我意识到,威权主义的中共害怕向自己的人民承认其压制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在美国没有审查的言论自由是一个受到严格保护的基本权利,当时我对此感到放心。

美国的审查制度

时间快进10年到2021年,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我的言论自由首次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受到审查。正如匿名审查员显然看到的那样,问题在于,我胆敢指出在2020年总统大选期间发生了广泛的欺诈。这一点在美国各地的人都亲眼见证了,并被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详细记录在了他的一系列学术报告中。他是一位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教授。

显然,政治圈中的建制派和社交媒体平台的许多人都惧怕2020年大选期间破坏我们选举诚信的事实。鉴于几乎无法令人信服地反驳纳瓦罗报告中记录的指控证据和统计数据,主要社交媒体公司就决定抛弃在理智上进行诚实的辩论,转而采用明目张胆的审查制度。

我最初是被脸书审查的。然后,于1月8日又被领英(LinkedIn)第一次审查。这两个实例在“我正在敲响警钟:中共式的审查制度已到美国”一文中作了详细说明。

也许更令人惊讶的是,我后来被领英再次审查。我的帖子中有一个简单的声明:“我的最新作品。今天,美国人说,‘谢谢您,川普(特朗普)总统’。”这个帖子第二天就被领英删除了,没有任何解释。

在领英审查了我的第二个帖子后,我联系了领英,询问为什么审查和删除我的帖子,然后通过领英的帮助页面与领英的代表联系上了。

我写信给领英的代表说:“我很想知道我的帖子为什么以及如何被审查的详细信息……领英会继续审查言论自由吗?”

“上个月我被美国社交媒体审查的经历使我想起了我在独裁中国生活时亲眼目睹的社交媒体环境,那里有系统的言论审查和压制。这不仅对我,而且对其他关心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美国人来说,都是令人震惊的。”

经过几天来回折腾,期间我提供了被审查帖子的详细信息,包括屏幕截图,那位代表错误地断然否认我的帖子被审查过,并试图结束调查。她写道:“领英没有删除你的任何内容。如果这样做了,我很乐意解释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但是,你的帐户并非如此。”

又经过几天的通信后,该代表道歉并承认领英对我的帖子做了审查。

我从领英代表收到的许多书面回复中,以下的道歉是其中之一:“对于最初针对你的情况提供的任何错误或不正确信息,我深表歉意。尽管有一些我无法透露的有关你帖子/内容的信息,但我向你保证,领英不会仅仅因为观点不同而抑制或审查内容。我们欢迎内容充实、有意义且真实的内容和文章。”

该代表说,内有“谢谢您,川普总统”这篇文章链接的帖子在被领英审查近一周后终于得到了恢复。她后来通过电话告诉我,他们进行了第二次审核,发现它没有违反他们的任何政策。

当然,我必须与领英一起启动并经历一个漫长而乏味的过程,才使他们最终恢复了那个帖子。

“不良信息”

但是,我的第一个有“为什么我在1月6日首次抗议”一文的帖子仍然被领英封杀着。

尽管不愿以书面形式回答有关我的帖子为何以及如何被审查的特定问题,但领英的代表表示愿意通过电话提供更多信息。在电话中该代表告诉我,她无法详细说明领英为何审查我的帖子。但是问题在于,关于2020年大选的任何欺诈指控尚未得到证实。

对此,我指出了在我被审查的帖子中有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其中广泛引用了纳瓦罗的一系列学术报告。但是那位代表告诉我,这还不够,因为他们自己无法验证。

那位代表说,领英从多个来源核对被标记为要审查帖子的准确性。当我问领英使用哪些来源核对时,她回答说她无法透露特定来源,但是基本上是CNN之类的。

媒体已经广泛报道了过去两年中CNN员工的对话记录,包括被泄露的从2020年末以后的多次CNN内部电话会议的原始记录,这些揭示并证实了CNN高管和记者存在严重的反川普偏见。

在与领英经过数周来来回回的几十个书面交流后,其中包括收到领英的书面和口头道歉,表示领英就我被审查的帖子给出了“错误或不正确的信息”,我终于得到了一些有意义的信息:从与领英代表的电话交谈中,我似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坦诚。

该代表承认,虽然我被审查的帖子中有关抗议选举欺诈的信息“可能是准确的”,但在与包括CNN的消息来源核对后,领英可能认为它“令人反感”,而CNN是显然带有反川普偏见的。

正如我们最近所看到的,已经有无数的美国人在主要的社交平台上经历了过去两个月中我所经历的政治审查,包括推特、脸书和领英。作为一个在威权主义的中国经历并目睹过系统审查制度的美国人,我知道保护我们在美国的言论自由,并在审查制度成为新常态之前阻止其的重要性。

在我的诗的最后几行中,我以中文的这句话结束:“但是不用担心我,我的故事是史诗般的,当一切结束时,我会用英语讲述它。”

这首诗的审查只是我生活在独裁中国期间所经历的冰山一角。

现在,当在美国受到审查之后,我今天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力在这里分享一个真理:作为美国人,我们不能把自由社会和基本权利视为理所当然,而是必须要继续维护和捍卫它们,包括言论自由,这是我们经过几代人建立起来的。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