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酒后吐真言代价高 五毛网红...

酒后吐真言代价高 五毛网红郑国成微博B站账号被删

74
爱国网红郑国成在直播中罕见大骂共产党。(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3月20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在中国说真话需要付出巨大代价,自称“自干五”的郑国成正是最新一个用实践证明这句话的人。日前,郑国成在喝醉酒后开了一个长达4小时的直播,因为家乡林地分配问题,官民之间产生巨大纠纷,郑国成与同村人在维权过程中感到深深的无奈,本是发泄一下对当地官方的不满,郑国成却越讲越激动,甚至大骂共产党,还说谁干的不好就应该下台。不少一直关注郑国成的网友和粉红顿感风向不对,出言提醒他,可郑国成依然照骂不误,结果该视频迅速传遍海内外,引发轰动效应。尽管郑国成酒醒后立刻道歉,但仍遭到大面积封杀,截至希望之声记者发稿时止,郑国成在中国的B站账号、知乎账号、微博账号全部被删除。

知名五毛网红郑国成以“翻墙爱国”出名,他在YouTube的粉丝有10.5万,远远超过B站、微博等平台的粉丝数。过往郑国成经常发表“爱国”最强音,并大肆批判YouTube上的反共播主。他批评台湾时甚至不惜污蔑造谣,在其YouTube频道浏览量最多的视频是《王浩宇是蔡英文和李登辉的私生子,陈水扁帮忙拉皮条,震撼台湾2300万人。》

3月11日,郑国成在长达4个小时的网络直播中酒后吐真言,越说越激动,甚至怒骂与他连线的小粉红,俨然把直播弄成了“翻车现场”,让粉丝们大跌眼镜,不少人更在直播时对郑国成说,当天的内容否定了郑国成之前一直在宣传的观点。

当天的直播中,一向赞扬中共“伟大光荣正确”郑国成说出了诸如:“官员贪污比老百姓偷窃罪大,贪污100块就该死刑,超一亿要诛十族,看到很多官员子女都在美国,他们都是人民公敌”、“上访制度到底有没有道理?没有道理你取消了好不好?为什么越级上访要牵涉人家子女呢?”、“天天喊中国牛了,中国牛逼有什么用啊?”、“你天天批判西方你自己要做到啊,自己做不到有什么资格批判别人?”、“人民群众没有监督权….国内删帖多严重啊,我同意你删了吗?”、“我们延边这个森林多少年都没分下来,都是贪污的腐败弄的,10年了啥也落实不了,开什么玩笑。”、“中国周边这个情况啊这么多年都解决不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啊?连小问题都解决不了,去干什么呀?”、“不能实现的东西讲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把宪法改了!”、““清朝是封建社会,已经那么差了。封建社会是什么?官员贪污钝刀子割头、老百姓快刀子。现在呢?我最近看了很多,老百姓贪污、偷一万,判三年。(官员)贪污一百亿、好几亿,判三年,凭什么?如果这个标准,你贪污比老百姓偷窃更轻吗?贪污一万块钱至少三年!超一亿‘诛十族’!凭什么不诛!”……

郑国成上述视频迅速在社交媒体传播。也因郑国成平时宣扬的“主旋律”与醉后吐槽的阴暗面形成鲜明对比,引发网友热议。“每个粉红的内心都隐藏着一个反贼”的评论堪称经典,还有网友接力称“每个五毛心中都有一个喝醉的郑国成”。也有博主将4个小时的视频精简成26分钟的精华版,但因郑国成已经申请版权主张,所以目前该视频已无法观看,但仍有网友前赴后继的把已经下载好的视频再度发上网。

郑国成酒醒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道歉删视频,并说自己爱国的方向始终没变,对着镜头强调自己的“初心”。不过由于该事件影响范围巨大,郑国成很快在大陆被封杀。希望之声记者发现,郑国成在B站(bilibi哔哩哔哩)的账号“经典阅读郑国成”已被删除;同样ID的微博账号也同样被删除;其在大陆知名问答平台知乎的账号“中国青年郑国成”也同样被删除。

郑国成微博已被删除
郑国成微博已被删除
郑国成知乎账号被删除
郑国成知乎账号被删除
郑国成B站账号被删除郑国成B站账号被删除

自干五也无法避免的官场腐败

郑国成此次网络直播翻车的导火索是家乡林地分配问题。郑国成所在的吉林省安图县因林业资源纠纷引发的官民冲突长期得不到解决。郑国成在直播中说:“从十多年前我们村就讲,按照国家林业局的政策,按户分山、人人有份,今天都分不下来,都是开玩笑、扯淡吗?讨论好久就是分不下来!”

郑国成还说,在分配林地的过程中,公务员比百姓能够获得更多资源:“我们延边地区,包括我们县,七山二水一分田,只有一分田啊!七山啊!现在山在哪儿?都是当年国有林业局的那帮人把握着……一卖几百万,卖、卖、卖、全卖了,老百姓一分钱得不到。”

可见,在郑国成的家乡,官民之间因林业资源分配问题产生的纠纷十分严重。

郑国成的家乡所在地吉林省安图县新合乡曾有过多起因林业资源纠纷而产生的“民告官”事件。在2014年和2017年,该乡十骑村的农民赵千植(朝鲜族)和李文义都曾起诉过安图县政府和延边州政府,起诉的原因是十骑村村委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们承包的林地收走并转租给他人,而当地政府则未能维护他们的林地使用权。两人的数次起诉,至今未有一次能够获胜。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中国的林地承包政策,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由农民承包的林地,为原有集体经济组织下分配给农民的“自留山”和“责任山”。此后,中国当局又鼓励农民承包集体荒滩,并在1994—1996年间以有偿转让的方式开放了农民对“四荒”(即荒山、荒滩、荒沟、荒坡)的使用权。

关于当时投资荒山所能带来的巨大收益,现居加州、同样出身于吉林省东部山区的刘先生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1996年,他在家乡以60元一亩的价格买下了200亩荒山的使用权,并投资了5万多元经营林业。1998年,因生意亏损,他将林地转卖:“买地这个人是市里的一个领导的亲属,他知道要在山上选址建滑雪场,然后他就买去了。买去了之后他只卖掉了100亩,然后卖了120万。你有(有关系的)人,能提前知道这个信息,能把投资拉过去,那你就发了。”

如此巨大的收益,令出售林地成为趋之若鹜的事业。郑国成所说的国有林业局人员出卖林地,“一卖几百万”,就是指这种现象。

林地的巨大收益,也会引起村干部的抢夺。延边州的朝鲜族居民有前往韩国打工的习惯。而趁村民出国打工时夺取村民林地,就成了干部使用的一种手段。

对于上述现象,曾在林业资源丰富的黑龙江省鸡西、鹤岗两市担任副市长的李传良分析说,在中共“选择性反腐”和官官相护的前提下,平民难以告倒官员:“现在林子的问题很简单,你看郑先生讲的,大块林子在谁手里、小块林子在谁手里,都知道,也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一系列的,那么你(按:此处“你”指平民)反没用,上面不批、不反他,你再反腐、再监督有什么用呢?”

郑国成还在视频中表示,自己曾试图向更高级别的部门上访,结局是:“给我的文件就是打回乡镇解决。到乡镇,啥也解决不了。”

他还放狠话称:“我自己就实名往上信访了三次,没有用……我一定要解决这个地方问题。我今天把话撂这儿,我只有两个月时间,两个月之后解决不了,我就直播自焚!我这话放在这儿。不极端怎么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靠扯吗!扯淡吗!扯了十多年解决什么了!”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