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纪念7.20反迫害20周年...

纪念7.20反迫害20周年 英国法轮功学员呼唤正义良知

20
分享
7月20日,英国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20周年纪念活动。图为在中使馆对面静坐。(唐仲宝/SOH)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英国法轮功学员举行了7.20反迫害20周年的纪念活动。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迫害,至今这场残酷的迫害已持续了二十年。在这艰难的岁月里,法轮功学员以坚韧不屈的精神坚守正信,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反抗迫害,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唤醒人间的正义和良知,让正念尚存的世人拥有美好的未来。

7月20日,英国法轮功学员举行7.20年二十周年反迫害大游行。 图为经过唐人街(晏宁/大纪元)

将近中午时分,天空飘下了濛濛细雨。法轮功学员冒雨在伦敦波特兰大街、中共驻英国大使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吸引不少路人驻足观看,驱车经过那里的司机也在等待红绿灯时摇下车窗伸出大拇指。

十二点,英国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从前中使馆出发,沿途经过伦敦市中心的著名的牛津街、摄政街,穿过唐人街中国城。游行沿途,很多路人接过传单站在街上认真阅读。许多大陆游客拿着相机拍照,有的以法轮功游行队伍为背景自拍,有的接过真相小册子,和学员交谈。

近两个小时后,游行队伍行进至圣马丁广场,天空放晴。学员们在那里举行了集会、讲真相活动。

“那天的事 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那天的事,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清晰地刻在我的记忆深处……”烛光中 宋美英回忆起往昔痛苦而又难忘的一幕。

宋美英,女,四十八岁,原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家住北京朝阳区九龙花园五号楼。

宋美英在参加英国法轮功学员在议会大厦前的和平请愿。(唐仲宝/SOH)

2010年5月7日凌晨,北京朝阳区国保警察徐勇、双井派出所警察李连喜、赵志华等非法闯入她的家。自中共99年7.20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每次翻墙上网看到的新闻,身边不断传来同修被抓捕的消息,真实地发生在眼前了。“你们不要吓着我的女儿!” 面对着一开门就闯进来的三男一女,身为律师的宋美英虽然感到紧张,但很快地镇定下来。她想到了家中的大法书籍、真相材料;想到了聪明可爱、年仅七岁、还在睡觉的女儿。

“警察开始抄家,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书、mp3、mp5等任何有关法轮功的资料、物品。期间,有一个警察不停地拨打手机,好像在向什么人汇报、请示。我丈夫被惊醒了,目睹了发生的一切。而女儿当时还在睡觉,她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等她醒来,到我们母女再见面,已是两年之后的事了。”

宋美英清晰地记得,“我家住在十四楼,那天被他们带下楼时,突然发现,在楼道里,和电梯的进出口,都站有身着便装的陌生人。”

“后来家人告诉我,那年二月,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趁我上班不在家时就以查常住人口为名欺骗家人打开房门,进屋后各屋乱看,问东问西;同年四月,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又以地震捐款的名义,欺骗家人开门,进屋后打听每张床上住的人,一名派出所的人拿起我家的座机电话往他自己的手机上打电话,行为鬼祟……”

“我被劫持到了北京朝阳看守所。一个月后,我被中共非法劳教两年,移监到北京女子劳教所。我看书炼功,没做坏事,就是做个好人,没做过危害社会的事,他们(警察)关我,我就是不服。”

“之前,家人想与我见面,因为我拒绝”转化“,结果连大门都不让进。我丈夫找了律师,花了五千块钱,却只让律师和我见上一面。我的家人来找警察说理,一个警察无奈地说:他们也不想这样。他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做坏事,真善忍,都是好人,最好。但是没办法,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有一天 我梦见妈妈死了”

当天中午十二点,英国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队伍从中共伦敦大使馆前出发,穿越伦敦市中心的热闹街道,前往中国城,约两小时后行进至圣马丁广场,在这里举行了集会、讲真相活动。

游行队伍在大道一侧的人行路上行进,走在前面的是身着黄色炼功服的法轮功学员们,手持“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横幅,之后的,法轮功功法展示方队;紧随其后的,走着一组白衣素服手持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遗像的法轮功女学员;和一组“停止迫害法轮功”、“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天理不容”条幅和展板,四个高高竖起的“停止迫害法轮功”蓝色条幅十分夺目,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紫旋在游行队伍中。(唐仲宝/SOH)

“我叫紫旋,名字是妈妈给起的,说紫色代表宇宙,旋就是不停地运转的意思”。紫旋是宋美英的女儿,今年已经16岁了。

“今天游行,我们又经过唐人街。像每次一样,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出国后妈妈第一次带我去唐人街真相点发传单的情景。”

“那是我第一次在国外发大法真相材料,完全没有了在国内时的那种压力。我大口地吮吸着自由、新鲜的空气,兴奋的不得了。”

回忆起那天起床后就不见了妈妈的情景,刚刚还沉浸在兴奋的回忆中的紫旋一下子变得神情凝重起来。

“那天醒来后,爸爸告诉我说,妈妈出国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国家。不知怎的,我有点似信非信。不久远住在内蒙古包头的三姨(妈妈的姐姐)来到我家。因为从我记事起,爸爸妈妈总是很忙很忙,就是三姨带我。三姨对我疼爱有加,可我总是会想妈妈。”

“记得爸爸送我去三姨那里之前的一天,在家里,爸爸一手抱着我,一手拿着妈妈的照片,他忽然哭了,哭得很伤心,我也哭了。但爸爸的的哭让我隐隐地感到有些不安,但又说不清那种不安是什么。”

“两年后,妈妈回来了。当妈妈将真相告诉我,在那过去的两年中她遭受了牢狱之灾时,仿佛一幅美丽的画被撕坏了。我一下子变得很紧张,担心那些警察会把妈妈再次抓走,那一年我9岁。”

“我告诉妈妈,我曾经做过一个噩梦,梦见妈妈死了…… 我从梦中哭醒,醒来后就感到非常恐惧,直到第一次接听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才如释重负地相信,妈妈还活着。”

亲历劳教所的邪恶

2010年6月8日,宋美英被非法押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严管队,被强制进行所谓入所教育(较为严厉的迫害),令她开始体验到劳教所的邪恶。

任何一个去过北京市女子劳教所的人,都会看到那里粉色建筑、绿色草坪、树木环绕,然而当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才明白谎言不仅存在于蛊惑人心的媒体之中,它还可以毫无痕迹的融入一点一滴之中,包括建筑及外部环境的精心设计之中。被官方邀请到劳教所参观的人,看到劳教所前院盛开的鲜花、嫩绿的草坪、洁净的道路…… 有谁能明白这是掩盖罪恶的道具!

“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在监室当中,不允许往监室窗户外、门(防弹玻璃推拉门,以便警察24小时在通道里监视我们一举一动)外看,在监室中,连坐姿都是被严格要求的。劳教所的后院是各种劳动基地,人工拉着很重的铁车,运土、运粪,春耕秋收,无论老少,干着同样超强度、超耐力的重体力活儿。劳教所还从社会上承接各种手工活儿,强制大家按照规定的时间完成任务,别说是老人,就是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每天都疲惫不堪,有时候恨不得自己再也起不来才能解脱掉。

“作为一名曾经的法律执业人士,我从职业的角度对劳教所的迫害感触颇深。在劳教所里了解到,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自上而下、有组织、系统进行的。对不同的法轮功修炼者用不同的手段,对同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手段。”

“在劳教所严管队,我被强行要求双手夹紧垂直下落,五指并拢贴于裤缝,不得抬头,始终只能看到自己的脚尖。当我拒绝这样的羞辱时,就被几名手持电棍的警察强制做这样的动作。

“严管队还强制我们接受劳教所各种充满侮辱的规定,如每顿饭前,必须唱劳动改造歌曲,或者歌颂共产邪党的歌曲,之后严格按照劳教所的要求说羞辱自己的报告词,同时必须低头,不得看任何人和如何地方,走路要走直角,洗漱、上厕所时如拒绝说羞辱自己的报告词,就不得吃饭、上厕所等。”

因为宋美英坚信修炼法轮功无罪,七月初,宋美英被转押到一大队。在那里,被该队的大队长赵国新和副大队长赵金凤施以“坐高凳”的刑罚,还被单独关入一个无人的小屋子里,也就是“小号”。

“关押我的小屋非常阴冷,我把家人送来的衣服全部穿上,每天都是瑟瑟发抖。在这里接触不到其它法轮功学员,从早六点至晚十点,每天连续十六个小时被强制坐在一个塑料高凳上。这种凳子表面凹凸不平,只有二十几公分见方,四十几公分高,没有靠背。人坐在上面被迫双腿并拢,后背挺直。因坐的时间太长,我的双腿已开始浮肿,身心也遭受严重的伤害。”

“警察队长指使的几个吸毒犯监控、强制我收看那些污蔑法轮大法的书籍、视频,颠倒黑白。各种洗脑形式,层出不穷,试图从根本上改变修炼人的信念。”

“劳教所在强制我放弃修炼时,一边激发我对家人的思念,一边颠倒黑白的洗脑,说我为了修炼法轮功是多么的自私,为了信仰法轮功,违反国家法律、损害国家利益、不顾家人的思念、无情无义、抛家弃子……”

“由于我从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一路抗争,要求当局给我法律上的依据,同时我被非法迫害的消息被明慧网、大纪元曝光,部分国际媒体希望采访我丈夫,同时国内部分法律界关注人权人士对于迫害我一事给予的客观评价,使得我成为劳教所的管控重点。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自上而下的、系统的,我同时也成了北京市朝阳区610办公室管控重点。”

“劳教所为达到逼迫我(们)放弃修炼,不择手段。他们因人而异,从最初的谎言、伪善,到最后的摊牌,撕掉伪善的面具,从谎言到暴力,从流氓到暴徒,不需要时间上的过渡,完全取决于流氓手段用尽时,法轮功修炼者是否放弃信仰。”

“八月十日是劳教所接见的日子,正巧也是我的生日。善良、老实的丈夫见到我因被坐高凳而肿胀着双腿步履艰难的样子心情十分沉重,质问邪党警察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时,劳教所警察却无耻地说,肯定不能象在家里一样。”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时,严密封锁消息,非常害怕法轮功学员上诉、及被迫害消息泄露到外界。记得在看守所时,恶警徐勇就逼问我到底是谁把我被关押消息泄露出去的,由于怀疑律师有向外界泄漏消息的可能性,就毫无理由的剥夺了律师再次会见我的权利;在劳教所,恶警孙树银拿着我丈夫的信威胁我,如果我丈夫敢于上诉或是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整个劳教所将要对付我,

“在劳教所,警察经常威胁我的话就是, 你要是继续炼法轮功, 就是牢底坐穿,不转化就休想回家,劳教期满,610办公室会办理延期,还会把你从劳教所再送到转化班(即存在于各个不引起注意的地方,数量非常之庞大,里面有各种洗脑教材和刑具,关押时间没有明确的时间限制、标准),完全是法外之地。”

风雨20年 更加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

下午,在游行队伍集结到圣马丁广场后,英国部分法轮功学员再次展开集会,向英国民众讲述中共二十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同时呼吁民众支持反迫害。

宋美英则和另外一名曾经亲身在大陆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同英国佛学会负责人之一张凌女士一起来到位于唐宁街10号的首相府,向首相府工作人员递上来自英国各地的8万8688个联名请愿,希望英国政府能够帮助停止这场迫害。

7月20日下午,英国法轮大法协会代表和几名曾亲身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向首相府递交来自英国各地的8万8688个联名请愿。图中右一为宋美英。(冠奇/新唐人)

张凌女士说:“在英国,法轮功学员可以自由炼功。在中国大陆,我们的同修却遭受迫害。为此,英国法轮功学员恳请英国政府给予支持,帮助所有法轮功学员争取信仰自由。我们希望,您和政府大臣们追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责任,并敦促他们立即停止活体强摘器官的罪行。请帮助我们,帮助那些因迫害失去至亲的家庭,帮助现在仍被冤狱折磨的信仰者们。”

曾经那段让难以回首的岁月,却让宋美英更加坚定了对“真、善、忍”的坚信,如今2019年7.20二十周年之际,她用自己的故事呼吁英国政府和民众,“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想告诉英国政府和民众,请认清中共的嘴脸,帮助我们法轮功学员们终止这场被强加的迫害。”

议员:“我们必须共同发出自己的声音,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集会上,宣读了几位政府议员发来的支持信。议员爱德华 大卫(Edward Davey)写到:在经受长达20年的严重迫害之后,法轮功学员仍然站在这里争取自由,坚定信仰真、善、忍,这是我们世界的价值观。很明显,国际社会应该走到一起。

议员克里斯 史蒂夫思(Chris Stephens)在信中表示,今天,我坚定地同英国法轮功修炼者、西藏人,基督徒、维吾尔人,以及所有在中国遭受迫害,折磨和大规模任意监禁的人站在一起。纯粹基于他们的信仰,我们必须共同发出自己的声音,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议员卡若兰 露卡丝(Caroline Lucas)在信中谴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士是中共当局严重违反人权的行为。

议员伊恩 莫瑞(Ian Murray)在信中谈到,越来越多的情况表明,中国政府正在对自己的人民犯下最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证据很清楚。迫害那些有其他信仰和利益的人本身就是错误的。谋杀他们非法收获器官更是令人憎恶的。

议员露丝 李斯特(Ruth Lister)为无法参加今天的集会表示抱歉,但以亲民和人权的名义向大法弟子致以问候,并祝愿法轮功学员在争取正义的斗争中一切顺利。

英国法轮大法协会代表Caroline Yates 再一次号召全世界的民众能够选择正义,她说: “我们行动的根本目的是阻止杀戮,告诉中共不要再加害无辜的人,最终结束这场笼罩中国太久的暴力循环。”

“ 今天,我们希望世界各国的民众都和我们一起,把和平与良善的精神保持下去。我们希望,面对中共政权的暴行,他们能为正义挺身而出;希望他们识破中共宣传工具的假面,明白法轮功真相;希望他们看到“真、善、忍”的美好,知道这三个字是人性的最高价值,是最好的人生信条,也是最值得维护的价值。今天,我们希望全世界的人与我们一起,捍卫和平、信仰、以及全人类的福祉。”

终结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会继续这场与中共进行的善与恶之战

终结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英国委员会之一Mal Mitchell 代表联盟在集合上发表讲话。他再次宣读上个月中国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China Tribunal)的最终宣判结果。

终结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英国委员会之一Mal Mitchell 代表联盟在集合上发表讲话。(晏宁 /大纪元)

2019年6月17日,伦敦独立人民法庭 (中国法庭)在经过十个多月的独立调查取证,做出最终判决: 中共强迫器官摘取已经在中国大规模地进行了多年,并且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应的主要来源之一。

Mitchell先生表示ETAC会继续这场与中共进行的善与恶之战,呼吁全世界的国家和民众关注,并帮助终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Mitchell先生认为法轮功学员信仰的“真善忍”原则对全世界有益。他说: “这些善良的人们追求‘真善忍’,这些品质是全世界都非常需要的,我们目前还远远没意识到这一点。”

Mitchell同时还表达个人观点, “我认为中共是由变异了的怪物来经营的。我们在这里在与中共进行了一场战斗,我们在同共产主义机器人战斗。我非常支持你们所分享的‘真善忍’的理念。”

呼唤正义良知 请与我比邻而坐

傍晚,部分法轮功学员回到了白天举行游行的起点,中共驻英大使馆的对面,点亮一盏盏烛灯。华灯初上,与点点烛光交相辉映。法轮功学员神情庄重、宁静祥和,悼念二十年来被中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呼吁国际社会各界民众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呼唤更多世人了解真相、拥抱明天的希望。

Mitchell 认为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和平静坐表达抗议,具有巨大的价值。“我曾经多年来一直注意到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前进行的和平抗议。我想这(和平抗议)的意义是不可估量的,我认为法轮功学员能够做到这些,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认为那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他认为这场和平的反迫害行为展现了非常深刻的大忍内涵,“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前静坐,以示抗议,我想那真是非常重要的行为,我们不能估量那有多大的价值。那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容忍的内涵,那显示着不会屈服于暴行,不会接受这种迫害,他们静坐在那里,那样平和,然而我认为那力量却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看过真相片《街对面的烛光》的观众,对英国法轮功学员24小时在中领馆对面和平抗议的故事应该不会感到陌生。自2002年6月5日起,无论白天黑夜,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为什么要昼夜不停地待在那里呢?面对强势的中共政权,他们的行动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在他们安静的身影后又是怎样的人生? 一首由英国大法弟子作词,著名歌唱家关贵敏演唱的《请与我比邻而坐》,无疑是最好的诠释。

“请与我比邻而坐,在寂静之处。
微闭双目,发出我们心底的呼唤。
为制止酷刑凌辱,为结束疯狂屠戮。
为停止一切迫害,心慈意猛何惧苦。
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历史改变。
于无声处,让我们同将众生救度。”

相关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