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惊世灾难是怎样被中共抹去的...

惊世灾难是怎样被中共抹去的

分享
比天灾更残忍的是人祸,(图片来源:pixabay)

致几十万人死亡的这么大的一个灾难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里,很多人却始终对此一无所知。比天灾更残忍的是人祸,比人祸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中共对此的竭尽全力的掩盖。

中国最惨烈的溃坝灾难 是被美国曝光的

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唐山大地震还要惨绝人寰的中国灾难,是被美国曝光的。2005年美国《Discovery》节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一个排名世界第一的人为灾难: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

据《Discovery》报导:1975年8月8日,河南板桥水库因暴雨发生溃坝,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现场打捞起尸体10万多具,后期因缺粮、感染、瘟疫又致14万人死亡。

除了亲历者,很多国人对此一无所知。有人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国外媒体的恶意杜撰?认为是“美帝的阴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甚至很多当地人都不清楚。2010年,在驻马店大坝溃口处,一个当地警察面对记者采访时说:“‘75.8’吗?我们这代人没有几个知道的。”

那一年,包括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在内的62座质量低劣的水库相继垮坝溃决,30多个县市1千多万人被淹,在数小时内,几乎所有的村庄都消失了。人在睡梦中被洪水冲出数百里,从河南漂到安徽,甚至漂到上海!数不清的尸体叠加,与死去的牲畜堆一起,在太阳地里暴晒,尸体肿胀、腐烂、发臭,苍蝇多得压弯了树枝。火车被冲出十几里,铁轨被拧成麻花,粮断水绝,活着的人都绝望了。百万人被围困在房顶、树杈上或河堤上,打捞瓜果、玉米棒充饥,后来只能吃树叶、树皮……

水坝溃决造成洪灾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溃坝事故调查报告成了保密文件

当地县志关于“75.8”的记载寥寥数语,只有短短一小段文字的轻描淡写。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这么大的一个灾难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里,很多人却始终对此一无所知。比天灾更残忍的是人祸,比人祸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中共对此的竭尽全力的掩盖。

1994年,在国际水利会议上,水利部长委会主任魏廷铮被问及那次垮坝灾难中的具体死亡人数时,魏廷铮说不记得,“但不会超过一万人,因为死亡人数超过万人,国际新闻界必然会有报导。”

灾难中的伤亡数字至今不明。官方公布的数据是2.6万,中共政协委员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在文章中揭露,板桥惨案死亡人数达23万人。民间说法从10万(遂平县档案局的数据)、24万到40万莫衷一是。

据说水利部曾做过一个溃坝事故调查报告,被当作保密文件锁在保险柜里,不许公开发表。一部关于溃坝事件的科教片,一度只是内部发行,片中只看到死猪、死羊、死牛,没有看到死人,死人的片段被剪掉了。有现场知情者说,当时他们被告知:“不准回去讲,谁讲谁负责!”

几十年后,在网络、自媒体上,一些相关知情人写下了点滴的残缺记忆:

“当时我听过水利部内部的不准笔记的纪实传达报告,是当晚整个河南省驻马店及以南的京广线两侧有3个专区村庄,城镇、人员、财产全部被淹荡平灭绝死亡,我已不记得当时传达的实际死绝人数,但仍可按当时地图、行政记载可知,远不止30万50万的死亡数,后加救护丶掩埋尸体中的感染死亡的大量数以千计的平民、军人至少几万。”

“我的三叔是汽车零件采买员,他曾经说过这件事(只是偷偷的告诉我),他坐火车看见电线杆上挂着死难者的尸体,惨不忍睹啊!”

铁路路沟里沉积下的尸体不计其数。一位从武汉方向来的参加救援的军人后来回忆:“铁路两旁的树枝,都被黑压压的苍蝇压弯了。”

“我的一位同事当时曾在那里当兵。讲起那次事件,说去救人时,只有少数逃到没倒塌的房顶上与爬到电线杆上的,才逃过一劫,其他绝大多数人与牲口、家禽一切生物,统统淹死于一片汪洋。”

“75年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六师生产建设兵团去援助,援助人员回来的时候跟我们说太惨烈了,尸体一车一车往外拉,苍蝇黑压压,铺天盖地……”

“本人当时工作单位隶属于防汛指挥部,看过板桥水库的纪录片,惨不忍睹,连60吨的车皮都被洪水冲得竖起来!”

“板桥水库溃坝水势铺天盖地,睡梦中的遇难者根本没有逃生的机会,半夜炸坝不敢通报,怕人心惶惶爆乱,事后掩盖真相怕影响政绩。”

“当时花圈的生意非常好,后来中央将安徽西北与河南东南的拦洪大坝炸毁,把洪水引入到长江,此过程安徽也有一部分人死亡。曾在上海吴淞口捞上来的活孩子全身皮肤被水泡得很脆弱,轻轻触碰皮肤就破裂了。”

“我在湖南怀化工作,医院组织了医疗队去救灾,为了防止疫情的扩散,同时也要救治受灾的伤病员。现场的惨状太恐怖,尸体多得无法处理,只有依靠火车皮整车整车装满运走。”

遭遇天灾人祸 中共只会做一件事:掩盖

灾害发生时,板桥水库大坝17个泄洪闸只有5个能开启。暴雨袭来后、溃坝6个小时前,当地驻军曾向上级部门发出特急电: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库就有溃坝危险!

水库第二次发急电是在灾难发生前20分钟,请求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但这封电报同第一封急电一样,都没能传到上级领导手中。没有得到上级命令,水库管理人员不敢排水泄洪。

20分钟后洪水漫坝了。水库第三次发急电,并“擅自”开启尚能移动的五扇闸门,但此时水库已经决口,震惊世界的惨剧发生了。

据记载,溃决时最大出库瞬间流量为7.81万立方米每秒,溃坝洪水进入河道后,在大坝至京广铁路直线距离45公里之间,洪水以平均每秒6米的速度冲向下游,形成一股水头高达5~9米、流宽12~15公里的水流。

官方一直强调事故原因是特大暴雨造成的洪涝灾害,掩盖了其人为造成的根本原因。板桥、石漫滩等系列水库,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新中国”第一批设计建设的大型水库,是“大跃进”时代粗制滥造建成的,因工程质量粗劣、疏于日常维护,至灾害发生时,17个泄洪闸只有5座能正常开启。而且,板桥水库比规定蓄水量超蓄了3200万立方米。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此事故最大的不幸并不是那浩劫本身,而是灾后中共动用一切手段封杀真相,费尽心机地隐瞒与掩盖。

据新华社记者张广友2003年的回忆录披露,75.8事件发生后,11月新华社准备发消息,并进行连续公开报导,但当时中共高层不准公开报导。前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说:“两个大型水库和那么多的中小型水库溃坝,所造成的人民生命财产损失相当于一颗小型原子弹!”他对张广友、人民日报记者安子贞说,“给毛主席、党中央的报告,由你们来起草”,他一再强调“不要超过两千字”,内容要丰富,文词要简练。

闲谈中纪登奎曾告诉张广友:不叫公开报导是怕产生副作用,影响稳定;那个时候正是毛、周重病期间,不让公开报导,也是怕他们受刺激,内部报导也只能选择极少量给他们看,这种内部报导不会给他们看的……

这场世界史上最大的溃坝灾难,荡涤了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却没有一块为死难者而立的灾难纪念碑,唯一的“75.8抗洪胜利纪念碑”,是歌颂政府的“功绩”。

SARS、沙兰镇水灾……  中共一直在掩盖

中国大陆的SARS疫情中到底死了多少人?当疫情成为绝密情报,任何官方统计的数字都是一种掩盖。所以引述官方的死亡数据已经毫无意义。

据《时代》周刊披露,SARS期间,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抵达几小时之前,北京309医院就把40多名已确诊的SARS病人转移至一家旅馆,中日友好医院也将31名SARS病人匆匆塞进几辆救护车中转移。

江泽民的命令在内部被秘密传达:任何一个地方爆发SARS,当地官员就地免职。于是各级地方官员不敢将疫情上报,千方百计地隐瞒,医院更改SARS病人死亡通知单上的死因。据知情者透露,为防SARS蔓延,有的医院甚至用药物注射,让患者“安乐死”。

SARS疫情成为绝密情报。中宣部要求SARS等消息须由新华社统一发稿,其它地区不能擅自刊登有关消息。被外界称为敢说真话的抗萨英雄蒋彦永很快被禁声,并受军纪处分。

2005年牡丹江沙兰镇爆发特大山洪和泥石流,沙兰镇中心小学被洪水瞬间淹没,官方报导洪灾造成117人死亡,但民间传言实际死亡人数更多。时任《南方周末》记者的李海鹏实地采写的沙兰镇水灾报导,当年被禁止刊发。十年后,他再去采访,仍被当地政府拚命围追堵截,李海鹏被跟踪监视、被旅游,甚至被塞钱做局,最终被当地政府人员带离。

2012年天津蓟县莱德发生重大火灾,官方称死亡10人。深入当地调查后,《中国记者调查》网站报导,火灾致378人死亡,立遭中共封杀。随后,另一家追踪报导火灾的华语新闻通讯社网站也被屏蔽。

2018年山东潍坊市寿光水灾,官方千方百计地瞒报、谎报、禁报。抓网民、删帖、遮罩跟帖。灾害一周后,官方迫于压力,才有选择性地通报灾情。

在2019年最后一天,官方证实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源检测迟迟未有结果,却已有8人因“传谣”遭到“依法处理”。大陆很多天灾人祸最初得以披露,都有赖于所谓“谣言”,谣言常常成为预言。所以中共的习惯性掩盖真相,如今令百姓人心惶惶。四十五年前,天大的河南板桥溃坝惨案都能掩盖,还有什么不能掩盖?

参考资料:
南方都市报《水墓》
钱刚《世界最大的水库垮坝惨案——1975年驻马店大水》
于为民《75.8浩劫内幕纪实》

 

 

作者:秦顺天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