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獨家專訪前哨總編談香港局勢...

獨家專訪前哨總編談香港局勢(一):最大“外國勢力”是中共 林鄭已被廢武功

分享
香港政論雜誌《前哨》總編劉達文

【2019年07月30日】(歐洲希望之聲記者梁路思採訪報導)香港政府強推民間俗稱“送中惡法”的《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民間“反送中”抗爭運動近兩個月來持續發酵、升級,目前已是遍地開花。

該運動已導致立法會停擺,不少政府機關、公務員團體及傳統親建制的政商界人士亦紛紛發聲,要求港府回應訴求。港澳辦(29日)首次就香港局勢表達了其立場和態度,強調支持林鄭與香港警隊,並反覆用「暴力」一詞指向與警方發生衝突的示威者。

港澳辦的回應進一步激怒了發出訴求香港抗爭團體、學生與市民。8月5日港人將發起全民罷工、罷課、罷市的“大三罷”行動,繼續向港府施壓。

本台就此專訪了香港政論雜誌《前哨》總編劉達文,深入剖析香港目前的困局及走勢。以下是本台的採訪內容:

記者(代表本台記者梁路思)

劉  (代表前哨總編劉達文)

記者:怎樣看中共港澳辦對香港局勢的回應?

劉:講的都是廢話,對解決香港目前的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甚至會起反效果。因為香港人看到中央港澳辦這幫官僚說的話根本就不是「人話」,他們根本不知道香港發生什麼問題,或者他們知道,但睜眼說瞎話。

記:香港的局勢目前比較緊張,怎樣看他們還要擺出這些比較強硬的態度和立場?

劉:因為香港目前這個局勢非常緊張,但(港澳辦)卻叫香港人去搞經濟,搞經濟怎麼解決政治問題呢!是不是,就是因為它們(中共)不能退,就想叫香港人退,這怎麼有可能?

因為,擺明就是香港政府林鄭月娥不回應香港的民意,但它(港澳辦)卻想用中央的權威來壓香港。那中央有什麼權威呢!如果中央有權威的話,示威者就不會去(中聯辦)弄污中共的國徽了是不是!根本是中央自己說自己有權威,有什麼權威!只不過香港的主權在它(中共)手裡,除了這一點,香港人再無其他認同它(中共)的了。

當年《中英聯合聲明》談判時,把主權歸回北京,其實當時就是鄧小平的強權逼使英國沒辦法,但香港人當時根本沒參與(表達意見),在回歸這件事上,(香港人)原來還抱有幻想,以為北京真的可以讓香港一國兩制,所以,當時的反抗不強烈,現在已歷經22年來,根本一國兩制不斷受到(中共)的蠶食,完全失敗了,它們還在說非常成功,成功在哪?

記:現在要求林鄭月娥下台的聲音高漲,但似乎港澳辦還在挺林鄭月娥,究竟是習近平中央的意思還是港澳辦的呢?

劉:那當然與港澳辦沒關係啦!港澳辦哪裡有這個膽,肯定是中央的意思,為什麼還要撐林鄭月娥,因為中共一貫的態度就是這樣,不能認錯,所以它們不能退,一退就擔心香港人會得寸進尺。但關鍵問題它們(中共)也很清楚,當初朱鎔基時代都說過香港深層次問題,深層次問題就是民主問題,就是中共承諾香港的雙普選沒有實現,現在還不斷再拖,關鍵問題就是這個。

記:會不會只是表面現象而已,因為03年前特首董建華落台前,北京也力挺,但最後還是下台了。

劉:當年老董也是這個狀態,當時讓董下台北京也沒面子,董建華也沒面子,但是當年葉劉淑儀(前任保安局長)也下台了,“送中惡法”反對聲音比03年還大,事態比03年更重,但至今沒一個政府高官問責下台,李家超(保安局長)和鄭若驊(律政司司長)為什麼不問責呢!現在最糟糕的是,香港人、香港民意看到林鄭月娥道歉了,這證明是政府出錯,但政府一點事都沒做,這個怎麼說的過去。

它(港澳辦)說外國插手(香港事務,反送中運動),外國也看不下去呀!你這麼不負責任,人家就發聲,是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這麼多美國人在香港,這麼多海外人在香港,香港他是持份者呀!雖然主權在北京,問題是這麼多台灣人也在香港,按照中共的自己的話講,台灣也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不是在香港的台灣人也是主人呀!所以它(中共)就是亂了套,它說外國在後面支持,那你(中共)就揪出外國在後面怎麼支持香港不就行了嗎,讓香港人看清楚,但至今一點證據都沒有。

記:港澳辦這次確實提到“外國勢力”,還說“外國勢力”在香港的事件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劉:中共以前有很多大帽子很嚇人,“里通外國”呀!“外國勢力”呀!但是經過今年這次事件(送中惡法)或,以後(這些言論)都嚇不了人了 ,這些帽子,什麼“外國勢力”,都沒人管它(理會)的啦!根本(中共)就是拿著原來那一套、生鏽的工具來對付香港的運動,一點作用都沒有。

最大的“外國勢力”其實就是中國共產黨,本來它就是拿外國的意識形態來侵略中國,它(中共)“鬧革命”還拿蘇聯的錢,這個它自己最清楚, 它以為人家跟它一樣,它是打錯了算盤。

對於我來講,林鄭必定要下台,她儘管暫時不下台,也已被廢了武功,不可能管制香港,等於成了中共的負資產,對中共一點好處都沒有,只是一個面子的問題,這個特首是中共選的,她下台,就意味著中共選錯了人,根本就是中共的面子問題。

記:逃犯條例究竟是林鄭月娥主動來做,還是中央的旨意?

劉:我的看法就是,你看林鄭月娥和李家超都講,(逃犯條例)已經鴕鳥了22年,你可以看出他們的心態,他們認為前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他們一直都是“鴕鳥”,他們就不想做“鴕鳥”要立新功,所以呢,台灣發生港人殺人案後,林鄭就認為立功的機會到了,實際上就是說,這個人沒長遠眼光,她以為可以靠建制派人數(建制派在立法會佔有絕大多數的議席),可快刀斬亂麻(通過)修例,向北京表功,讓自己以後可躋身中共國家領導人的行列, 比董建華、林梁振英還要威風。

林鄭就是這種心態闖禍,給中央添麻煩,所以我還是相信劉曉明(中共駐英大使)講的,中央從來沒有叫她修例,是她自己想出來。她想為北京解套,想為基本法23條立法試水溫,但想不到遇到這個大麻煩,又碰到了中美貿易戰這個死結。當然,她主動修例,中央當然支持,但整件事就是亂了套。 (續)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