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峰: 疫情、重兵与12项...

江峰: 疫情、重兵与12项行政令 拜登将给美国带来什么

33
江峰:当权力不具合法性,恐惧便如影随形。(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美国每年死于流感的数万人,今年秋冬不见了,多方事实显示,大选前的疫情程度有可能被严重夸大;拜登就职前所未有地重兵戒备,森严犹如北京“两会”;左派阵营的一系列政治动作都招致非议,拜登政府会带给美国什么?

资深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就这些问题分享了他的独到观察、思考和分析。

大选前左派设计有意加大了美国疫情的严重程度?

从2015年到2019年,美国的流感人数以及死亡人数逐年升高,在2020年高发季节却出现了低感染率和死亡数字近百倍减少。这是很蹊跷的事情,是突然出现了灵丹妙药么?没有,是气候突然发生了变化?也没有。那么那些流感患者,或者每年死于流感的数万人哪儿去了?

那我就会想,是不是有相当一部分数字从传统流感转移到了新冠病毒的统计上了呢?这是在同一疾病防疫部门做的统计工作,只不过把科目改一下就行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质疑这样的改动,是因为不停地有新闻出来,比如:一位核酸检测阳性的人士不幸出了车祸,结果却统计进入新冠病毒导致死亡的科目里去了。我们对这样的改动有更充分的理由,是因为今年的总统大选暴露出的系统操作完成改变的巨大可能性。

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中共那边,经历了多少灭门之灾,经历了多少漫长的殡仪馆凄凉的长队等候,真实死亡数字几乎永远成谜,严重压低疫情死亡数字,原因很简单,中共需要隐瞒疫情的惨烈,减少党魁的罪责,弱化疫情源头的责任,并获得后疫情战略:以牺牲人民健康与生命为代价,让世界停产中国开工的这种后疫情战略。美国是不是也在模糊化数字呢?减少死亡是让政府显得有能耐,那增加疫情严重程度又能达到什么目的呢?

你要是说美国不会的,它的医疗防疫系统,各县的数字都是公开可查证的。那你看看大选在旁边站着监票员、有着全程录影的情况下,不是也一样发生令人诧异的事情么?你再看看作为美国政府首席防疫专家的福西自己,曾经在2009年就赞同氯喹早期治疗冠状病毒的有效性,可是这次却竭力反对,而协会认证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用氯喹将数百名COVID-19患者从痛苦和死亡中拯救出来,却被禁止在推特上发布他的救命方案。可以想像,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阴谋架构。

左派阵营对利用疫情达到目的暗黑设计

用氯喹,几十美元的疗程就能解决问题?不。人们严重低估了他们的设计。

第一,用媒体渲染社会恐惧,攻击川普的管治方略:你不同意民主党的社会休克疗法,你就是“不顾美国人的生死”;你同意了休克社会的方案,“美国的经济就是川普摧毁的”。不管怎样,民主党左派都可以获得上风。希拉里说过,川普手里拿到的好牌实在太多了。换句话说,要不是利用疫情这样的怪招,民主党左派都无法在政治上与川普叫阵。

第二,拜登上台,开始实施的就是立刻扩大纾困规模,再拿出来1.9万亿,获得万民之子的救世形象。这是什么钱?除了大家分到的一笔钱,准确地说那只是一笔封口费,一个人一张支票以外,大笔的金额落入利益集团,落入医药公司的口袋。这是几十美元的氯奎能想像得了的左派民主党下的一盘大棋么?要让能救人性命的医生噤声,就是美国版李文亮,目的就在这里。

另外,川普政府促成的疫苗转眼成了拜登团队的功绩,既然统计数字可以造假,死亡数字是不是也可以被操作成迅速下降?那么拜登上台执政,加上媒体的默契配合,很容易就打造出力挽狂澜的美国好总统的形象来了。

第三,也是关键,经济越缺乏自主性和活力,社会越恐慌,人民对于政府的依赖性越强,处于社会高端的菁英阶层越得利。从这一点上来说,已经超越了两党之争,成了共同分刮的目标。这是我上个星期身体上遭了一点儿罪的切实感受。

当权力不具合法性,恐惧便如影随形

现在国会山前、华盛顿DC都武装到了牙齿的阵势,有多少是真实的,又有多少是刻意预谋出来的呢?越来越多的事实已经展现出来,1月6日所谓的国会山事件就是一个预谋,被抓捕的黑命贵和安提法组织成员冒充、顶着川普支持的帽子进到国会里去干坏事;还有与CNN记者在现场怎么商量的视频都暴露了出来。

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架势,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现代宪法意义上的国家,第一个遵循天赋人权的土地却现在沦落成这个样子,几乎是一夜之间,当然了是表面的一夜之间,原来我们节目中说过,过去的六十多年,共产主义对美国的渗透与控制,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一夜之间,一个总统就职典礼闹得就跟北京开“两会”一样了——封路、高栅栏,告密检举,一级戒备;关键的还不只是表面上,而是骨子里的一致:一个号称人民的政权如此严防死守,如此惧怕自己的人民。

1月18号国会山附近据说煤气失火,又是大惊失色,警报大鸣,就职典礼彩排中断。你说他们心里有多害怕?当权力不具有合法性,恐惧便如影随形,这权力要不是偷来抢来的,能那么心虚么?他们说川普支持者要有极端行动,民主党左派最喜欢的用词“政治正确”,最敏感的族群歧视,这下子,八千万川普支持者一下子就被抹黑成“叛国者”了,八千万“叛国”?先别拿党派画边儿,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想想,这将是怎样的一个政权,它干了什么事儿或者要干些什么事儿,是人民叛国,还是它背叛了人民?

重入《巴黎气候协议》,满足“绿色新政”大政府的需要

拜登的高级顾问、未来的白宫幕僚长克莱因(Ron Klain)周六(1月16日)表示,拜登在上任第一天就将签署大约“12项行政命令”,将涉及新冠疫情、经济不景气、气候变化和美国社会存在的种族不公问题。”在他上任的前十天,拜登将采取果断行动,处理上述四方面危机”,克莱因在一份备忘录中这样说。

在具体的行政命令上,围绕疫情的我们前面说了。再说说两条,一个是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另一个是推翻川普执政发布的关于伊斯兰七国民众入境禁令。

《巴黎气候协议》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拜登团队与民主党人已经多次批评中共言而无信,但是在具体执行当中,却又突然相信中共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承诺了?这里面关键是所谓新能源新科技大佬们、那些民主党左派的重要金主与中共的利益共同体。中共只要逼迫美国放弃便宜的、现有的化石能源,自然就取得了全球竞争优势,而拜登首先牺牲的就是那些包括宾夕法尼亚等重要的摇摆州,依靠传统能源的广大工作岗位。

在宾州,整个阿巴拉契亚山系,都围绕着页岩油采掘的工作,拜登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就是撕毁对宾夕法尼亚的虚假承诺,就这一点,你说你在宾州赢得了选举,谁会相信呢?夺走民意,夺走生活,就职典礼上为何重兵把守啊?就这一条就已看得清清楚楚。宾夕法尼亚的百姓从1月20日以后绝对不会停止抗争的。有利中共、戕害美国民众?图啥?民主党极左翼的政治支持,他们要所谓“绿色新政”,他们要更大的政府权力。拜登正在一步步满足。

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在左派眼里抵不过“政治正确”

关于中东地区民众入境美国的禁令,是川普总统执政后推出的最重要、争议最大的行政令之一。川普当然知道禁令会招致的麻烦和攻击,但是他得到的情报是,恐怖主义袭击计划将根据美国政府的移民政策展开。如果没有禁令,我们看看欧洲的情况就清楚了,没有办法统计败露和制止恐怖袭击,仅在巴黎、尼斯、伦敦、柏林、布鲁塞尔,发生了多少恐怖袭击,死了多少人?而在美国才有多少?川普究竟帮助美国人民挡住了多少袭击?

但是拜登作为当选总统,他获得的情报跟川普是一样的,他当然清楚对恐怖主义活动猖獗的几个国家采取入境限制,目的是保卫美国的国家安全,但他却可以轻松地用“政治正确”四个字抹去这些安全,当然,迅速更改这些行政令之后,也将迅速改变美国人民的生活状态。

私通中共间谍的斯瓦维尔为何能继续任职情报委员会

同样让人难以接受的还有众议院议员、加州民主党人艾立克·斯瓦维尔,被指证与中共女间谍私通之后,在共和党人的穷追猛打下,暂时离开了他最重要的工作岗位——国会情报委员会,但是佩洛西又迅速将他召回。为什么?情报委员会要职,是中共最需要的。

国会情报委员会管理中情局(CIA)等最重要的国家情报机构,可以说美国情报届的一举一动,只要根据法律汇报给国会,就等于汇报给了中南海。斯瓦维尔的事情FBI指证、媒体大量爆光,等待他的只应该是法庭审判,怎么能又重回工作岗位呢?因为他是国会小圈子最重要的沟通桥梁:他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选副总统贺锦丽、参议员情报委员会的范士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席夫都来自加州,与加州出身的各民主党大佬关系深厚。

我们都知道斯瓦维尔背后的中共间谍的背景了,而这样的联系竟然依然保持者。佩洛西之所以胆大如此,是她需要这样的与中共直接高级情报的互动,毕竟佩洛西自己1989之后就不再允许进入中国了。情报委员会主席席夫,因为盯着川普的“通俄门”、“弹劾门”,也成了共和党盯得最紧的人。怎么办?一个2013年才进入国会就能够迅速进入情报委员会的年轻议员,又可以掌握与席夫同样情报资源的斯瓦维尔就成了最佳选择;也正因如此,他被川普团队安排下通过媒体透露实施打击,试图废其武功。

现在佩洛西抓住国会山事件,以及拜登正式认证当选总统的机会,重新找回斯瓦维尔,一定会终止对他的调查审判之路,换来斯瓦维尔为这个加州民主党左派核心成员团体的忠实服务,毕竟一切都可以用一句话,把斯瓦维尔与中共女谍的关系说成都是川普团队和支持者的污蔑就行了。但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呢?中情局,这个斯瓦维尔主管的情报机构的动作,将丝毫不差地出现在中南海。

左派之流追逐政治权势不惜牺牲人民利益和抛弃道德

有人也许要问,为什么开放七国移民等于打开恐怖袭击大门,召回间谍背景的斯瓦维尔等于出卖情报,拜登政府要干什么?他傻呀?他不傻。

首先,这两项勾兑,都可以直接带来政治小团体的资源优化,可以获得极左政治力量和国外强大政治集团的支持,这个资源掌握了,就有了共和党人和欧洲盟友没有的优势。这一点跟希拉里在利比亚与穆斯林兄弟会勾结同出一辙。

另外,美国的国家安全不是以民众的经济与生命安全为衡量标准,而是以自己的权势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有多少掌控为标准,更何况,对美国安全造成的混乱局面越大,能够直接与造成这些混乱的恐怖组织和国家包括中共的联系越深层,自己对美国的掌控程度当然会越牢靠。

对于追逐政治权力者来说,牺牲一些美国人民的利益,扔掉一些早在玩弄幼童的时候就扔掉的道德,真的不算什么。

还想说说中美洲难民问题,为什么这些难民会来自特定国家?他们的到来后面会有怎样的深层安排?请关注后续节目。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