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江峰: 李克强“两会”弹别...

江峰: 李克强“两会”弹别调 不是在唱红白脸

38
江峰:习近平左转太快,李克强的差池现中共如今执政能力的低下和错版。(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7日】刚结束的中共“两会”上出现了一个有趣现象:政协主席汪洋的定调讲话与总理李克强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在对港原则上的论调出现了差异。

我为什么不同意一些评论的观点说“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甚至可以读出中央高层有了重大分歧呢?因为中共在它建立政权之后,就没有红脸、白脸一说,中央的分歧,一定是有了山头、形成帮派并成了气候,才会有政治力量展现上的分歧,这一点是中共统治的大忌。—— 江峰

中共高层震惊于党宣领域受到一个电商老板的抗衡

华尔街日报3月15日报导,说中共高层今年初审查阿里巴巴旗下的媒体清单后,中共高层对阿里的媒体扩张规模感到“震惊”,不仅100%全资拥有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SCMP)、享有中国媒体《第一财经》集团近37%股份、社交平台新浪微博近30%股份、影音平台Bilibili 6.7%股份,以及国营湖南卫视旗下芒果超媒5%股份、中国最大广告网路分众传媒5.3%股份,还涉足优酷、趣头条、B站、小红书等,投资范围涵盖纸媒、广播媒体、数字媒体及社交媒体。

华尔街日报说:中央领导震惊,不仅仅是原来就知道的阿里巴巴特有钱,而是发现,自己强大的不可动摇的党的宣传机器,竟然会受到一个杭州电商老板的抗衡。为什么中共那么惧怕出现不同的声音呢?咱们从这次刚结束的“两会”的一个有趣现象说起。

“爱国者治港”与 “港人治港”区别有多大?

3月4日,“两会”的政协第一天开会,政协主席汪洋在开幕词上强调,北京“坚定支持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并未提及邓小平当年制定的“港人治港”方针。有区别么?有,区别大了。

香港人治港,而不是北京或者大陆人治港,用的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体现了香港与内地的差异,香港人自己管理自己的领地,是高度自治的体现,是“一国两制”的一个切实而生动的表述。那么“爱国者治港”,就是拥护中共甚至根据中共的核心领导制拥护习近平的人才能治港,谁有资格管理香港北京说了算,一下子就把自治这个实现“一国两制”的基础抹掉了;同时,本来平等的港人权力,变成了选择性给予的特权,一个自由平权的香港公民社会,因一个所谓“爱国”的美丽借口,被消灭了。如同乔治·奥维尔的《动物庄园》,当猪通过革命成为了领导者之后,高声宣布,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一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李克强、汪洋鸡鸭不同调,原因不是基于重大分歧唱的红白脸

“两会”上的有趣现象是什么呢?汪洋3月4日说“坚定支持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第二天李克强代表国务院做政府工作报告,竟然跟去年“两会”的腔调一样,仍然是邓小平当年提出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没有提所谓的“爱国者治港”。这是非常有趣的。政协的定调讲话与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的论调出现了差异。

有朋友让我点评一下原因是什么,我开玩笑说:很简单,秘书拿错稿子了,把去年的稿子又拿出来了。我为什么不同意一些评论的观点说“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甚至可以读出中央高层有了重大分歧呢?因为中共在它建立政权之后,就没有红脸、白脸一说,中央的分歧,一定是有了山头、有了帮派并成了气候,才会有政治力量展现上的分歧,这一点是中共统治的大忌。

第一,这样的分歧总是对着最高权力来的,你有一帮人,所以无论分歧仅仅是政策或者思想上的不同,也会造成对最高权力的挑战,和对最高权力代表的中共集体权威的挑战;

第二,党内分歧总是容易被扩大形成社会反应,社会对党内不同声音的呼应,最终往往不是来解决这个分歧,而是要对这个充满了血债的政党的清算。

中共史上的路线斗争结局,无一利于民生民主的发展

中共历史上的路线斗争的结局,都不是向着有利于民生民主的方向发展,而是向着更加独裁、更加残暴方向发展。

我们看反右的缘起、毛泽东要“大鸣大放”,多少政协、党内外人士都激动地要提意见,说毛主席“太有胸怀了”。朗朗乾坤,不同的声音波涛滚滚。没多久,事情就有了变化,毛泽东一篇文章,抡起棍子就打。“文革”的缘起也一样,没有那么多不同的声音了,只是刘少奇、彭真几个人要追究人民公社、大跃进饿死人的责任,毛泽东就翻脸了:你们是水泼不进呀!号召红卫兵起来造反,这下子水泼进去了,人都整死了。

甚至到了“改革开放”后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都是党内思想分歧,不同声音大规模出现,形成了大规模的运动,也就是党内斗争社会化。也正是因为中共党内高层都知道不同的声音带来的结果,都会引发对中共的清算,所以中共内部都有这个危机感,自觉地保持所谓的一致性,特别是绝对不会在表面尤其是“两会”,这样直接面对社会的公开场合,彼此唱反调。这是严重违反党内纪律的,也是马上就会失去最高权力的因由。赵紫阳就是对来访的戈尔巴乔夫说了一句“党内大事小平同志说了算”,一个这样的表态,就被称作“政治上很不成熟”,成了罢官的直接诱因。

习近平左转太快,李克强的差池现中共如今执政能力的低下和错版

那么李克强为什么在“两会”上做那样不同的陈述呢?因为汪洋代表的是政协,那是要代表各个没有实权的花瓶党表忠心,“爱国者治港”是习近平提出来的,你要先表达拥护,这个可以很空。但是李克强代表的是政府,就要有实际政策,是要干活要执行的。“爱国者治港”,谁是爱国者?如何鉴定?没有标准,香港的新选举制度必须要人大确定之后,政府才能有动作。这里面实际上反映的不是重大分歧的红脸、白脸,而是中共现在的执政能力的低下与错版。

习近平左转得太快,一众党员跟风忠心表得太快,但是那些要干事情的就难了。比如“全面脱贫”了,那么五保户、绝对贫困人口的补助是不是要停掉?停掉了饿死人怎么办?李克强就难了。象“爱国者治港”这个事情,国务院还没有相应变通政策出台,只能拿着邓小平理论再撑一下。结果大家看到了,到3月11日李克强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就已经把两者合二为一了,也表忠心也要有执行力了,于是就出现了“爱国者治港”保证“一国两制”走得更远这样二合一的说法了。李克强心里不清楚么,“爱国者治港”就没有“两制”了,他是矛盾的,怎么办?过去毛泽东说“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那就上吧。

中共骨子里和体制上都不允许两种声音的出现

在通过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决定投票表决的时候,2895票赞成,1票弃权。有人说,会不会就是李克强弃权呀?不会。因为只有形成一个山头或帮派了才会有分歧,而这种分歧也不会在公开场合展露。所以李克强要有意见也不会单枪匹马,不会只有一个弃权票出现。再者,“两会”的这些投票都是有记录的,换句话说,谁投票谁弃权都有案底,哪位代表做的哪个座位,是拥护还是反对,那个设备是很容易处理的,不用向过去毛泽东站起来点票,然后说“全体通过”,于是代表们个子矮的,还要踮起脚尖使劲举手,让伟大领袖看见。如今不用,你投反对票,马上就会让组织部门关心你了。

法学泰斗江平在他的回忆录中,记述过人民大会堂的表决器,清楚地知道代表们的态度。他举了一个例子:当时表决的时候总有一票反对,哪怕是一些没有什么争议的提案,也有一票反对,结果马上就查出来了,谁干的?廖晖,就是廖承志的儿子,港澳办的老主任。就去问他:你怎么老是投反对票呀?廖晖承认就是他干的,他就是要看看这个表决器是不是真的能反应代表们的投票情况,都是全票通过就没有办法验证了,他就来一个反对票。

但是,我们反过来想,这每个代表都知道的秘密,加上中共组织部门、安全部门的控制威胁,是不是就会成为一种自我审查机制,逼迫你每一次都投下赞成票呢?廖晖那是一个雷打不动的大人物,因为他在中共党内有着得天独厚的特殊地位,他爷爷是孙中山的左膀右臂、完全支持国共合作的廖仲恺,奶奶是最早的同盟会女会员何香凝;他父亲是民国三大公子之一的廖承志。廖承志跟蒋经国很有意思:蒋经国是先入共产党,后入国民党;廖承志是先入国民党,后入共产党。廖晖名门之后,在海外侨界,在台湾的民国遗少的联系和影响力都很高。不过说回来,就廖晖代表中央管理香港期间香港最自在,他也不多事儿,还拦著江泽民这样的党魁没有办法太插手,所以那时候香港很自在,发展很好。

举这几个例子什么意思呢?就是中共从骨子里、从体制上就不允许有两个声音的出现,因为那样的情形,往往意味着残酷的党内斗争的开端,也意味着中共随时会被任何质疑的声音吞没,开始被清算的命运。所以它要整肃任何发出两个声音的可能。

有了这样的认识,就不难理解当下对马云阿里巴巴进行的媒体切割了——决不允许民间有第二个发出和承载声音的平台,来对中共及其强大的宣传机器构成“严峻挑战”。

中共恐惧大型科技媒体平台对重大社会变动产生的巨大影响

此外,号称绝对没有沾上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投资的,另一个来自中国的科技媒体平台,抖音,又出现在缅甸军政府镇压自己人民的现场。据报导,在社交媒体领域,TikTok享有独特的地位。在缅甸军方限制访问西方的脸书,Instagram和推特之后,TikTok上视频的影响范围大得多。尽管抗议者也可以访问作为一个组织的平台,但访问受到限制。但是缅甸军方却发布了数百个视频,用赤裸裸的暴力恐吓来威胁民众。

所以我们看到,中共非常清楚地看到了大型科技媒体对重大社会变动产生的巨大影响。从美国总统大选再到缅甸大选和之后的军政府政变,中共害怕社交媒体平台用前所未有的科技手段制造新的网路极权主义,脸书的老板扎克伯格,尽管在天气糟糕的北京,小丑般地在天安门前跑步,也没能得到中共的完全信任。

脸书全球规划负责人本尼·托马斯接受美国保守派媒体《真理计划》采访时表示:脸书”像一个国家一样强大”,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王像扎克伯格一样,统治了20亿人。

有意思的是:一个是我不让你们发出声音;另一个是我让你们都发出声音,却都只能服从一个声音。问题出在哪儿呢?这个家伙总试图代替上帝发出声音。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