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二零二零:“三退”汹涌澎湃...

二零二零:“三退”汹涌澎湃 道德精神觉醒 美国助力(下)

59
“三退”大潮势不可挡,中共极度恐惧、灭亡在即。(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简称:九评),将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本质昭告天下。从此,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从中共的谎言中清醒过来,由此引发了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道德精神觉醒运动,又称“三退”大潮。

进入2020年,世界在痛斥中共强行推行港版《国安法》,严重侵犯香港人权的恶行中,又遭遇了因中共的隐瞒欺骗而令新冠疫情危害全球。世界各国在瘟疫的重创下开始明白,中共对全球是最大的威胁。

2020年,美国川普政府一连串的强力抗击中共政策,特别是祭出一系列严格紧收的签证及移民政策,以及对中共的人权责任官员的多轮制裁,彰显了美国抵制中共的决心,也同时形成了助力全球“三退”大潮的客观效果。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三退”总人数已突破3.7亿人。中国人不再恐惧,道德精神觉醒,“三退”大潮中各界正义人士纷纷公开声明脱离中共,其中不乏高阶官员和家喻户晓的文、体、科技界精英,更有曾经在中共体制内担任要职的执行者从谎言、利益和恐惧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他们公开表达抛弃中共的心声;当然也有更多觉醒了的普通民众。

美国移民新规出台,单日办理“三退”证书人数激增几十倍

10月2日,美国移民局发布了新增移民政策指导文件,文件规定,除非有特许,共产党或其他专制政党及附属机构成员将不能移民美国。此消息颁布后,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办理《三退证书》的人数激增几十倍。

图为纽约华人在反中共迫害的集会上,公开宣布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并领取退党(团队)证书。(图片来源:大纪元)

总部位于纽约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说,“有很多华人来办理中英文的《退党证书》,想证明他们已经退出中国共产党,或者是要退出。办理证书的有通过退党中心网络直接办理的,也有通过电话办理的,或者是亲自来办公室办理的,也有很多来做咨询的。”

易蓉透露,据粗略估计,激增几十倍的办理《三退证书》的请求,大约一半来自中国大陆,一半来自海外各国。

因批中共被开除党籍的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本就已经想退党

旅居美国的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在2020年成为备受关注的中共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她因批评习近平和中共而被开除党籍。

中共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网络图片)

蔡霞1998年至2012年在中共中央党校任教。她因批评中共是“政治僵尸”,认为习近平是“黑帮老大”应该下台,并为中国的言论自由、受迫害的人群发声,于2020年8月遭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银行账户被冻结。

蔡霞在接受官方香港媒体专访时则表示,在习近平的管治下,中共不允许党内有不同意见,不会检讨和纠正错误,反而整治持不同意见的人,做法极为恶劣,她本来已经想退党,对于被开除党籍感到高兴。

中共党校早前批评蔡霞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违反党纪和国家事业单位人员行为的规范,因此开除她的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

她指出,中共近年强化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在2018年习近平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让新斯大林主义的无限统治成为可能。

蔡霞表示,从2016年开始她经常受到官方讯问、纪律检查委员会威胁或约谈的情况,且每每被要求保密。蔡霞形容,“一切都是黑社会的做派,见不得光。”

她说,近年中共要求党员绝对忠诚,她反问如果领导人做错是否仍与中央“保持统一”,质疑一个人的意志绑架全党,将9000万党员当成“党奴”。

对于大半辈子都是“忠诚党员”她而言,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失望始自2016年的两个事件,一是地产大亨、红二代任志强因批评习近平审查中国媒体,被贴上“反党”的标签。第二则是环境科学家雷洋之死。

“在过去的八年中,你如果没有在中国大陆生活,那就真的很难理解,这个政权变得有多么残酷,而它又制造了多少无声的悲剧。在公开反对这一制度之后,我得知住在中国不再安全。” 蔡霞目前暂居美国。

黑龙江省鸡西市原副市长李传良海外公开退党、揭中共官场黑幕

黑龙江省鸡西市原副市长李传良今年8月在美国宣布公开退党,并向多家外媒披露中共官场黑幕,引发广泛关注。随后遭到所谓中共监察部门的“调查”,并被采取“污名化”手段进行报复。

中国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图片来源:大纪元)

今年57岁的李传良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专业。199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1983年起,李传良就进入鸡西市财政系统工作,历任鸡西市财政局副局长、局长、鸡西市国资办主任,直到2012年1月当选鸡西市副市长,已经在财政系统任职近30年。2017年3月辞去公职。

2020年8月,李传良从中国来到美国加州;8月19日,在海外媒体大纪元上实名退出中国共产党。作为体制内官员的李传良在美国公开接受采访,披露中共官场黑幕并退党,被认为是当下中共内部矛盾激烈、严重分裂的象征。

本可在名利双收中退休的李传良离开家乡前往海外退党让很多人不解。他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因为“这个体制烂透了、不可救药了”,而且“我在2014年(就已经产生了这种想法),这一次我只是更明确地声明这件事罢了”。

李传良还说,中国的体制就是最大的问题,现在中国无论是高官、企业家或知识分子,只要稍微有点良知,都会有很大的精神压力,除了要面对中共政权的各种打压政策,还要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他希望自己在海外发声,能让更多人受到触动也站出来发声。

蔡霞、李传良、郝海东和叶钊颖已不是仅有的知名人士退出中共,此前已有很多先例,这里对他们的《退党声明》略作回顾: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 只有它(中共)垮台,中国人才有好日子过!我们中华民族才有希望,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中国人永远永远黑暗下去,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认清这样的问题,退出共产党。”

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 “中国良心”高智晟律师: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高智晟律师失踪迄今已经超过1,200天,音讯皆无。图为2006年初身在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

“退出中共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我认为解决中国问题最根本的症结就是抛弃这个邪恶的制度。《九评共产党》提供了一个极好的途径,传播《九评共产党》促三退是截至目前为止最为有效、最为和平的一个方式。”

中共前外交官、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

在悉尼“六四”集会上公开宣布脱离中共​,他说:“退党运动是中华民族的良知觉醒,给中国人民以希望。…作为外交官,按理应该为国家利益服务,但是我在这里做的事情大多数不是为了国家利益,而是迫害自己的人民、迫害自己的事。实际上成为共产党迫害人民的一种工具,这是违背我的良心的。”

原天津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

“我是郝凤军,今年32岁,曾经在中国大陆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工作。我是199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我现在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市。我郑重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些组织从现在起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退个一清二楚。因为我曾经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对中共有很高的期望,但事实上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它现在在中国大陆所实施的是黑暗的统治,是没有人权的制度,所以在此我郑重声明退出共产党及其所有组织。”

奥运泳坛名将黄晓敏​:

奥运会冠军、泳坛名将黄晓敏(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 看《九评共产党》让我认识到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我深感自己曾经是共产党中的一员感到耻辱,虽然我当时入党是不情愿的…但我感觉还是应该明确的严正声明一下,从自己内心彻底全面的清除共产党的毒素,退出这个邪恶的政党。”

中共沈阳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中共沈阳市委政法委员会委员、中共沈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韩广生

“本人于1980年3月5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忠心耿耿地效力于中共。但越来越多的事实使我深刻地同时也非常痛苦地认识到,中共绝不是一个像它口口声声高喊的那样以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党,而是以中共一党极权高于一切的,专制残暴,腐败透顶,极其虚伪又极其虚弱的既得利益集团。这样一个党已经与本人的理想和信念水火不容了。因此本人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

过去16年来,“三退”的步伐一天也没有停过。3.7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已超过世界人口第三大的美国总人口数,彰显“三退”大潮波及范围的广度,历史和人民在抛弃共产党,为自己选择了光明未来。

大陆民众集体推出流氓骗子党

近日大陆民众李军等9人声明退党,他们在声明中写道:共产党的媒体叫“党的喉舌”,故名思意是党在说话,那说的是心里话吗?当然不是。那是干啥的?叫“舆论导向”,就是忽悠呗。说的再直白点,中国的媒体就是一个大骗子的骗人工具,这个骗子就是共产党,“党的喉舌”就是它骗人的工具。以迫害法轮功为例,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彻头彻尾都是骗人的谎言。这还不是个案,几十年来它一直都是这么干的。我们声明退出这个流氓无赖的骗子党,不再上当受骗被它利用。

翻墙看到了真相,我被共产党深深欺骗了

我是一名共青团成员,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小粉红”,我经常响应微博共青团的号召,前往海外推特“出征”,我曾经辱骂过很多国内外的民主运动人士,后来我因为在用VPN翻墙时看到了“天安门大屠杀”和“九评共产党”之后,我顿时感觉我受共产党深深地欺骗了!!! 我曾经自以为我站在正义的那一方,现在看来,曾经的我是多么的可悲和可笑,我希望就此退出共青团,最后我有话想要对共产党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共产党!你们是要遭天谴的!!!

声明人:戴勇

2020-11-02 22:05山东枣庄

中共压迫中国十四亿同胞,是恶魔

我是古彧滔,就读于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我本来只是中共统治下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原本就读于机械电子工程专业,这种传统工科专业呆板落后的课程设置和中共在大学校园内无孔不入的渗透和洗脑让我的大学生活喘不过气来。

直到我在大三转入了计算机科学专业后,在通过翻墙学习网页前端技术的同时,无意间看到了《九评共产党》以及其他华人同胞痛斥匪共邪党的材料,宛如醍醐灌顶一般让我彻底意识到了匪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乃是真正压迫中国十四亿同胞的恶魔。

我还通过翻墙了解到了香港黑警对香港年轻人惨无人道地镇压、迫害,甚至暗杀。香港黑警在其背后匪共邪党党卫军的支持下于光天化日悍然攻击香港理工大学美丽的校园。看着我高中时期曾经参加过香港理工数理化竞赛的校园竟然被黑警的催泪弹破坏得体无完肤,看着理大同学们英勇地抗击黑警进攻,我的心中也燃起了反抗匪共邪党残暴统治,拯救大陆14亿同胞的伟大责任感。

因此,我古彧滔在此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青团,此后与中国共产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不共戴天!

声明人:古彧滔

2020-11-01 10:25四川

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是邪教组织

我于小学加入少先队,中学加入团员,09年大学入党,以前我就喜欢出国旅游,以前也在看板上了解过共产党活摘器官的事情,由于从小的教育环境的影响我一直秉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后来又一次在YouTube上看到了韩国电视台的一个纪录片,大概讲的就是韩国人要移植器官都是在中国而且价格便宜只需要等待不到30天就可以成功移植,一下就了解到中国共产党活摘器官的事实。

再后来习近平修宪无限连任后,我就对中国共产党产生了恶意,今年2020年的中共肺炎爆发,我第一时间从各种政府官员的口中得知中国共产党各种的隐瞒事实真相,再加上后来微信微博国内全网站各种篡改人民记忆,宣扬共产党的优秀过后对中国共产党越发的产生恨意,直到我看到清明节时期所有死于中共肺炎的人火化后骨灰都在一起,一人一点平分,我就觉得我以前选择相信中国共产党是错误的,我加入了世界最大的邪教组织,我李阳在此声明,我要退出这个无恶不作的邪教组织,我要的是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要跟中国共产党死磕一天,共产党我不怕你!

声明人:李阳

2020-11-02 23:07

中央党校官员集体“三退”

在《九评》发表初期的2005年,中共中央党校出现了25人集体声明退党事件。 他们在声明中写道:我们是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各个不同部门的官员, 我们中有“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有中青年在职官员,有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有一般科员和普通官员,也有博士、硕士研究生。我们大家同意借《大纪元时报》退党专栏,刊登我们的退出共产邪灵的声明。其实据我们所知,中共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百分之九十的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为什么要退党?《九评共产党》 讲得很清楚,中共从起家就是以欺骗、谎言、暴力杀人为基础,各种运动杀人、致残少说也有一两亿中国人,确实是邪党、邪教、流氓党……

这份声明展示了在中共体制内部,中共党徒们的民心所向,中共已经走到了不打自倒的地步。

104名警察集体“三退”

在国内,“三退”保平安已深入到中国大陆的各个角落和阶层。很多人在自己明白真相后即自发地传《九评》促“三退”,政府机构、公司企业集体观看《九评》和声明退党、退团、退队(三退)也渐趋公开化,“三退”已成为人们时下聊天的一个热门话题。

2015年10月的一天,中国大陆东北某地的一名法轮功学员打电话帮助四川某地的104名警察做了“三退”,其中98人党员。 当时,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很浑厚的男子。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三退”保平安的事,问他:“戴过红领巾吗?” 他说:“戴过、戴过,我还入过党呢!你赶紧给我都退了吧,我早就想退,不知道上哪退,这回太好了!”法轮功学员说:“那我就给你退了吧!” 他说“要得!要得!”法轮功学员问了他的姓氏,给他起了化名办了“三退”。这位警察接着说:“我们都是警察,我身边还有这么多人,怎么办呢? 他们都还没退呢,你也给他们退了吧!”法轮功学员说:“好吧!请他们都报上名来,声明退出的是党、团、队的哪个组织。”于是这些警察就轮番向法轮功学员报出姓名,有名有姓共104人的“三退”名单就这样诞生了。

“三退”大潮势不可挡,中共惊恐至极、灭亡在即

3.7亿“三退”民众来自各行业、级别、各年龄层、各省市地区,足见“三退”大潮冲击社会的深度。3.7亿人对中共说“不”,声明不与中共为伍,退出中共一切组织,令中共组织上走向瓦解,走向最后解体的崩溃点,因此中共陷入极大恐慌。

中共对传《九评》劝“三退”义工竭尽全力地迫害,估计被中共绑架、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因劝“三退”讲真相而被迫害的至少占80%以上。

中共百度网路审查、“退党”列入黑名单:据中国最大搜寻引擎百度的内部审查运作文件披露,中共针对13个类别审查过滤关键词,其中包括“反动”类、“六四信息”类、“法轮功”类、“国家领导人”类……等等。在“反动”类过滤关键词中,就有“退党”、“灭共”、“亡党”、“不爱党”、“暴政”……等等。在“法轮功”类过滤关键词中,包括“九评”、“藏字石”、“大纪元”等。由此可见,“三退”大潮在中国的深远影响,及中共对退党、灭共的极度恐惧。

中国大陆民众以各种方式传播“三退”信息。(图片来源:新纪元)

在中国大陆境内,千百万退党义工(主体为法轮功学员),在大街小巷、住宅小区、市集商场、火汽车站、机关大楼、旅游景点的电线杆上、墙壁屋顶、树枝树干、自行车栏、汽车雨刷、公寓邮箱等处,挂横幅竖幅、真相展板、书写退党标语、张贴退党声明,帮助人们了解真相,退出中共相关组织。加上市面大量流通的“退党币”、“真相币”,有手写老旧的人民币、有印刷精美的全新人民币,列印真相内容、劝退标语、退党声明,成为传递“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有力工具,词语不多,信息流通量大。

如今已有3.7亿中华儿女退出中共组织。在中共疯狂的迫害中,大陆的退党义工、包括法轮功学员们不畏危险生死,风雨无阻日复一日传播真相,使得中华儿女反思,人心渐明,“三退”大潮波涛汹涌、势不可挡,中共末日已近、灭亡在即!

(全文完)
二零二零: “三退”汹涌澎湃 道德精神觉醒 美国助力(上)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