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五章 离家出走(6)

23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黄昏了。

我们走到了一座大桥旁,正准备穿过,被旁边站岗的卫兵拦住了,“对不起,这里只能走火车,不能走人。”

铁道桥 示意图(图片:pixabay)

“我们想到对面去,”戴佩瑶说。

“这里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我们就想到对面……”

“你们去对面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去对面。火车道是到对面的……”

离开了火车道,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卫兵继续解释,“这座桥上,只能通火车,不能走人。”

我说:“现在没有火车呀!你让我们走吧,我们很快就跑过去的。”

“你们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哪!”

“我们就想过去!”

“你们知道前面是什么吗?”

“桥啊!”

“除了桥,还有什么?”

“还有……”

“黄河!”

黄河 示意图(图片:pixabay)

“啊?真是黄河?!”

“是黄河!所以你们不过去不死心嘛!”

“那你就让我们过去吧,反正已经来了……”

“不行!不能走就是不能走!”他急了。

“为什么不能?”

“不能就是不能!”

这时,桥下有人喊:“什么情况?”

“班长,有人要过桥……”卫兵喊着说。

“不能让她们过!”

“她们非要过!”

“她们是哪儿的啊?”

“不知道。”

“她们去哪儿呀?”

“也不知道。”

“……先把她们带到连队里吧!”

我们被班长和另一个战士带到了一个部队大院,被安排在一个很大的厅里。我和戴佩瑶偷偷商量,决不能说出家在哪里。

坐了一会儿,班长带来一个人,他向我们介绍说:“这是我们连长。”

连长是一个个子不高,但长得很敦实的人,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

“我听说你们要过桥?”连长说起话来带着笑,长得特喜兴。

“嗯呐!”我们异口同声地说。

“嗯呐?”连长更笑了,“你们是哪儿的呀?东北的吗?”

我一脸悲壮地说:“出家之人,四海为家。”

这一句话,把他逗得更是不行了,“四海为家……还四海为家……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去呀?”

我们两个以沉默来回答,我们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去,又怎么回答他?

指导员也来了,他看起来比连长年长不少,跟我们父母的年纪差不多,他很严肃。连长收敛了笑容,向他做了汇报。

指导员也没问出我们什么,临走时,嘱咐连长照顾好这两个孩子。

指导员走了后,连长恢复了常态,仍然笑着问我们,“你们不想说了是不是?”

“嗯呐!”我们又异口同声。

“饿了吧?”

我俩一起点头。

“先吃饭吧!”他让炊事班的人把吃的端了上来。

白面馒头,还有几样菜!

我们真的饿了,看着吃的,一点没客气,只管吃了。

这是多么丰盛的一餐哪!这是多么好吃的一餐哪!

美味中餐 示意图(图片:pixabay)

连长笑呵呵地问我们:“好吃吗?”

“好吃!”我们齐声说。

“好吃就多吃!”

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感动:这一阵子,我们遇到了不少坏人,现在遇到的这些人,跟那些人不一样。这个连长,像家长,像我们的哥哥,是一个想关心和帮助我们的人。

我们吃得饱饱的,因为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挨饿。

我们想自己收拾碗筷,连长没让,他让战士们把剩下的都撤了下去。

“现在该回答了吧?”连长笑着问我们,“你们从哪儿来?想上哪儿去?”
“……”

虽说吃了人家的嘴短,但是,我们还是不想说。

“不说,是吧?”他问。

我们点头。

“困了吧?”

我们又点头。

“休息去吧。”

他亲自带我们去了一个空房间,那里打扫得一尘不染,被子叠得像豆腐块一样整齐。

“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好好休息休息。”

他安排好后,就走了。

我们能住上这么好的地方了!这里又是如此的安全和干净!

临睡前,我们仍然不忘商量对策。

“明天怎么办?他们还会问的,我们怎么回答?”我问戴佩瑶。

“咱们既然出来了,就不能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他们。不管他们问什么,咱们都不说!”

第二天醒来,连长安排我们吃过了早饭。他告诉我们,在这个部队的院子里,我们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不许出院大门,并说,院门口有站岗的卫兵把守着。

连长见问不出我们什么,也就很少再问了。但是他经常过来看我们,陪我们聊天,让我们看他们部队的训练。他是一个特别逗的人,整天像特开心似的,他也想方设法让我们开心。

指导员是个一本正经的人,但能看得出来,他是个有威信的人,战士和连长都尊敬他,甚至是有点怕他。他偶尔也来,而正常与我们接触的,大多数是连长。

有一天,我来月经了,经过特批,允许我们到院外的小卖部买东西。

在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流泪了。

“想家了吗?”戴佩瑶又问我这个问题。

“嗯……”

每次遇到难,我们都会想家。

想家了 示意图(图片:pixabay)

“其实我也早想了,就是没跟你说。因为我怕我说了,你肯定也想……”

她这一说,我干脆就哭出声来了。

她见我这样,犹豫地说:“那……想回家吗?”

“……想……”

“……想的话,咱们跟他们说了吧……这些天,他们对咱们那么好……”

“说吧,我想家了……想回家,想家里的人……”

一想到回家,我们像卸掉了千金的包袱,瞬间变得轻松了!

我们回到部队,主动找了连长,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他们了。

接下来的,都是顺利的事情:他们给家里发了电报;我们双方的父亲火速赶到济南的守桥部队。

部队盛情招待了我们两个家庭,还组织了训练表演给我们看。

指导员和连长还向我们的父亲们透露了一个“剧情”:我俩在这儿住的第一个晚上,他们怕我们半夜偷着跑了,特意安排了战士在我们的门外轮班站岗,身上还配了“尖刀”——是假的,橡胶做的。一旦我们跑,就用这个吓唬我们。

我的爸爸也曾经在部队当过兵,他知道什么样的感谢方式是受欢迎的。我们去市里定制了锦旗,送给了部队,表达了我们的感谢。他们拦截了戴佩瑶和我,他们也拯救了我们。

选择流浪生活,得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物质、技术上的准备。否则,就像我们一样,危机四伏。

临行前,戴佩瑶的爸爸对我爸爸说:“既然已经来到山东了,我想带着佩瑶,顺便到亲戚家转转。”

我们两家就在济南分开了。

书中戴佩瑶的原型付惠兰。(作者提供)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二章 入群(4)...
views 3
又有一个同学郑小海加入了二班群,受到了同学们的欢迎。 我写道:“莫道君行晚,更有晚行人。郑小海,我比你只早来一步。你长得什么样啊?对不上号了。对不起!” 郑小海:“有时间咱们在一起聚会,你们就认识我了,今天太晚了,不聊了。再见!” “我把小海吓跑了吧?” 颜雨纯:“孙雪松,土耳其披萨可好吃了...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二章 入群(3)...
views 10
曲锦环:“雪松,还记得我吗?好好的想一想。” “记得,你有两个漂亮的大酒窝,美美的!模样也没变。” 侯素娟:“曲锦环,个子高高,很漂亮的,笑靥如花,大眼睛,高鼻梁。” 曲锦环:“谢谢!我们有三十年没见了,你的模样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我回道:“谢谢!很感慨!大家都多保重!” 侯素娟:“雪松...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二章 入群(2)...
views 7
我的一些经历,对于我的个别中国亲戚们,有人就不能接受,比如说嫁给老外,比如说我现在所作的家政工作,他们认为这些并不让他们的脸上光彩。所以,我在解释上就比较慎重。但是在林生这里,我做什么,都不是不好的事儿,都不是不可以说的事,他都能接受。 我问林生:“咱班的×××是谁呀?加我了。” “谢桂莲。” ...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二章 入群(1)...
views 11
林生刚刚住院的那段时间,我主动向他提出了请求,“林生,请把我也带到同学圈子吧。” 林生:“你愿意吗?” “我愿意!” “阿南,我已经把你加到小学二班群里了。你如果看见了,就跟大家打个招呼,好多同学向你问好呢!” “好的,谢谢林生!我现在得出去了,有事儿。这么快就进圈子了,太突然了!我还没做好...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