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四章 十二封信(2)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第七封信:

哥:
收到你的信时,我真不知怎么说你好。你真像那个卖矛又卖盾的人。想想看,前面的称呼与叠信的方式,有点牛马不相符。何必呢?我再低贱也不致于到那样地步吧!为它,我哭了整整一天。每当我提笔想回信的时候,“它”就闯了进来,我无法写下去,只好作罢。为了摆脱“它”,我尽量把时间安排得紧紧的,不考虑它。刚收到信时,我以为你不懂,或者也许你一时疏忽,但我越想越不对劲,同以前的信比较,噢,原来如此……其实,这也无所谓!
我的理解也许错怪了你,你也许有另一层意思,愿来信说明。
今年的高考竞争对手特别强,大概有二十七所重点学校,还有其它一般学校。
蔡灿和二姐家的小孩都好吧?明年还要不要我的“流星火球”了?
此致

祝工作顺利
弟:共舟
84年10月20日晚

我看着“流星火球”这几个字,也有点发懵……猛然间,一下子想起了一些相关联的事情。

在八十年代的中国,日本偶像剧《排球女将》的热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流星火球”就是其中一个魔幻式的扣球技法。女主角小鹿纯子、由佳等人的拼搏精神深入人心。同一时期,也正是中国女排的鼎盛时期,女排热席卷了全国。我记起我最小的妹妹雪莲的一件事来,她让妈妈在房檐下用绳子拴上一个拳头般大的布口袋,里面装了沙子。妹妹每天跳着拍那口袋,一边拍,一边喊:“流星火球!”那是当时的流行用语。

这部七十一集的电视连续剧的原著是石之森章太郎,编剧是上原正三,导演是寺山惠美子,主演有荒木由美子、中原步等,由小泉义明、阿部征司监制,日本朝日电视台首播。

因为流行,可能就会滥用。所以,我也给林生发“流星火球”了,比如抛张纸、飞个笔什么的。

第八封信:

我的朋友:
你好!
收到信后,非常高兴,今天已预料到了,因为昨晚梦见你的信,真的,不骗你。
不是都说好了嘛,我们之间,不要用“请”或“求”的口气说话,因为太显外道了!好了,我不挑理了。近两年,我的性格来了九十度的大转弯,自己都纳闷,怎么变得这么快,什么事都可着自己,想什么就是什么。这就是心胸狭窄的重要表现,即妈妈的众姐妹——多疑(姨)。都是我不好,瞎猜疑,争取改掉这个坏毛病。正如你所说,作人,要作一个虚怀若谷的人!我太不应该了!冀谅。
在文字上,我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可挑剔你的。你要说的,也是我要说的;你所想的,也是我所想的。我把它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它也不需要更多的笔墨去描绘……
别用那种口气说话好吗?心里很不是滋味。原谅我吧,我不对。瞎猜一气,太自私了!是我错,而不是你错,帮我改改这个毛病吧!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把信折成一高一矮,它的引申意义为“我什么也不是”——多荒谬!本是自己理解上的差错,却反过来责问你,无稽之谈!让你分心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你怎么折信都行,我不计较了。
前几天,吉林省招收大学生,要一千人。我们班有几个去的,据说参加考试的才一千多,几乎去了就能录取。毕业后,按大学文凭分配。今年12月份,也就是这个月,还要招收三千人,到干部学校学习,我班许多同学又都在这上使劲。这些都不属于真正的大学,但按大学文凭分配。这刚刚开始,明年,后年……还会有更多的学校招生,培养大批青年掌握知识,各行各业都离不开学习。
田间的农民正捧起一本书,仔细研究如何种植水稻。只见他一会儿皱起眉头,盯着稻穗;一会儿又舒展了眉头。阅览室里,青年们正研究着尖端技术。小孩儿会提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问得年轻的父母也无法回答,窘迫不安,只好查找资料,来满足孩子们的要求。知识,整个中国都是用知识这条钢线贯穿起来的。

关于“请”和“求”的用法,对中国人之间,特别亲密的恋人,是很少用的。用了,就显得生疏,见外。但是,对于外国人,即使是再亲密的人,即使是恋人,也得用,因为这是必须的礼貌。

我曾劝林生对我不要用这样的词汇,但现在我对他却经常用。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林生也习惯了我的这种做法,他觉得也很好。最起码,礼貌不是一种过错。用不用这样的词汇,还是得看各自的习惯、接受能力和所处的环境,没有什么绝对的好,或者不好。

关于叠信那段,我也记起了一部分。他给我的来信,叠成了花样,意思是:恋人之间,把信折得越复杂,恋人越急着想看。这是恋人之间的小情趣,我却产生了误解。他解释了后,我也就明白了,并且,我也开始学着像他那么叠了。

第九封信:

哥哥:
你好!
我写的三封信,你都收到了。我校的风气不但不正,依我看,简直“邪”了!你寄来的第一封信就被拆了;第二封,运气更坏,没有收到;第三、四封都收到了,大概就是那几个人干的。
工作很忙吧!还学开车吗?
这儿的学习确实很紧张。太阳还没爬出山头,朗朗的读书声已经打破了清晨的寂静。吃饭的时候,几乎看不见悠悠漫步的人,进入眼帘的是:匆匆地买饭,匆匆地吃饭,匆匆地来到了课堂,有的甚至跑了起来。夜晚,十一点半以前,学校是不会安宁的;子夜,总算静了,但这并不是绝对的。这时传入耳鼓的是一阵流利的外语声…… 在这里,你不知道学校什么时候才能没人。
今年的对手太强了,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我知道对过去一味地忏悔是无用的。
今后通信,只好麻烦项哲了。
再会
祝工作顺利
友:同舟
1984年11月24日

背面内容:

来信的地址千万别写错了啊!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人生的道路曲折而漫长,既有和煦的清风细雨,又有凶残的暴风骤雨。是沉溺于煦暖的清风中,还迎接着狂风暴雨的猛烈袭击,自由地翱翔在广阔的天空中。

引文部分出自元朝无名氏的《争报恩》。

“共舟”、“同舟”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不敢落款真名。应是取自“同舟共济”一词,想与林生一起,是自己人生的一个愿望。

第十封信:

林生:
你好!
刚收到你的来信,叠信的方式变回原来了,你真会气人!
工作很忙吧?累吗?现在干什么活儿呀?
同乡人当中,有的人能够助人为乐,而有的人却见风使舵。比他强,他就会献殷勤;不如他的人,他则摆出一副高傲的神态,像个十足的足球!
我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算是最差的了!这次中考,全班同学都在三百分以上,这同我的高考分相比,简直太悬殊了!我的功底不行,各科都不如人家,特别使我挠头的是外语和数学,第一次数学考试,我得了三十一分(在理科班),第二次三十五分(在文科班),两次都得“冠军”,名列后茅,惨透了!在这个学校中,学习不好,是吃不开的。面对现实,我开始沉思了,为什么数学成绩变得这么差?为什么外语得十一分?为什么作文水平上不去?为什么……一个个大问号在我眼前飞舞着,旋转着,就在我要打退堂鼓的时候,父母期待的目光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又想到了你的句句叮嘱,强烈的自尊心驱使着我:要前进,莫后退。最后汇聚一起,变成一个刚劲有力的字,那就是“追”!
今天的信,我差点儿没收到。今后你写信,一定要写上我的班级,我已改为文科。

看着信中“高傲”这个形容词,我有些不解,这跟足球有相似之处吗?足球多低调啊,被人踢来踢去的。我肯定是看到了某个人的行为,不喜欢,才发了那些牢骚。

我对林生太坦白了!成绩那么差,还好意思往上写。

转文科,应该是我自作主张改的,因为我的理科实在无甚可圈,无甚可点!

我记得我们寝室里有一位同学,她长得人高马大的,也是复读生,二十岁的女孩,像三十岁的妇女,但是她的成绩特别好,身边总是有人围着她。而我因为成绩差,受到了她的严重歧视,她对我的嫌弃和蔑视是公开的,在我们寝室里,我是她最讨厌的人。她对我的这种态度,其他人也看出来了,但没有人愿意表什么态,都忙着各自的学习。我不敢正视她对我随时随地看不起的目光,害怕与她相遇,能躲开的,我都尽量躲着她。她像个巨人,我不是。这种氛围,使我觉得自己卑微得像一粒尘埃,还是不让人看见为好。

高考的煎熬,真是我的悲惨岁月!我不喜欢,为了父母,还得硬着头皮在那里撑着、死扛!

高考的煎熬,真是我的悲惨岁月!(图片:pixabay)

第十一封信:

吉林省农安县的某个学校来的学生,多数是农村的,在学习上,他们很能吃苦!为了考上大学,几乎要拼命了:一个寝室有八十多个人,只有吃饭的时候,这里才热闹一阵,不过才几分钟,又都一走而空,其它时间都在班里。在我们学校,晚上十一点以前睡觉的几乎没有。回宿舍后,洗把脸,为的是精神点,继续学,电灯常常是通宵亮着的。寝室和食堂的距离,还不到六十米远,但为了省时间,有些学生总是带着盒饭。早晨,有的人上厕所时,手上编着辫子,下额夹着梳子,跑着步去。头发稍长的,一星期梳一次头。有的衣服两个星期不洗一次,还有一个月才洗一次的……每分每秒安排得都充充实实。他们的时间,不是以天或小时来计算,而是以分、秒。上一趟街,用去一下午时间,他们就会吝啬地说:“白瞎了,干什么不好?”“时间,金不换哪!”不只是我的,你的也是。
站在滚滚的黄河水之中,是逆流而上,还是停在河中徘徊。要知道停在河中,就等于后退,那是非常危险的,徘徊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看吧,中国人都在埋头苦干,奋笔疾书,时代的号角吹起来了!中国人刚刚迈出了第一步,很幸运,我们都生长在拼搏的时代。相信吧,最亲爱的朋友,我们并肩携手,互帮互助,一定能够迈出这一步,并且一定能够赶上的。劝君莫忧愁,莫徘徊,重整旗鼓,开拓吧!
中国苏醒了,我们一起起步吧!
此致
祝工作顺利

1984年12月4日

“一个寝室有八十多个人”,看到这儿,我很吃惊于这个真实的记录!我知道,很多中国人不在乎自己的居住条件和生存环境,因为没有条件苛求。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提前预知,那么早,我就提到了“黄河”,而且,后来,我真阴差阳错地去了那里。

第十二封信:

恭贺新禧
林生:
你好!
时间的列车风驰电掣,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载满丰收和喜悦的1984年离去了,新的一年——1985年降临到充满欢乐的人间。辞旧岁,迎新年。在新的一年里,有新的祝愿,我祝愿你——亲爱的朋友,新年快乐,遇事如意,有所进步。
在我的眼里,它既是欢乐的开端,也是困难的前奏。
请听,“当当……”元旦的钟声敲响了,这是多么使人激动的时刻呀!此时此刻,人们情不自禁地调动思维感官,“我该做些什么呢?”已逝的一年就让它过去吧,未来的日子里,会出现许许多多的困难,需要我们有披荆斩棘之志,去克服、战胜它。
新的一年意味着什么呢?
现在你想的是什么,感到苦恼的是什么,使我很难理解。希望你能说出来,要不然憋得我不知所措。
我们学校经过整顿,来信的安全基本上得到保障,几乎没有乱拆信的了。有什么事只管说,不过,不应该说的,千万不能说。
补习四个多月了,我的成绩微乎其微,没有多大长进,使我很苦恼,也不知怎么搞的。有时心血来潮,凭着三分钟热血,猛学一阵,比谁睡得都晚,比谁起得都早。过后,就进入萧条阶段,早睡晚起,正好翻个个儿,我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恒”的精神,现在才尝到了它的苦头。古人云:“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 (摘自《荀子•劝学》)。我就要属于前者了,岂不可悲、可叹?这一年我该怎么办呢?……
过去的事就让它永远地过去吧!
夜,寂静的夜。读倦了,我披衣在外,冰凉的风迎面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啊,轻轻的风儿,请你慢些走,把我这一片思恋之情带给我那家乡的哥哥……
此致


1984年12月25日

背面内容:

哥哥,这儿的人怎么跟你一样呢,高三的学生把我当作高一的,而高一的学生却说我“小巧玲珑”。我都再三声明,我是重读生,可这儿的人还是这么认为。

有许多白河的学生来到这儿复读,苗纳兰也来了,她怎么也知道我在这里呢?

前面的几段像新年晚会的演说草稿,特套路。呵呵……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四章 爷爷的影响(1)...
views 7
对林生的爷爷,我只记得他在他们家前屋住,别的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我没有见过我自己的爷爷,因为他很早就去世了,所以,“爷爷”这个亲切的称呼对于我是一种缺失,爷爷也从未在我的身边,让我围着他,“爷爷、爷爷……”这样一声一声地叫着。我对林生谈起他爷爷的时候,就像在叫着我自己的爷爷一样,就像跟我有着某种亲...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三章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views 9
“阿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你回来,今生咱们能再见上一面……”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 林生一遍又一遍地问…… 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我……这几年都回不去了……” “为啥回不来呀?你不想这里吗?不想你的家人吗?” “...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5)...
views 7
林生家,是他爸爸一个人上班。林生的妈妈是家属,没有固定的工作,一年只有在春、夏、秋季才能找点活儿,在家属队,种地、收割,零星加起来,只有大概两个月的工作时间,就又没活儿了。林生家跟那时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样,人口多,收入少。他们家跟一些家庭不一样的是,他们穿像穿的,戴像戴的,吃的也有模有样,从来没有见...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4)...
views 12
我给林生讲了一些我守寡的特殊经历以及心里感受,他很不理解,“我周围也有很多离婚的单身女性,她们不是那样啊!跟正常人一样啊!为什么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呢?” “二十多年前和现在的社会环境不一样啊!我丧偶的时候,咱们同龄人中,有几个是这样的?少见哪!现在,离婚的多了,大家也都看得开了。再者说,并不是每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