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七章 我想给他一个惊奇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给我发了留言:“阿南晚上好啊!你还不睡觉啊?”

“啊,我有事,在编辑文章,中间休息一会儿,马上还得做。”

“怎么还编文章呢?”

在编辑文章,示意图。(图片:pixabay)

“这是我的另一份工作,编辑和记者,给海外中文媒体编稿,属于自愿者工作,没有收入。”

“噢,注意休息哟!”

“好,谢谢!你也是。”

“嗯,我们都要珍惜生活呀!”

“是的。”

“照片都看到了,还是从前的阿南,漂亮、清纯。”

“谢谢!”

“你那里已经是半夜了吧?”

“是。”

“你不用太辛苦、劳累。”

“我是该睡了。早安!拜拜!”

“晚安好梦!”

因为时间差的原因,我这里是夜里,他那里是早晨。

睡一觉醒来,见林生发来一条留言:“阿南你好啊!今天雪飞和我通话了,聊了好长时间,觉得很亲切。雪飞说了你们家最苦的那几年,我真的好心疼啊!不只是心疼你,你和你的弟妹们,还有你的妈妈。我更加恨我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尊严呢?说啥都没有用了,千言万语,为时已晚!现在你们一家人,在我的心里就是我的亲人。你们现在过得都还好,我的心好受点,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我祝福你们一家人幸福安康!”

再次视频时,我简单地向林生讲了我这些年的经历。

我终止了复读后,在家待业。后来被分配到我们那儿最小的林场,那里一共只有二十几户人家。我刚到那儿,谁也不认识。一年中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我是没有活儿的。我就想,我的一生就永远在这儿了吗?

戴佩瑶的爸爸通过关系,把我和她转到了我们那儿一个最大的林场,条件好一些,人也多一些,一年也有几个月的工作时间。

我们被分配到了苗圃,在那里种树苗,和农民种地一样。因为我们不是正式职工,所以,和固定工人的待遇相比,是天壤之别。比如说我们干一个小时是1块钱,工人就是2块钱。我们累死累活挣不了几个钱,工人的钱却是我们的一倍,唯一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是工人,是固定工。我们不是,我们没有合同,也不跟我们签合同。

种树、铲地,干了几个月,脸晒得又糙又黑,真跟农民一样了。

从我和林生分开后,到我认识后来的男朋友,也就是我的丈夫凌子坤,大概是四年的时间,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这是我人生中的灰暗期,也是我最没有自信的时候。心情非常沮丧,甚至可以用悲伤来形容,我害怕见人。

我和林生的爱情得不到祝福,它像一个刚刚出土的幼苗,带着希望,带着快乐,带着憧憬,突然却来了一场暴雪,瞬间被摧毁了……我们的爱情被雪藏了……

它像一个刚刚出土的幼苗,突然却来了一场暴雪,瞬间被摧毁了。示意图。(图片:pixabay)

我看过一个心理学的调查,问人最大的悲哀是什么?结果出人意料,不是战争,不是瘟疫,而是失恋!失恋在个人的经历中,所占的痛苦的比重是最大的。我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了这个结果,失恋带给我的伤痛是最深的!

可以说,是凌子坤把我从失恋的阴影中拉了出来,这是我感谢他的地方。

我说,“儿子三岁时,凌子坤在一次车祸中去世。那是我最不愿意面对和回忆的日子……这个时候,我非常想你!我最想见的就是你!我不是想跟你有什么,只是想跟你说说话,想跟你聊一聊那几年发生的事……但……你没有来,我也没有去找你。你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了!”

我的生活再次被改变,被颠覆!我离开了白河那个伤心地……

我去过北京,也去过广州,去过陕西,也去过浙江,我打了很多工,挨了很多累,受了很多苦。赚到一点钱,也被人骗过。因为长期在外工作,我得过风湿病,膝关节疼痛,最严重时,别人无意中碰到了我,我都能倒下去。我的人在流浪,心也在流浪……

我的爸爸曾经跟他的一个朋友提起过我的恋爱和婚姻,他说:“阿南的第一段感情,我管了,错了;阿南的第二段感情,我没管,也错了。”

有一次,我的妈妈带着非常愧疚的表情,对我说:“你是属羊的,这个属相不好配,十羊九不全。但是,你这个属羊的,跟属马的是最配的!以前咱也不知道哇……”林生是属马的,我妈指的是他。我妈和我爸亲自拆散了我和林生,他们后悔了。他们从林生父母的婚姻上,就能判断出,把我交给林生,他才是那个真正能一辈子对我好的人,真正能照顾好我的人……

后来,经雪飞的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外国人蒂里克,辗转周折,我嫁到了比利时。我以为我到了天堂——爱的天堂;我以为,我终于可以与一个人相守到老了!命运却再次作弄了我,几个月后,我和他双双都发现了癌症。我得的是子宫癌,马上就接近晚期。医生说,幸亏发现得及时,否则,几年后,我就死了。通过治疗,我得到了康复。但医生也警告我,这种癌症,也非常容易返回来,提醒我要定期检查。

林生:“我不知道这些……”

“没什么,医生说我现在很健康。蒂里克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他得了四种癌症,肺癌、肠癌、腹膜癌、骨癌,已经扩散了,晚期。他做了两年多的化疗,希望能留下来。但是,他仍然去世了……”

林生:“蒂里克去世多长时间了?”

“五年了。”

“啊?都五年了啊……时间真快呀!”

“我的两段婚姻都可以用不幸来形容,很短,前一段三年半,后一段三年,结局都是一样的。我和蒂里克实际共同生活的时间仅仅是两年半,因为那时办签证还用了半年多的时间。”

“咱俩住在一个林业局,那些年,我只听到关于你的只言片语。你去北京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还听同学说过,你不在中国了,去了国外,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

接下来的几天,林生给我发来了他喜欢的歌曲,推荐给我听。他也录下了专门为我唱的歌,还有一张他给我唱歌时的自拍照。

“林生,我刚才把你发给我的歌曲又听了几遍,好像每一首歌曲中都有我们恋爱的影子,那里面有我们曾经的故事,内心有丝丝隐隐的痛牵着……你唱的那首歌,我听一次,哭一次。”

“赶快删掉吧!”

“不,留着。”

“也不知道能这样呀!对不起了……”

“感动!”

“我唱的不好听,还是听原唱吧。”

“不!你比原唱唱的好听,因为我懂你唱的感情。”

以前,我没有想过他的父母会去世,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的父亲会去世,但是他们都走了。我就想到了有一天我也会走,他也会走。如果不把我们的故事讲出来,我和他走了以后,能记起我们的人,也会淡忘,或者他们也会像我们一样最终走掉。剩下的,便是不知道我们故事的人了……

“林生,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看看你同不同意……”

“你说。”

“咱们的故事,你愿不愿意分享给更多的人?”

“怎么分享啊?”

“我想把它写成一本书,给我们的过去留个纪念,可以吗?如果你愿意,我就动笔;你不愿意,我就不写。想征求你的意见。”

“可以呀!写吧。”

“作者写上咱俩的名字,行吗?”

“不行!写你自己吧,我又没写。”

“你参与了整个过程,而且我也需要你的帮助,补充记忆、提供素材等等。我想和你,我们共同完成它。没有你,也不会有它。”

林生开始不同意,后来,考虑很久,他才答应了。他问:“能写出一本书吗?”

“大概十年前,我已经把它写成了十六万字的小说了……”

“十六万字?!就那点儿事,怎么写那么多?”

“嗯,那个是已经完成的作品。但是,因为在电脑里,我把那个文件设了密码,后来,我又忘记了密码,打不开了。我记得是一首歌的名字,不记得是哪一首了。所以,整个都等于废了,不能用了。我又再次起草,大约写了八万多字,没有继续下去。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我停止了,可能因为别的事情占据了我的时间,反正又搁了很多年,我还得重新再写一遍。”

“你是不是把我写成坏人了?”

“没有,你又不是坏人。我写第一遍,侧重在青春期教育这一块儿了,现在可能写得要广一些。”

“还能写出来了吗?”

“我写写看,不知道能不能写得出来,不知道写出来后是个什么样子,只能说试一试。”

“你能写就写,不能写也没事儿,真的没事儿。”

我给自己暗暗定下的目标是最少十六万字,但我没跟林生说。

我,想给林生一个惊奇!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一章 我眼中东西方教育的几个差别(3)...
views 9
个人和集体 我在大陆所受的教育是:当个人和集体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以牺牲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为绝对正确。对此,我个人从没有过异议。况且,有那么多的先进事迹来感动和激励着我们。 我在国营单位上班时,根据上级的安排,每年都要写一些个人的先进事迹。这些事迹中,他爹死了,他娘瘫了,他儿子被送到急诊了……...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一章 我眼中东西方教育的几个差别(2)...
views 9
家长对子女未来的态度 我的一位表妹及其女儿蒙蒙从大陆来我家里探亲。出国和名校,是我表妹的两个最重要的情结,她想极尽全力,通过她的女儿来实现。我从蒙蒙的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自己,很同情她。 背着表妹,我问蒙蒙:“你愿意走你妈为你设计的路吗?” “不愿意!”蒙蒙很干脆地说,“就像当年学钢琴一样,我...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一章 我眼中东西方教育的几个差别(1)...
views 21
青春期教育 我一直对这样的问题充满了好奇:“我来自哪里?”多数情况下,我都是问我的母亲,得到的回答往往是:“捡来的”;“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从大树中钻出来的”;“想你,你就来了”……即使我问了别人,答复也是千奇百怪,我始终得不到一个统一的答案。 一而概之,我的出生,或者说人的出生,充满了故事...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章 心理咨询...
views 9
我的第二任丈夫刚刚去世时,我的家庭医生在一周之内,两次来到我家,她也是我丈夫生前的家庭医生。一方面,她对我丈夫的去世表示惋惜,另一方面,也是对我表达安慰。 她第一次来时,对我讲了她的弟弟去世的情况。我瞪大眼睛听着,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不幸。 她说,那时,她正和她的男友在美国,有一部分工作在做。家里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