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22】顾客的衣服挂在餐馆的走廊里 没人担心被盗

53
顾客的衣服挂在餐馆的走廊里 没人担心被盗。(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12日 星期四

我洗完头后,想用吹风机吹头发,但试了几次,插头也插不进去电源,便去求救于丈夫。威廉来了,他把插头在插板上转了小半圈,插进去了。

我问:“怎么不是直接往上插的?”

他说:“为了孩子的安全,因为孩子们爱把手指插进插板里玩,容易发生事故。所以,我们就改成这样了。”

婆婆不在家时,我拔掉了咖啡机上的插销。拔起来很费劲,非常结实。但是它又是很松动的,感觉马上就要坏了,因为上面是转动的,两种感觉都在一起,就像苦咖啡加了糖。后来婆婆发现了,告诉了威廉。威廉说不用拔,一直插着就行。

我说:“在家里人离开家之前,要拔掉电源的,万一发生火灾……”

威廉说:“这里的电源是很安全的。二十几年前,电源发生过火灾,但是现在没有了。不用拔,非常安全。一旦发生危险,电源会自动关闭。”

婆婆出门时,洗衣机仍然转着,家里的很多电插销都没有拔掉。

家里的很多电插销都没有拔掉。(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在餐馆里,专门有个地方是放顾客的大衣。如果顾客来,鲍塞迪、威廉或顾客自己会将大衣挂在那里,但是他们是自己拎着包的。他们把衣服挂在那儿,好像是很安全的事,没人担心被盗。

在餐馆里,专门有个地方是放顾客的大衣。(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餐馆的外面有一个库,是露天的,里面放酒水、饮料,围墙也不高。我问威廉:“那个门每天晚上锁吗?”因为我每次进去,都没有看见锁。他说不锁,那意思是不用担心有人偷,也许这种被盗的事情很少发生。任何人如果想进去拿,那是很容易的,特别是在夜里,没人看管。

婆婆买东西时,商场送给了她3只皮尔•卡丹的笔,一只圆珠笔,一只碳素笔,一只需要更换笔芯的铅笔,她全部送给了我。圆珠笔芯已经用完了,威廉给我又新买了一只笔芯。我一看价格,在中国能买50只笔芯,但威廉说这个质量好。他说欧洲人喜欢制作和使用质量好的东西,他又给我拿出来他的餐馆里的几个中国制造的圆珠笔,威廉和服务员给顾客开单子时使用它们。他说:“你看看,这个上面是坏的……这个是坏的……这个也是坏的,”10个里面有4个是坏的,都是那种塑料做的。

我说:“但是很便宜。”

他说:“是便宜,但是质量不好,用不长。你的那只皮尔•卡丹的,能用很长时间。”

那只皮尔•卡丹的,能用很长时间。(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从中国带来了一个扎头的夹子,带钻的,非常漂亮,闪着光,但是我不知道把它弄到哪儿去了,只扎了一天,威廉也非常喜欢它。威廉几次说给我再买,我都说不需要,因为我有很多头饰品正通过海运,还没到。威廉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你现在就需要啊!”他给我买了几个,款式单一,价格贵。威廉说,在欧洲,有些中国商人卖中国的饰品,欧洲人也很喜欢,价格便宜,又好看。中国的饰品,有的做得非常的华贵、大气,富有特色。

威廉可以为我的一点小事开着车专门跑,他希望把我打扮得漂亮些,希望我的每一件事都是好的,我们彼此相爱。

我的快译通没电了,这里的插销都大,没有像中国那样小的,我的插销插不进去。我去商场里也没有买到。我告诉威廉,也许我们去中国商店能买得到。威廉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要去一趟中国商店。我的去球器也是中国式的,在这里都充不了电。手机在这里也不能用了,必须买新的。

晚上生意出奇的少,我们都闲了起来,威廉叫我去聊天。他喜欢我在他身边的感觉,即使什么也不做,只是陪着他。我有的时候着急学外语,他说不要紧,他会送我去学的。

晚上生意出奇的少,我们都闲了起来,威廉叫我去聊天。(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去外面用餐时,没有吃完的,我喜欢带回来,好的食物,我也想让婆婆尝到。但是我们从中餐馆和意大利餐馆带回来的食物,婆婆都没有吃。我问威廉:“如果妈妈不喜欢吃,我可以带到你的餐馆里,我吃。”

威廉吃惊地问:“妈妈没有吃吗?”

“没有,我以为妈妈不喜欢吃。”

“不!妈妈做的食物才非常不好吃!”他认真地说。

以前我们带回来的食物,在家搁了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妈妈也不动,最后坏了,就扔了。她说,不要给她带吃的回去,她自己会做。

我说:“也许妈妈不喜欢我们到外面的餐馆花钱吃。”

威廉没有答,我说的可能是对的。

从我来的第一天,我看到餐馆里有很多各式各样的玻璃酒杯和瓷质的餐具,它们太容易碎了。由于过度紧张,使我不敢碰它们了。当我打了第一只杯子,我告诉了威廉,他没有说“没关系”,而是笑着和我开玩笑,要踢我。

我看到餐馆里有很多各式各样的玻璃酒杯和瓷质的餐具。(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说:“在餐馆里经常有打碎的,但是我没有要求别人赔偿,我自己承担了这些损失。”

还有一项工作我是需要训练的,那就是微笑,和这些陌生的人微笑,并要把微笑做得不假,还得让人感到真诚、暖心,这是不容易的。我看到威廉、鲍塞迪及其他的服务员们做得很好,他们对顾客微笑非常真诚,就像他们是多年要好的朋友一样。

我觉得这儿的餐馆的老板还有点像心理医生,只要顾客想说什么,老板就奉陪到底,绝不会表现出厌烦之情。家里家外的,国际国内的,即使是头一次见面,也都可以说。

作者:阿南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美莲)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