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生活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

(独家)【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 11】 你可以拿出你的脚给我们看吗?

131
你可以拿出你的脚给我们看吗?(图片来源:pixabay)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记录了作者在2009年来到比利时后,与西人丈夫威廉共同生活的故事,其中既有在丈夫经营餐厅里之所见所闻,也有与丈夫亲友之间的相处趣事,同时也记述了她对这个国度由完全陌生到慢慢融入的人生经历。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威廉是个很不幸的人,他的脚因摔伤骨折,干治也治不好。正常走路看不出来,但遇到阴雨天,就会疼。我问他,什么时候再去医院治疗?他说不知道,也许几年吧。每次提起他的脚,他都很消沉。

威廉的脚受过伤(图片来源:pixabay)

威廉跟我说,他在餐馆里忙了一天后,回到家里,就想一个人呆着,不想说任何话,因为白天他说的话太多了,他太累了!如果在家里,妈妈过来问这问那的,他就非常的烦,告诉妈妈:“停止!停止!”我说中国的有些孩子也是这样,不喜欢父母唠叨。他问我:“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然后,他就笑,他不知道中国的孩子也和他一样。

回到家里,就想一个人呆着,不想说任何话(图片来源:pixabay)

今天是休息日,下午我们才去餐馆,他说有一些资料工作要做。妈妈和服务员艾玛已经在那里打扫卫生了。我说我帮着威廉打扫他的办公室,那里太乱了!他说可以,但是要等到他清理完他的桌面上的资料后。我说我先跟妈妈干活去吧。他说不用,已经请了艾玛做了,妈妈只是稍微照看一下。

我让威廉帮我找一件工具,我要清洁房顶和墙角的灰尘。按照他的指点,我找到了吸尘器。这个家伙特别大,用电,有些地方也够不着,不容易清洁。我想找扫把,也没有找到。只清理了一半,威廉就不让我干了,说声音太大、太吵,还影响了他工作。

这个家伙特别大,用电,有些地方也够不着,不容易清洁。(图片来源:pixabay\)

我问他:“你不让清理你的办公室,那我干什么?”

他说:“你只需要呆在这里就行。”

威廉让我看他在网上搜索的“脏的中国故事”,我说他才是脏的呢!正说着,搜出来一大堆,他得意地坐在那儿,看着电脑,看着我。我攥着拳头,向他走去。他举起双手说:“等一等,我再搜搜比利时的,也许一件也没有。”他打上了“比利时脏的故事”,上面显示的也不老少,我跳起,作了个胜利的手势。他也在那儿乐,没想到,比利时也有这么多脏的故事。

威廉在电脑上搜索 (图片来源:pexels)

“等一等,”他说,“我再搜搜‘美国脏的故事’”。这下了不得了,更多。

他继续说:“我再搜搜俄罗斯的……”

威廉真是个爱学习的人,能举一反三。

最后他总结说:“美国是个开放的国家,可以说任何事情,所以就多。在比利时,我们也可以说。中国和俄罗斯是不允许放更多的糟糕的故事在网上的,警察会查,所以就少。”

下午,我们去了威廉另一个儿子约翰的家,威廉有个资料要约翰和他的妻子卡琳签字。

我和他们的女儿玛丽亚玩得挺好,她对我不陌生了。

她对我不陌生了(图片来源:pixabay)

我对卡琳说:“比利时的卡通节目做得非常好,在世界上很有名。”

卡琳说:“是,”她还说:“我和约翰去过比利时的中餐馆吃,非常好吃。”

我觉得卡琳是个一个很好的人,很能理解别人的人。

卡琳在5月份就要生另外一个孩子了。我告诉他们,那时候可以把玛丽亚送到餐馆,我可以照顾她。既然我们是一家人了,我能做的,我会尽全力的。我在复制我的妈妈,她就是这样,为了子孙,什么都能做。

卡琳在5月份就要生另外一个孩子了(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约翰说:“先不用了,”他半开玩笑地说,“因为现在你还不能开车,等你什么时候能开车了,再亲自来接她。”

玛丽亚拉了屎,约翰和卡琳透过她的裤子闻到了,约翰把孩子送到了卡琳的手里。他也有点像一些中国的男人,只管喜欢孩子,不管给孩子收拾屎尿。

卡琳给玛丽亚换好尿不湿。我问卡琳:“玛丽亚每天都戴尿不湿吗?”她说是。

威廉问我:“中国的孩子怎么办?”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照顾很小的孩子了,根据我抚养儿子的记忆,我说:“用尿布,可以换洗和重复使用。孩子几个月大时,家长就可以试着把了(指大人用胳膊和手架着孩子的两条腿,使孩子便于拉屎和撒尿),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没有,一般的能估摸出来,但是也有很多时候弄到裤子上的。”

“中国的孩子不戴尿不湿吗?”

我说:“孩子稍大一点就不戴了,因为老人们认为它们对孩子的皮肤不好。”

“……也对,但是这儿的尿不湿质量非常好,对小孩的皮肤没有伤害,但是也非常的贵。”

当约翰摆弄玛丽亚的小胖脚时,我看见她的小指甲是完整的,约翰也是完整的。我说,我们黄种人的小指甲上这一半和那一半是不一样的。他们问我怎么不一样?威廉说:“丽丽,你可以拿出你的脚给我们看吗?”我当众脱了袜子,示范给他们。

过去有个传说,说这是上帝给黄种人做的一个标记,几乎每一个黄种人脚的小指甲都是这样的。

他们是第一次从我这里听到这个。

他们是第一次从我这里听到这个(图片来源:pexles)

从他们家出来,威廉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让我们先回家吃饭,妈妈已经做好了,等了我们很长时间,汤已经不太热了。

吃完了饭,我刚要刷碗,妈妈和威廉都不让,威廉还让我快点,说我们要出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荷比抗疫措施不同 边境服装店被分家
作者:阿南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标题和链接)

 

点阅【《我的比利时生活日记》全部文章 】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