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对欧盟未来方向的民意检验 ...

对欧盟未来方向的民意检验 欧洲议会选举弓在弦上

18
分享
图为欧洲议会总部外观(wikipedia)

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 (European Parliament, EP) 普票选举,将于本月 23-26 日举行。这是对欧盟未来方向的一次民意检验。由于近年参与投票的选民越来越少,而议会中的右翼民粹主义人士正显著增加,因此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备受关注。

欧盟公民重视参与选举程度下滑现新低

据德国之声报道,在欧洲议会,共有751名议会成员,若英国脱离欧盟,欧洲议会议员人数将减少至705人。但英国内阁部长利丁顿周二(7日)表示, 由于英国议会无法在5月23日通过脱欧协议,因此英国根据欧盟法律必须参加欧盟议会选举,虽然他对此深表遗憾。

从1979年起,欧盟公民对于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视程度有逐渐下滑的趋势。1979年时,欧盟各国的平均投票率为63%,2014年时仅有44%。根据最新统计显示,本次选举投票率仅为43.2%,创欧洲议会1979年实行直选以来的最低纪录,其中斯洛伐克的投票率仅为19.6%,位居欧盟28国之末。低投票率为欧洲的“议会民主”投下阴影。

最新的选情预测,算上英国议员,欧洲议会的右翼民粹主义人士最终约将占23%席位。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Fidesz)据估计将获得13个席位。若青民盟改变结盟对象,选择投入一个新右翼民粹主义集团旗下,该集团可掌握25%的席位。如此一来,右翼阵营的人数将超越基督教民主党人士,成为欧洲议会最大的势力。

作为历史上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松散主权架构的超国体组织 (supranational organization),欧洲议会选举(European Parliament elections)始于1979年6月,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直选的超国家议会。欧盟各成员国根据分配的名额,通过直接普选选出各自的议员参加欧洲议会。因此欧盟的决策流程有着浓重的政府间色彩。

报道说,自2014年上一届选举结束至今,欧洲政治格局经历了剧变,欧洲怀疑主义 (Euroscepticism,下称“疑欧”) 论调弥漫于欧洲大陆,反移民、反建制的民族主义 (nationalism)、民粹主义 (populism) 浪潮喧嚣直上。继英国全民公投脱欧、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不再寻求连任之后,在法国总统大选中胜出的马克龙,成了硕果仅存的泛欧主义 (Pro-Europeanism) “偶像”。

专家指出,疑欧风潮的喧嚣直上,在 2016 年英国脱欧公投、2017 年法国总统大选和德国联邦选举中已见端倪。而这股不断自我强化的民粹主义浪潮,将可能对长久以来欧洲议会的党团格局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

2019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的票数清点完毕时,可能有些东西会变样:关键的问题是,是支持欧洲的立场占上风,还是近期各国大选的气氛和趋势在欧洲议会大选中继续。

若果真是后一种结果,那么其后果是,中间党派将显著失去票数,而民族主义党派和右翼民粹主义党派票数将增加。这次大选将转变为一场对欧洲工程支持还是反对的表决,而欧洲议会作为监督和立法机构的重要任务则退居二线。

欧洲议会如何进行选举?

据报道,欧洲议会由751名欧洲议会议员 (MEP) 组成(待英国正式脱欧后将缩减至 705 个),每五年选举一次。欧盟条约中对议席分配有详尽的规定,在按各个成员国人口规模划分的大前提下,给予人口较少的国家以略高于其在欧盟总人口中占比的席位。目前,各国议席的数量从最少的6席(马耳他、卢森堡和塞浦路斯)到最多的96席(德国)不等。

欧盟条约要求,在选举 MEP 时必须反映某种形式的比例代议制。当前的欧洲议会选举机制保证,若一个政党得票超过 20%,就能够赢取该国在欧洲议会分配席位的 20%,这样一来大小政党都可以有机会向欧洲议会派遣 MEP。主权国家拥有在投票程序等其他方面的自由裁量权,比如有些国家会将国土划分成数个选区分开投票,而有的国家则选择举行全国普选。

欧盟的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投票传统,在欧洲议会给出的四天范围内(今年是5月23-26日)各成员国可以自行指定哪一天为投票日,最早周四(荷兰常在这一天举行投票)最晚周日(大部分欧盟成员国会在这一天举行投票)。

选举在各国以国家政党为单位进行角逐,但当MEP在国内选举胜出后,他们往往会选择加入超国家性质的 欧洲党团 (European political parties)。欧洲党团由国家政党与个人组成,党员范围可囊括多个成员国。在选举结果揭晓之后,国家政党会与本国或其他成员国志同道合的党派一道,加入欧洲议会的某一个党团;实际上大多数国家政党都作为党团成员隶属于某一个欧洲党团。所以当人们谈论欧洲民粹政党的崛起时,谈论的不仅仅是某一特定成员国的国家政党,而是超国家层面的欧洲党团。

2009年底正式生效的《里斯本条约》修订了原《欧盟条约》(即 1992 年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第17.7条中关于指派欧委会主席的条款,增加了“将欧洲议会的选举结果纳入考量”的措辞,旨在加强欧盟行政流程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在2014年的上一届欧洲选举中,获得优势席位 (plurality; 20%) 的欧洲人民党 (EPP) 首次遵照修订后的条款精神,提名来自卢森堡的 MEP 让-克洛德·容克 (Jean-Claude Juncker) 作为欧委会主席候选人,就此打破了由欧洲理事会“钦定”欧委会主席的传统。

优势政党提名的候选人仍需得到欧盟各成员国的主权背书(即欧洲理事会的指派程序),但从提名人选到批准任命的选拔流程,实质上已由欧洲议会把控。容克在获得欧洲议会多数表决批准后,正式就任欧委会主席一职至今。

本月举行的本届欧洲选举中,夺得优势席位的欧洲党团也将提名自己的候选人,接替容克的位置,负责提议法律草案、落实欧盟政策。

不光是欧委会主席,从人事任命的角度看,欧盟机构的几乎所有关键职位都将在 2019 年“辞旧迎新”。本届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与欧委会主席一样,将于今年10月31日结束;今年换届的其他职位,还有欧洲议会主席(今年7月31日任满)和欧洲理事会主席(今年11月30日任满)。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