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毒害自己同室好友 中国留学...

毒害自己同室好友 中国留学生被判7-20年

32
对四年同室好友下毒的中国留学生杨雨凯(Yukai Yang,音译)。(AP)

【希望之声2021年3月26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报导)宾州私立研究型大学“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前化学系大四中国留学生,24岁的杨雨凯(Yukai Yang,音译),三年前因为用重金属“铊”(thallium)毒害与他关系很近的室友,本周三(3月24日)被判入狱7至20年。

周三,杨雨凯在法庭上向罗伊(Juwan Royal)道歉。罗伊是一名非裔青年,曾是他的多年室友,外界以为两人关系不错,处得很友好。杨雨凯也曾说罗伊是他在美国读书期间唯一的朋友。

去年11月,杨雨凯被裁定“企图谋杀”罪名成立。他承认于2018年3月购买了重金属铊,并开始一点一点地倒入室友罗伊的食品和漱口水中。铊是无味金属,其毒性超过铅和汞,是制作灭鼠药的主要成分,即使少量也含有剧毒。目前医疗界对于铊中毒尚未有理想的治疗方法。

罗伊随后就出现喉咙灼热烧伤、呕吐、晕眩、下肢疼痛等症状,他还晕倒了多次,感到非常疲劳、头痛、心悸,身上出皮疹。他经历了极大的痛苦,腿和脚也很痛,最终他的下肢都失去了知觉。他的家人描述说,在罗伊痛得哭出声时,家人也陪着经历了一个月的不眠之夜。

最后罗伊的家人不得不送他到纽约求医。2018年4月罗伊被诊断出重金属中毒,医生在其体内化验出“铊”。

罗伊到纽约求医诊断出中毒之时,身体已经造成了严重损害,治疗计划进展缓慢。

根据当地媒体报导,罗伊的父亲瑞.罗伊(Ray Royal)说:“(儿子)发出的尖叫声好像有人在用冰镐刺伤他。”“我无法摆脱尖叫声。”

瑞.罗伊还谈到,在这场折磨中,他的妻子和岳母是很坚强的,当儿子疼得大喊时,她们与儿子在一起。而作为父亲,他感到自己是一个胆小鬼,他早早就出门上班,目的是为了逃避儿子的痛苦及叫声,而这个痛苦却没人能缓解。

罗伊的母亲塔尼莎(Tanisha)说她看着儿子遭受痛苦,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时,那一切就像一场噩梦。她说:“我只能把他当作我两个月大的婴儿对待。”她描述自己如何轻拍儿子的身体直到他入睡,对他唱歌并与他祈祷。她说:“我只知道儿子的状况不佳,我以为我可能会失去他。”

杨雨凯周三在宣判前向罗伊一家人道歉。他说,他为伤害罗伊、给罗伊一家人造成的痛苦以及给自己的家庭和祖国带来的耻辱,而感到抱歉。他说:“我无法消除对你身体的伤害。我无法消除我给你家人带来的痛苦。我今天在这里接受我应受的惩罚。”

北安普敦县法官巴拉塔(Stephen Baratta)在经过冗长的聆讯后做出了他的判决。法官指出,尽管杨雨凯表达了悔意,但他在眼看自己的同室好友饱受痛苦时,从未主动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或向医生指出有效治疗的方向,以便医生能尽早开始治疗。法官说:“你就坐在那里,看着你的朋友就这样在你的眼前崩溃。”

心理学家达蒂里奥(Frank Dattilio)博士作证时说,杨雨凯在2岁的时候就与父母分开,直到高中才回到父母身边。那段时期造成的创伤一直没有解决。杨雨凯尽管是由善良的祖父母抚养长大的,但杨雨凯的家庭将学业成功作为他的首要任务。达蒂里奥说,(这种压力)是如此明显,以至于杨雨凯在生物学竞赛中获得全国第二后,“他仍然认为自己是失败的。”

杨雨凯说:“我竭尽全力成为一个学术上成功的人。这使我快要发疯了。”他在里海大学有两个主修专业和两个辅修专业,一门心思追求分数,孤身面对学业的压力,以至于他曾经一连几天都忘了吃饭。

杨雨凯与罗伊成为了朋友。罗伊说,当杨雨凯沉迷于负面情绪时,他会鼓励杨雨凯振作起来。两人当室友已经四年,罗伊还多次带杨雨凯去自己家。但在里海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当罗伊透露他想搬出校园继续读书时,杨雨凯变得不高兴。

为了引起罗伊的关注,杨雨凯在宿舍里还留下种族歧视相关涂鸦及威胁“滚出去”等字眼。杨雨凯告诉那位心理学家说,他本打算为自己的故意破坏行为道歉,但他相信一旦警察介入并指控他种族恐吓,他就不能道歉。当地媒体表示,这些起诉的罪名尚未得到判决。

杨雨凯说自己不止一次尝试自杀,并网购铊,目的是使自己中毒。他说他在毕业前曾想自杀,并准备了一个“自杀短信”,一旦他要自杀时就可以发给家人。

他说:“我(现在)学会了在行动之前应该三思。”“我了解到,应该考虑到伤害他人的后果。我了解到谈论和获得(精神健康问题)帮助并不丢脸。不管不顾并伤害他人是可耻的。”

第一助理地方检察官佩珀(Richard Pepper)认为杨雨凯有“控制性”,因为他说,他使用这种毒素只为引起人们对自己痛苦的关注,而他原本没打算造成任何持久损害。但是“不管他是否知道这是致命的剂量,他都知道该死的药会杀死罗伊”。

罗伊说,尽管他对自己身体的长期影响仍感到担忧,但他已准备好摆脱痛苦、焦虑和恐惧。他会原谅杨雨凯。他后来解释道:“我原谅他对我(个人)的所作所为,但我不能原谅他对我的家人所带来的一切。”

 

责任编辑:康慧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