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抵制外企是中共精心策划的行...

抵制外企是中共精心策划的行动?美媒爆有两套方案

23
图为中国商场的H&M及Adidas门店(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4月2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中国大陆近日掀起了一场由新疆棉花掀起的抵制运动,而这场运动更像是中共官方精心策划的。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共高层借助镇压香港的经验,策划了至少两套方案,这样既能反击外国对新疆问题的指责,同时又能以“爱国”为由获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中共自以为计划得逞,借此可以让西方企业低头,但现在看来可能事与愿违。

当共青团中央上月底为瑞典H&M公司在去年发布的一个“拒绝采购新疆棉花”的声明翻旧账时,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何去年中共悄无声息,今年却以翻旧账的方式大张旗鼓号召全民抵制包括Nike、Adidas、Puma、巴宝莉、优衣库、无印良品等外国品牌?难道是官方故意为之吗?

《华尔街日报》4月1日报导称,这场针对H&M和其它公司的运动,是中共吸取了镇压香港的所谓“成功经验”,并策划了至少两套方案。

报导援引知情人士表示,中共外交部与中共中央宣传部在2月底开会,讨论国际形势,他们提到香港事件,并认为当国际关注焦点转向维吾尔族时,要进行“还击”。

中共镇压香港民主运动的所谓“胜利经验”,指的是当2019年香港爆发民主抗争时,中共开始极力在大陆屏蔽和删除港人抗争的图片。后来中共改换手法,反而在大陆大肆散布经过删改的、不实的香港民众抗争的图像,并诬蔑说这就是西方国家“企图破坏中国稳定”的证据,这种造假宣传迷惑了一些大陆民众,赢得了一些所谓的“支持”。

两名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说,一名中共官员讨论把这个“胜利经验”用在新疆问题上,用类似手法炒作起新疆棉的话题,在场人士还讨论了向依赖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施压的可能性。

知情人士透露,一部分与会的中共“学者”主张,中共应该对一切关于新疆的“假新闻”(指控中共侵害新疆人权、犯下种族灭绝罪等相关新闻)逐一高声驳斥;而另一部分“学者”和“政治顾问”建议,应该鼓动来自“民间”的压力来对付外企的“不当言论”,而不是由政府亲自出面。

目前看来,中共对H&M和其它西方品牌的攻击,似乎遵循了第二种意见。

3月24日,中共的共青团于其微博官方账号,说H&M“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然后从共青团中央开始,包括央视、《人民日报》等,几乎所有中共官媒,都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对H&M发动全方位攻击,之后蔓延到耐克等多个品牌。

共青团是挑动民族情绪的“抵制老手”。翻查资料,2017年韩国乐天集团转让土地予美军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共青团发起抵制乐天;2019年苹果公司官网列台湾为国家,共青团也曾扬言抵制苹果。

有观察人士称,中共希望借此机会让西方企业低头,同时又能塑造中共对外强硬的形象,拉拢民心。当外企低头认错时,官方就带风向让民众放弃抵制。如此一来,中国的纺织业不会受到损失,又赢得了面子。但现在问题是,包括H&M在被的外企并未低头认错,民间抵制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反对,认为这些抵制到头来都是“中国人的互害”,而最让当局不想面对的是,一些外企可能考虑逐渐撤离中国市场,势必令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受到影响。

根据《2019年世界贸易统计报告》,2018年全球纺织品(SITC65)和服装(SITC84)出口贸易规模分别达到了3150亿美元和5050亿美元。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服装出口国家,占全球出口市场总额的33.7%,中国的出口数额超过全球纺织服装出口国家第2到第10名的总和。

纺织服装行业的法人企业直接从业人员多达1563.6万人,加上个体工商户和农业领域的棉农,估计该行业直接雇佣的人员为2500万人,直接影响大约2000万个家庭,也就是8000万到1亿人的生计。

中国的服装和纺织品出口的终端市场主要是欧盟、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以2018年为例,当年对欧盟、美国和日本三地直接出口的服装价值816亿美元,占中国当年出口服装总额的51.73%;而中国出口的纺织品也有50%以上用于加工生产出口到欧盟、美国和日本的服装商品。而支撑中国纺织服装这个庞大产业的基础正是来自新疆的棉花。

中共在新疆建集中营,给新疆少数民族强制洗脑、强迫他们劳动、放弃信仰,引发欧美国家的关注和制裁。外企在坚持价值观的基础上拒绝采购新疆棉花,中国发起抵制最终会令外企受到损失,但在国际市场上会很快找到替代原料。反之如果中国纺织服装产业与美日欧等国际市场脱钩,将带来一系列的负面连锁反应。

网络热传署名安梁的题为《制裁棉花的背后:全球供应链上那些隐藏的秘密》文章分析称,第一个负面反应是,随着国际订单的流失,约二分之一的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和四分之一的纺织服装制造企业可能在未来两到三年内面临没有订单的困境。

第二个负面反应是,随着与最赚钱的欧美日市场的脱钩,可能导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市场的急剧萎缩;而且由于纺织服装是一个低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可替代性很强,因此当欧美日订单一旦离开中国,可能就难以再回来了。

第三个负面反应是,随着需求的减少,新疆棉花种植面积大量减少,进而威胁到中国的棉花储备安全。

有网友评论称,中共官方从上至下发起的这场抵制运动,实则是伤敌800,自损1000,抵制到最后中国工人可能有大量失业,政府如果解决不善,将成为不稳定因素。如果连饭都吃不饱了,也只能“揭竿而起”了。

 

责任编辑:施恩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