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川普勝選後與蔡英文通話掀軒...

川普勝選後與蔡英文通話掀軒然大波 新書曝內幕

32
就在2016年12月2日出現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川普接聽了蔡英文打來的祝賀電話。(圖片來源:美聯社合成圖)

【希望之聲2021年3月15日】(本台記者斐珍綜合報導)《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近日刊登了《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新書的書摘,披露了2016年川普剛當選美國總統時與臺灣總統蔡英文通話的內幕。

羅金在新書《天下動盪:川普、習近平和二十一世紀之戰》(Chaos Under Heaven: Trump, XI, and the Battle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中談到, 當川普在2016年11月8日出乎意料贏得大選時,令所有專家跌破眼鏡,全球的建制派都感到震驚。美國和中國,許多人都心存疑慮:川普將成爲一個什麼樣的領導人?他在競選中對北京的強硬措辭,真會成爲美國新的外交政策嗎?

2016年12月2日出現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川普接聽了蔡英文打來的祝賀電話,當時白宮發佈的新聞稿寫着,總統接聽了“臺灣總統”的電話。

這個看似平常的一通祝賀電話被“接通了”,卻着實打破了美中40年的慣例,在整個華盛頓和亞洲投下了一顆震撼彈。因爲北京在“一中原則”下,把臺灣認爲是中國的一部分,是“核心利益”,是不能拿來談判的,是中共的禁區。

一週後的12月9日,在川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辦公室裏,中共外交官楊潔篪對此表達了強烈的抗議。羅金寫道,楊潔篪嚴厲譴責(berate)美方的同時,也在測試川普政府新團隊的反應是強或弱。

羅金說,他不確定,川普一開始就公然挑釁北京,是一次意外,還是根本就是川普打擊中共策略的一環。

對於這通爆炸性的電話,當時大多數左媒都批評這位即將上任的總統,要麼是一位天真而笨拙的外交新手,要麼是一個魯莽的對華鷹派。

羅金說,2016年川蔡通話事件中,有數個不同的版本,其中《紐約時報》等媒體的版本“流傳最廣”,也最被華盛頓建制派所接受。不過,直接參與者則認爲這個版本最不可信。

依照《紐約時報》的說法,川蔡通話要歸功於前堪薩斯州參議員鮑勃‧多爾(Bob Dole),他的一家遊說公司,每年從臺灣政府那裏收取28萬美元的資助。在多爾的幕後運作下,促成川蔡的通話。

當時川普過渡團隊則否認了這一說法。他們透露,川蔡通話是美國前國防部官員薛瑞福(Randy Schriver)促成的。他當時負責一個名爲“2049項目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的小型智庫,臺灣政府同樣爲智庫提供部分資金。

羅金說,川普當天幾乎把所有電話都打完了,直到打到名單上的最後一個:臺灣。白宮內部人士回憶說,當時過渡期間比較混亂,因此沒有人及時發現這個高度敏感的名單。

不過,當時的川普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還是發現了,他和川普女婿庫什納都同時提醒川普,和臺灣的領導人通話將會引起北京政府的抗議。

羅金敘述,班農對川普說:“如果你接了臺灣這個電話,會在美國這地方釋放震撼彈,但你同時會讓中共陷入困境。”結果,川普回答說:“那麼好吧,我肯定(definitely)會接這個電話。”

班農稱,川普對美國主流媒體對這通電話的反應感到驚訝,甚至是很生氣。第二天,川普在自己的推特上發貼文解釋,他說,他沒有主動打這通電話,而是“臺灣總統主動打電話給我,祝賀我贏得總統職位,謝謝!”

羅金談到,一直以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都希望到訪湖海莊園(Mar-a-Lago),以強化與川普的關係,但川蔡通話卻讓他丟了面子,必須想辦法扳回,否則,習近平會被視爲一開始就在臺灣問題上讓步。

羅金說,川普確實想修復與習近平的關係。他認爲美中就像兩間巨無霸公司,習近平就如同是對方公司的CEO,未來若要進行有效的美中談判,就必須和對方CEO搞好關係。因此必須與習近平有密切的私交,才會有促進交易成功的可能。

羅金寫道,於是在2月9日晚上,庫什納與中共大使合作,安排了一個打破僵局的計劃。在大多數白宮工作人員下班後,庫什納把班農和時任國務卿蒂勒森請到白宮。在那裏,川普接聽了習近平的電話。按照庫什納的計劃安排,川普電話中向習近平承諾,從此不再接聽臺灣領導人的電話。

川普與習近平在2017年4月6日、7日兩天在海湖莊園舉行峯會。(圖片來源:美聯社)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次川習通話的白宮官方聲明中,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對文稿做了一個小修改,原稿爲:川普將承諾尊重“一個中國政策”,但博明改爲:“應習主席的要求(at the request of President Xi),川普總統同意尊重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

這一修改便是維持了美國的長期以來的歷史立場,即美國對北京關於它認爲的“反叛省份”的主張,語意是含糊不清的。

這次通話也讓川習湖海莊園峯會消除了障礙,得以在隔年的2017年4月順利舉行。

對此,中國通、美國國防政策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認爲,庫什納提供了川普所尋求的會面,透過這件事的牽引拉線,也讓總統的女婿牢牢佔據了美中政策的主導權。

羅金最後表示,並非所有人對這樣的結果都感到開心,比如當時班農就很氣憤,他認爲這個電話是庫什納天真的讓步,也是川普的失策。

班農說:“我們爲什麼要接習近平的電話?我們擁有所有的籌碼。習近平本來就非常渴望到湖海莊園。”

 

責任編輯:李娜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