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 【成吉思汗】战王汗与札木合...

【成吉思汗】战王汗与札木合 称雄草原

52
铁木真草原称雄。(图片来源:大纪元)

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铁木真在成为草原上最优秀的军事统帅外,还征服了大部分蒙古部落,除了东胡族翁吉剌惕部(孛儿帖的母族)、乃蛮部与克烈亦惕部外,其草原征服战大致完成,还有一些被征服部落的首领受到乃蛮部与克烈亦惕部的庇护,随时有使蒙古各部再生叛乱之势。尤其是克烈亦惕部王汗接受札木合的投降,待之如上宾,并带着札木合的部众和财物西去,更有背叛铁木真的倾向。不过,铁木真仍照常派使者向王汗问安。

征服背信弃义的克烈亦惕部

为了巩固双方关系,铁木真打算亲上加亲。 1203年,铁木真向王汗请求联姻,即请求其将女儿许配给他的长子术赤,王汗以铁木真为其义子、术赤为其孙辈、其女儿是术赤的姑姑为由加以拒绝。随即,铁木真又提出请求,希望把自己的女儿火臣别吉嫁给王汗的孙子秃撒合。倘若王汗接受了求婚,就是承认了铁木真具有高于札木合的地位。

成吉思汗的长子术赤。(图片来源:Betta27/Wikimedia Commons提供)

王汗正打算同意时,札木合进谗言说,铁木真的女儿火臣别吉既丑陋又骄纵,难以为妇。还说铁木真派来的求婚使者虽然明面上是求婚,实则在暗中说服蒙古降将投奔铁木真。王汗信以为真,很生气,便拒绝了婚事,不过他并没有听从札木合的建议,不打算对铁木真用兵。

王汗告诉札木合,也速该和铁木真父子都对自己有恩,自己想报答他们的大恩,因此想真正收铁木真做自己的儿子,成为自己儿子桑昆的长兄,共同管理自己的部族。

札木合了解了王汗的态度后,改变了策略,转而跑去对桑昆再进谗言,说铁木真与乃蛮部有约定,对王汗有图谋,要先下手为强。桑昆听信了谗言,决定与铁木真决一死战,因此暗中联络投降铁木真的叔父札合敢不等人。恰好札合敢不也想离开铁木真自行发展,就同意了桑昆的计划,并将铁木真在西方驻扎的五个军的情况告诉了他。

为了从王汗那里得到出兵的允许,桑昆一再在王汗面前说铁木真的坏话,王汗最初并不相信,也不打算派兵攻打铁木真,但心胸并不宽广的他最终还是听信了儿子所言,并允许他采取行动。按照桑昆的主意,王汗派人送信给铁木真,说自己改变了想法,同意将女儿嫁给术赤,所以请他参加许婚宴。

许婚筵蒙古语为“不兀勒札儿”,意思是“羊的颈喉”。羊颈喉的筋肉坚韧,颈骨坚硬,意示坚久不离。许婚筵上吃这个东西,表示两家的婚事不再反悔,夫妻成婚后百年好合。因此吃“不兀勒札儿”也就成了吃许婚筵的意思。这种风俗至今还流行于蒙古地区。

收到邀请后,出于对做了自己二十多年义父的王汗的信任,铁木真留下军队,只带上少数随从前往聚会地点,并打算当面向义父解释,以避免谗言影响双方关系。无疑,如果婚事成功,他不仅可以将手下的部族和克烈亦惕部统一,而且未来他可以成为王汗的继承者之一。

然而,在途中留宿时,铁木真得知了许婚筵是想谋害他的阴谋,王汗早已布置好军队,准备加害他并消灭其家族,同时袭击其在西方驻扎的五支部队。铁木真知晓王汗必集其全力,而自己目前人单力薄,遂在王汗派人来抓捕前,与随从轻装逃走,亦不忘派人通知四军赶快撤离,到卯温都儿山的驻冬地集合。

成吉思汗和王汗。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待王汗父子率精锐部队来抓时,发现帐篷已空,铁木真已不知去向。而五军中除了蒙力克军、忽亦勒答儿军及时撤离,到达卯温都儿山的驻冬地外,其它两军合撒儿军、窝阔台军都被王汗的军队围困,不得不强行突围。铁木真刚与自己的军队会合,王汗的军队就到了卯温都儿山前的合剌合勒只特。

铁木真派蒙力克军护送家小去东方基地捕鱼儿海,即今天的贝加尔湖,派主儿扯歹、忽亦勒答儿为先锋,率军排好阵势,各用密集队形,迎击王汗军,与其前锋军战在一起,史称“合剌合勒只特之战”。王汗的前锋军被歼灭,但王汗的第二波军队很快抵达,并冲入忽亦勒答儿军,在交战中,忽亦勒答儿被刺于马上,所幸其手下拼死将其救出。主儿扯歹发现自己左方之军大乱,立即派兵支援,终将王汗第二波军队击退。

此时桑昆率军到达,他见前锋军被击败,遂不待王汗到来,率领千余骑卫队加入战斗。主儿扯歹认识桑昆,乃向其射出一箭,箭从桑昆左腮射入,从其右腮穿出,桑昆随即落马,克烈诸将将其救下,然后后撤。

此时的铁木真手中已无其他兵可用,又见天色已晚,不宜久战,便趁敌军攻势减弱之际,传令撤军,空张营中之火,连夜离去。

铁木真一行向东而行,他让军中老小伤患先行,自己率精壮人马断后,同时收容溃散之军士。因军中缺粮,只好沿途打猎充饥。行了三日后,被派去通知合撒儿军撤退的博尔术追来,他告诉铁木真,他与合撒儿已撤出围困之地,在奔驰中坐骑被敌军射死,他抢夺了一匹马而走,但遍寻合撒儿不见。到卯温都儿山时,只见到王汗军,遂追踪而来。当晚,博尔忽带着受箭伤的窝阔台赶来,铁木真流着泪为窝阔台疗伤。

之后,铁木真一行继续向东前行,来到了遥远的巴勒渚纳湖岸,它在东乌珠穆沁旗东北部。忽亦勒答儿因纵马追逐野兽,箭伤复发而死。铁木真失声痛哭后发誓,要向王汗复仇。

此时,铁木真的身边只剩下了十九人,他们来自九个不同的部落,有着不同的血缘和信仰。铁木真与这十九个忠贞的追随者共饮浑浊的湖水,追随者们发誓永远效忠于他,而铁木真也向他们发誓,今后若成就大业,当与他们同甘苦,使他们享有与众不同的确定权利。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巴勒渚纳誓约”。

巴勒渚纳誓约所传递的手足情谊,超越了血缘关系、种族和信仰,它接近于形成一种建立在个人选择和彼此忠诚基础之上的权利和义务关系,而这最终成为蒙古帝国内部统一的基础,并处于支配地位。

其后,铁木真一行离开了巴勒渚纳湖,溯流北上。期间,他派人前去翁吉剌惕部招降,翁吉剌惕部知道如果不降就难以自保,于是推举铁木真的岳父德薛禅为新的首领,自此归附铁木真。另一方面,他还遣使向王汗、札木合发出谴责之音,并向自己分散的部众发出了反攻的信息,其采用新编制而组成的军队逐渐追随上来,重新聚集在他的麾下。他们来到了呼伦湖附近,养精蓄锐,伺机与王汗决战。

而彼时,王汗认为业已驱散铁木真的部众,且铁木真仍在遥远的东部,所以不但没有防备,还在金帐内举行宴会庆祝。听闻这一消息,铁木真决定采取奇袭的方式进攻。他率军迅速行进,马不停蹄,并将王汗在草原上设置的哨望所消灭,使进军消息不至于泄露。铁木真的军队以最快的速度包围了王汗的营地,而这时,王汗大营的兵士才发现敌情。

铁木真在王汗的大营外,呼唤王汗父子出来,王汗父子不应。铁木真乃下令从四面同时进攻。王汗大营外筑有栅栏,王汗军以此为屏障抵抗,不易突破。经过三天的激烈战斗,克烈亦惕人大败,大营中有人高喊投降,铁木真遂令投降者每百人为一组,徒手分批走出营地。点查人数完毕,并不见王汗父子,问降将,才知王汗父子三天前业已逃亡。

不过,两人的结局都不好。王汗前往乃蛮部落避难,但在乃蛮边界被边将当作奸细杀死。桑昆则向南逃往西夏,途中被其仆从抛弃,渴死在沙漠中,抛弃他的仆从在投奔铁木真时被他杀死,因为铁木真最厌恶这种不忠诚之人,而札木合则带领着一些部众向西逃到了乃蛮的领地。

至此,强大的克烈亦惕部被征服,由于克烈部和铁木真之间没有真正的敌意,其军队、贵族、土地、财物都被铁木真吸纳。自此,铁木真占据了水草丰美的呼伦贝尔草原,其实力和威望都迅速增长。乃蛮成为尚未被铁木真击败的三大草原部落中的最后一个,而那些败于铁木真之手的各部贵族先后汇集于乃蛮汗廷,企图借助其支持夺回自己失去的牛羊和牧场,但他们能如愿吗?

呼伦贝尔草原 (图片来源:pixabay)

采用新战术 乃蛮部不堪一击

铁木真的胜利,让乃蛮人十分担心,他们聚集力量并试图在对蒙古有敌意的部落中寻找盟友,进攻铁木真,但他们的计划泄露了。为防止蒙古诸部势力再生叛乱,1204年孟夏四月十六日,铁木真以哲别、忽必来为先锋,前去攻打乃蛮部落,决战地在达撒阿里草原。考虑到自身是远道而来,兵马人数少于对方,铁木真就让每个士兵点燃五堆火,以掩盖他们的真实人数,这使得乃蛮人觉得“蒙古人的军队布满了撒阿里草原,(他们点燃的营)火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这一计策发挥了作用,延缓了乃蛮人的进攻。而对蒙古人真实力量的认知混乱也引发了乃蛮人首领之间的纷争。乃蛮部年迈的“太阳汗”听到报告后,心生胆怯,就对儿子古出鲁克汗表示了担心,打算不直接与刚硬的蒙古人交战,而是先撤退到阿勒泰山,再引诱蒙古人深入到乃蛮人的土地,然后将其消灭。古出鲁克对于父亲的胆怯很不以为然,当着信使的面出言不逊地顶撞了父亲,其他人也竭力主张直接向蒙古人发起进攻。太阳汗虽然很恼怒,但还是同意迎战蒙古人。他们还找来了篾儿乞惕人和札木合率领的一支主要由反对铁木真统治的蒙古人组成的军队。

在战争中,铁木真指挥军队摆开阵势,并告诉将士们采用如下战术:“像灌木丛般地前进,摆开海子般的阵势,像凿子般地攻进去!”具体来说,“像灌木丛般地前进”说的是军队要以各自分散的十人小分队从不同方向前进,攻击敌人。完成攻击后,小分队就向四方疏散,敌军被击伤却又不能在攻击者消失前加以回击。 “摆开海子般的阵势”指的是在攻击时,由前面一长排士兵放箭,之后由下一排士兵取代,如波浪般轮流打击敌人。而“像凿子般地攻进去”说的是将小分队一个挨一个地重新整编,组成一个“凿子阵型”编队,尖头分队跨越前线并深入到敌人的纵深处,撕开敌人的防线。

这种融合了老式的作战手段和狩猎策略的独特战术,更注重军队内部的彼此密切协作和完全服从指挥,铁木真首次运用就取得了效果,不堪一击的乃蛮人吓得争相逃跑。由于仅有的一条逃亡之路在陡峭的山脊上,许多乃蛮人因为在夜晚看不清道路,纷纷跌落山谷。太阳汗也被擒获,他的儿子古出鲁克则逃走了。其后又经过几次小的战斗,乃蛮部被铁木真彻底征服。随即,铁木真又追歼篾儿乞惕残部,将其消灭。

成吉思汗的营地。图片出自蒙古伊儿汗国时期,史学家Rashid al-Din Hamadani(1247年至1318年)主编的《史集》。(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札木合之死

与乃蛮人一起的札木合的许多手下也投降了铁木真,札木合则带着少数人逃到了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靠狩猎为生。一年后,他的手下因为绝望和甘心认输,将札木合绑缚着交给了铁木真。尽管两人之间有仇恨,但一向视忠诚高于一切的铁木真,并没有奖赏札木合的手下,反而将他们处死。

对于札木合,铁木真念及昔日的兄弟情,希望与其仍旧相伴为友,互相依靠,但内心感到羞愧的札木合拒绝了,但求一死。他说:“在这一生中,安答你与我二人的名声,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地,人人皆知。安答你有贤明的母亲,生下你这位豪杰,你有能干的弟弟们,你的友伴皆为英豪,你有七十三个战马(般的豪杰),因此我被安答你所打败。而我自幼就失去了父母,又无兄弟,妻子是个长舌婆,友伴没有可依靠的,因此被天命有归的安答你所打败。”他还请求在他死后,将尸骨埋葬在高地,“以长久保佑你的子子孙孙。”

当时的萨满教认为凡是流血而死,灵魂将永远受到流血的痛苦,很难升上长生天的天国,所以铁木真下令将札木合“不流血处死,不得暴露其尸骨撇弃,宜以厚葬” 。其后,札木合遂被装入袋中窒息处死。

至此,铁木真彻底征服了蒙古高原的各个部落,统一了漠北草原,其所展现的王者之风未来将让欧洲和世界震撼。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蒙古秘史》
《元史》
《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中国历代战争史》(元朝) 台湾出版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帅)
点击阅读:【成吉思汗】降生草原 绝境中成长
                  【成吉思汗】姻缘定 英雄聚 铁木真崛起
                  【成吉思汗】宽仁服众 推改革 招揽人才
                  【成吉思汗】征服草原之战 所向披靡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