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成功预测川普当选女记者 谈...

成功预测川普当选女记者 谈川普当选原因及中期选举(三)

48
0
SHARE

(本台记者子涵、辛吉采访报道)两年前的美国大选中,政治素人川普的当选让很多人震惊。而广泛接触民间,采访了300多位支持川普的选民,深刻把握选民脉搏的女记者Salena Zito,在大选几个月前就已经大胆预见:川普会赢。

两年前的美国大选中,政治素人川普的当选让很多人震惊。而广泛接触民间,采访了300多位支持川普的选民,深刻把握选民脉搏的女记者Salena Zito,在大选几个月前就已经大胆预见:川普会赢。

她是如何成功做出预见的?她在与选民广泛的第一手接触中看到了什么?对于中期选举,她有怎样的预见?多次采访过川普的她,又有何观察?

我们和您分享本台对Zito女士的专访,通过她的故事来看一个可能之前我们并不了解的美国。

主持人: 那些把票投给川普的人,他们和川普是那么的不同,但是川普却能够了解他们的需求,搞懂他们的想法。但是川普毕竟没有像您那样开车2万7千英里到处去见这些选民,那么川普他是怎么读懂他们的?怎么知道当地的社区在衰败呢?那些地方甚至连其他的记者都不去,记者们都不知道这些情况。

Zito:川普就赌上了,他就在当地老百姓面前去讲,说我能为你们做这些事情。从效果上来看,就象当地扶轮社一位叫做马丁的先生跟我说的,没有总统候选人来过我们这个小镇,川普是第一个来这儿的人,他感觉到川普能考虑到他们的需求。川普去了很多像麦凯恩(John McCain)、罗姆尼(Mitt Romney)不去,奥巴马、希拉里都不去的地方。川普会跑去那些地方,所以当地的老百姓就非常有感觉。

主持人:您还看到一些在六个月前曾经把票投给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人,但是后来他们把票转投给了川普。能给我们举一些这样的例子吗?这些选民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Zito:我采访了几个支持像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这样非常左派候选人的选民,他们毕生支持民主党。他们喜欢奥巴马,可能现在还喜欢。但是他们喜欢的是什么呢?喜欢的只是奥巴马个人,仅此而已。他们不喜欢奥巴马的政策,因为这些人发现,奥巴马做的和说的不是一回事,最后做出的结果是把他们的社区搞毁掉了。

其中一个选民就是来自中西部的一个小城,那个小城80年来全都是民主党的政治人物在主政,但是这个小城现在基本上是毁掉了。所以这些选民就等于是一夜之间起来后发现,我们的城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居住的这个地方充斥着阿片灾难、毒品灾难,年轻人纷纷搬走,生意凋敝。因此他们说,够了!我把一辈子都给了民主党,但它什么也没带给我,我换党了。所以很简单,就这么个原因。基本上就是以前的政治人物把他们的社区给毁了。

这些政治人物不能意识到社区对美国人有多么重要。这些美国人是每个星期天晚上全家吃晚饭雷打不动的,他们是在教堂、在本地的各种非营利组织做义工的。当这些社区被毁掉的时候,就等于是毁掉了他们的自尊,所以他们就说:够了(Enough is enough)。

主持人:当您开车在美国乡村的路上到处跑、做采访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感人的故事想和我们分享?

Zito:说一个例子,在宾夕法尼亚州沿着22号公路,旁边有一个小城,路过的时候我看到两家店,一模一样的名字,中间就差半个街区。我很好奇,就停车下来。结果在店门口,主人在那里割草,两家店门口没有停车,没有生意。他就跟我聊天。

他说,当初店开起来的时候,这个城市很旺,生意很好。他就很快开了第二个店,因为一家店生意做不过来。而随后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作用显现,很多公司搬走,工作流失。现在他的生意,过老半天才有一两个顾客上门。虽然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打猎的地方,但就是没有生意。

尽管如此,他也不搬走,因为他母亲还在世。他已经五、六十岁了。他说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不想搬走,不想离开,想一直撑到母亲去世再说。他说,也知道这个城市的变化,他的小镇的变化,是无法逆转的。但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让他非常伤心。

主持人:当初把川普总统选上台的那些选民们,他们现在怎么看川普在这两年任期当中的表现呢?

Zito:川普上任,他的支持者们仍然在那里,一点都没有动。也就是说两年之后,当时选他的人现在觉得更加乐观、充满信心。而当时恨他的人现在还恨他。但是他的选民基本盘是没变的,因为选民们喜欢川普做出来的成果。

也许有的人对他在推特上发的推文有点皱眉头,但是基本上他们选他的时候都觉得,我知道川普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把他选进白宫。 所以对他发点猛烈的推文,他们其实是不介意的。

现在我仍然在社区中跑,我仍然了解这些选民的情形。

主持人:媒体对川普的这些负面报导,有没有影响到选民们对川普的看法呢?

Zito:主流媒体的不公正报导对这些选民一点影响都没有,所以这些老百姓对于主流媒体的看法,对我的这个记者行业其实是真的看不起。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伤感的事情,但这也是事实,我也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媒体变成这个模样,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那可能需要位阶更高的人、权势更大的人才能解决,那个人不是我。

主持人:如果您可以总结一下的话,您觉得这些支持川普的选民们,在现在距离中期选举很近的时候,他们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Zito:现在的话,如果你当初选了川普,你现在会很高兴;如果你当初就没投川普的票,对川普当选很生气,现在就可能很有动力去投票把局势给扳回来。所以这个中期选举,有可能共和党会失去众院,但是共和党在参院会拿到很多席位,所以可能是一个混杂的结果。

但是很难说最终的结果是怎样的,因为不知道大家最后会怎么选。一般而言,中期选举,共和党的选民出来的多,因为他们投票会很自觉,很有责任感。但有个现象,就是一般一个人高兴的时候,他就没那么大的动力去投票,而一个人很生气的时候,他就很有动力去投票。所以也比较难说。

主持人:那么目光再放远一点,如果去看2020年的大选,您有什么样的预测吗?

Zito:2020年的这个战况,如果民主党再往左边走的话,总统大选,川普会赢。所以现在叫做坏兆头不是在川普这边的,而是在民主党那边。

主持人:让我们再回到2016年7月,那个时候Zito女士您预测川普会赢,然后受到了很多压力,当时发生了什么?您又是怎样应对的呢?

Zito:2016年7月份,我在脸书上就说了,我认为川普会赢,然后招来很大的反弹,甚至是对我的攻击。当然我不喜欢了,但是我就觉得很奇怪:我说的都是事实呀,你们为什么不能接受呢?因为有很多人思考不逻辑,他不喜欢这件事,他就拼命在那儿哄。其实我又没说我要投川普,我是记者,在我所有的总统选举报导中,我是不投票的。我既没说想要川普赢,也没说想要希拉里赢。我其实就是在做一个客观的报导而已,他们却气成那个样子。

川普和希拉里我全都采访过。我根本就没观点,他们却反应成那个样子,我也没什么办法。

主持人:您曾经多次采访过川普,对川普有什么样的观察吗?

Zito:川普的好奇心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他对什么事情都非常的好奇。他跟蓝领工人们打交道的那种方式,可能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那时候他是从一个房间走上一个讲台,川普请我跟着他一块儿走。

人们都从表面上以为川普是什么样的,我在近距离的观察,我观察出来的可能是大家都不知道的那一面。川普非常的好奇,他老在问: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做到这个的?你为什么会那么去想?他问很多很多的问题。他甚至都问我了我很多问题。

主持人:其实我们一直是有这种感觉,川普传媒业的背景帮到了他很多,您有没有这种感觉呢?

Zito:是,川普媒体业的背景对他有很大的帮助,因为一个媒体人,他是很会问问题的。另外,和大家的直观感觉有不一样的一个地方是,川普在私下里是非常礼貌的,他的举止行为非常得体,这是人们在表面上不知道的。

主持人:您有没有感觉到,尽管川普是一个亿万富翁,但是他懂得蓝领工人,是因为他能去问他们好的问题,是这样吗?

Zito:川普确实具备一个好记者的特质,一个媒体人的特质,他会问很好的问题。别人回答的时候,他就会抓到人家回答的那个本质。这就是川普之所以成为川普的一个原因。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