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拆墙大讨论 大连市政数据泄...

拆墙大讨论 大连市政数据泄薄熙来政治野心

295
0
SHARE
习当局要打开围墙 触及中共体制
近日,当局有关“打开封闭小区”的提法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图为大连90年代的街景。(网络图片)

习当局要打开围墙 触及中共体制 系列之三

近日,当局有关“打开封闭小区”的提法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人们关心最多的莫过于拆掉围墙后的安全问题。现在大陆很多围墙上都装有监视器。保护居民的安全无可厚非,但是,在中共治下,监视器却成了中共监控、迫害民众的一种工具,而大多数百姓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隐私已被中共随时随地在侵犯。

接上文
系列文章之二

薄熙来掌控大连期间 道路急剧减少的背后

习当局下发有关“打开封闭小区”的文件后,陆媒在探讨这个问题时,透露了一组数据。

陆媒引用大连市市政管理处统计,1997年大连市拥有道路1218条,2000年减少到996条,减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区中或被小区占用。

这个期间,恰好是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之时。

江泽民掌权时期,正是中国大陆城市大搞封闭式社区的时期。薄熙来以安全为由,利用高墙,将这种对民众的监控发挥到极致。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透露,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为了讨好外企的老板们,监控不满的工人们,曾下令在开发区五彩城设立了几百个摄像头,他对记者开玩笑说,谁在墙根撒尿都能看见。

而这一手段,薄熙来更是在后来用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

薄熙来在重庆的恐怖监控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因当初推行迫害政策不得力,当年8月江去大连面见薄熙来,明确对薄表示:“对待法轮功要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薄熙来从此不择手段、全力以赴镇压法轮功,处心积虑配合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此后,薄的职务升迁进入快车道。

薄熙来到重庆后,将在辽宁迫害法轮功的“经验”引进重庆,监控系统是其中的一环。

薄熙来、王立军倒台后,北京《财经》 杂志曾披露,薄、王管治下的重庆市,为了所谓的“平安重庆”,耗资200多亿元人民币,建设了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该系统仅是摄像头就有 50万个,遍布全市各区、各单位机构、街道居委会、生活小区等。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被监控之中。

2010年,薄、王又在重庆建起“高精尖” 装备的巡警平台150多个,高薪招聘昼夜循环巡警四千名。薄熙来除大量招编巡警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重庆城高空摄像头星罗棋布; 地上各类巡警、便衣、保安、城管、“红袖标”遍布大街小巷,重庆城像个恐怖的密闭铁桶。

有评论认为,薄熙来搞这一套部分原因是恐惧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害怕其迫害法轮功被十几个国家起诉的真相曝光。因此,薄不余遗力地实施24小时监控和确保任何时候都可展开大规模的跟踪、抓捕。

同时,这种监控也为其镇压其他民众提供了可能。

据悉,仅2001年,中共就投入了至少40亿安装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监视系统。

监控升级 王立军与中共的“大情报”系统

墙头上的摄像头只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全方位监控民众的部分手段,此外,中共更通过绝密工程监视百姓。

2014 年7月,海外媒体报导《揭秘公安部“大情报”绝密工程》的文章中提到,王立军曾出马聘请中国顶尖的专家技术团队,研发一套用于监控手机和互联网的安全系 统,号称可以跟踪监控全市乃至全国的手机互联网信息。王立军曾当着到访的政要显示这套监控系统:只要输入监控目标的名字或手机号码,目标对象的个人信息、 有关情况,以至当时所在方位行踪等资料,就会马上一览无遗。

据披露,王立军将这个系统命名为“大情报”。所谓“大情报系统”,即公安系统近 年来推行的三项重点工作之一的“信息化工程”,主要目标是不明身份人员(尸体)信息系统、通缉通报信息系统、被盗抢及丢失机动车(船)信息系统等。后来, 目标扩大为社会所有公共信息,包括社保、交通、通信、户籍等所有社会公共信息。

现在中共公安部的“大情报系统”就源于1998年启动的“金盾工程”。“金盾工程”是中共的“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是中共秘密建立的一个庞大的网路监控项目。这个监视系统,据说中共可以用其来看、听及“思维”。

公开资料显示,“金盾工程”的主要负责人包括:江泽民、江绵恒、前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前公安部部长贾春旺、前公安部副部长兼金盾工程领导小组组长张新枫、前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前公安部科技局局长柳晓川、前公安部信息通讯局总工马晓东等。

据称,江绵恒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资就有8亿美元,为的就是不让大陆网民得到任何有关民主、人权、自由,特别是法轮功的海外资讯。同时也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

中共“大情报”系统 墙头的摄像头是工具之一

相比美国“棱镜计划”,中共的“大情报”监控则内容广泛、不择手段,不但包括墙头上的摄像头,还包括网络,手机等,而且不告知民众,肆意秘密进行。迄今为 止,由中共公安部门主导的这个庞大的监控工程,涉及公民私隐,但竟然没有任何法律授权,只是公安部认为“业务需要”而定,用的是公款和纳税人的钱,大陆几 百个大中城市,每个城市都是数以亿计投资。甚至监控、收集、使用也不受约束。

报导指,“情报”一般是指针对国外政府或者机构的,但中共的绝密工程“大情报”却设置在公安部下,目的是监控13亿国民。其监控手段和方式令人震惊,这个工程已经进行了10年多,密不透风,究竟有多少是透过墙头上的摄像头执行的,直到今天外界仍知之甚少。

2008 年北京奥运时,人们发现,在北京的出租车、公交车上均安装了摄像头,约同时期,中国各地城市也开始大规模安装街头摄像头。2009年,深圳市内安装的监控 摄像机共达80多万个,深圳市人口达1200万,也就是说,每15人就有一个摄像头。深圳附近的广州设置了25万个摄像机,佛山、东莞、中山分别设置了 10万个。南部云南省昆明市也设置了31万个摄像机。同年,在中国676个城市内随处可以看到监控摄像机,监控设备无处不在。

此后,监控系统更延伸到全国各个角落,针对的人群是全部国民,甚至海外人士。

手机、网络聊天、邮件等内容,以及用户在什么地方使用手机、上网,各城市公共场所的摄像,都在“大情报”数据收集存储的范围内,数据规模之多自然是天文数字。

中共的“大情报”对公民监控,不需任何手续,甚至坐在监控中心,可随意查看公民生活资讯,举例说,公民聊天的内容都被收集存储。这种做法,致使中国民间也纷纷效仿。

大陆媒体曾报导,广东东莞一家水疗馆被曝出在男女更衣室均安装了视频监控设备,男女顾客们赤身裸体的画面在售票大厅里一览无余,被直播出来,工作人员则称是为了震慑窃贼。

分析:习当局的拆墙文件触及中共两大方面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习当局这次下发拆墙文件,假如真的是连机关大院都要拆除,那就触及了中共体制所造成的官民对立问题和体制的一些顽疾。

石久天还说,实际上,习当局还触及到了一个对民众的监控问题。在此过程中,就像废除劳教一样,两大阵营之间还会有各种较量。#

希望之声记者郭惠报导

责任编辑:林锐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