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朱兆基:中共對臺大搞反間諜...

朱兆基:中共對臺大搞反間諜戰 抓了什麼樣的間諜?

23
中共宣稱破獲臺灣間諜 讓當事人在鏡頭前“認罪” (央視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5日】10月11日和14日在北京央視播出的兩批“臺諜案”頗爲詭異,因爲有的案子一年前就抓了人、半年前就判了刑,因此公佈消息既沒有太大的意義,也不是慣常的國家安全教育手法。幾個案件與貨真價實的間諜相去甚遠,令人對大陸國安機關的專業主義大跌眼鏡。

而其實這恰恰是大陸當前的特點。雖說另有相當於祕密政治警察的“國保”,大陸“國安”也不是什麼技術官僚,而從來都是、現在更是、也必須是黨或者黨魁的政治工具。在統攬一切的“總體安全感”和大“國安委”體制之下,國安部地位雖受擠壓,但主事者若不拼命揣摩上意,緊跟步伐,下場也很可能是被反腐或“不忠”。

然而這次政治攻勢的水平和效果也實在寒酸,只不過這才正是當下“想起一出是一出”風格的真實表現。此舉的大背景當然是“臺美加緊勾連”,甚至吹出“建交”之風,這對北京無疑是比“臺獨”更恐怖,也更棘手的挑戰,因爲對北京而言,失去“一個中國唯一合法代表”身份事關政權合法性,但事涉美國,又很難用武統或軍事恐嚇有效應對。雖然歷史上的南北越、兩德和現在朝鮮半島雙方,都接受了共存後再競爭或對抗的現實,但中共自我感覺良好,且慣享中美建交紅利,倒退回去,面子實在掛不住。

可是臺美勾連顯然主動權在美,北京卻只拿臺灣泄火。今年雙十節臺灣並無過火舉動,而大陸10月11日發難,重點卻是在國內興師動衆地要求所有黨還能直接組織的人口收看央視節目。兩重躲閃之下,更顯技窮。

對大陸國安機關,此舉也不無混亂。

李孟居只是港人抗爭的同情和聲援者,所謂“罪行”不過是向友人發送了展示解放軍在深圳口岸集結的照片。中共光天化日的行動,一個外來聲援者就能拍到,卻要算“危害國家安全”的“祕密級資料”,更附會爲”臺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典型,無非還是把港人抗爭強行與境外敵勢聯繫的老套路,只是這回用意是更牽強地炮轟“臺獨”。

遠在捷克的鄭宇欽也不過是傳播了三篇批評北京的文章,就以“醜化祖國”這種文字獄罪名問罪,顯然北京是將捷克政府近來同情臺灣的大膽舉動算到了鄭的頭上。

至於鄭宇欽和蔡金樹、施正屏三位以獲酬爲目的,利用學者身份建立人脈、從中國學術會議蒐集資料和有關學者名片,即使最終爲臺灣國安單位所用,也完全屬於所有國家合理合法的“開源情報”活動。如果要抓,駐華幾乎所有外國使領館和來華交流學者的大部分都在此列,大陸規模龐大、無孔不入的駐外人員更是罪行昭彰。

秉持雙重標準已成天性的中共完全意識不到,一國的政策意圖、諮詢團隊和決策進程即使事關利益、被外界或對手千方百計瞭解和摸底,也是人類政治領域極爲正常和普遍的現象,你可以隱蔽和防範,但完全無從指控對手知己知彼之舉有何罪責。

相反,臺灣和外界大量政府情報部門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方能瞭解到大陸一點再普通不過的意圖和決策動向,期間得到的再普通不過的一些資料卻動輒涉及國家機密,觸犯天條。而外國政府同樣的、詳盡得多的信息,只需翻譯就能大量掌握,卻能成爲大陸大批所謂“情報”人員的飯碗和功績。這本來就是當今世界情報領域一大笑話。

難怪這次發起口誅筆伐的大陸央視,也在批鬥材料的結尾怪異地承認,“在大陸蒐集套取的情報看上去似乎都是公開的”,同時又牽強地辯解:“但這都……無法直接獲取的戰略性情報,往往包含……決策信息。……提前掌握情況,就會使大陸對臺政策受到影響”。這顯然還是一種天生沒見過公平競爭爲何物、非要“我對你瞭如指掌、你對我最好神祕難測,屢屢失算”的政治霸道和自大狂。

大陸反間諜工作無限擴大,新創“學術情戰媒體情戰”大帽子,除了在國際情報同行中憑添笑料,更有嚇尿大批與大陸開展正常交流的外方和臺方學者、民間人士的奇效,這其中有不少人對大陸還算不無好感。就連大陸對臺工作的主平臺——國臺辦對這次行動也只有表示“我們對有關情況非常關注。經向有關部門瞭解……”,然後一番官話辯護,根本無力主導局面。無論是對臺工作還是情報工作,背後都只能服從於一隻拍腦門的翻雲覆雨手,一步步滑向文革式的文攻武衛、深揭狠批畫風。

最後,頗有“中央文革小組”口氣的《人民日報》對這一輪鬧劇的總結更是達到奇葩的頂峯,打響了冷戰和策反的發令槍。其社論貌似警告“臺獨”必招致“武統”的下場,卻不向軍事對抗的主角叫板(當然,或許只是時機未到,有一天將臺軍罵個狗血淋頭也不奇怪),而是痛批臺情治部門甘當“臺獨”馬前卒,賣國賣臺,甚至夢迴1940年代末期國民黨樹倒猢猻散、黨內潛伏者動搖者大批投共的美好時刻,號召臺情報人員“棄暗投明”,末了還不忘擅自亂用一句大陸軍事領域戰爭警告專用語“勿謂言之不預也”。

實際上,以臺灣現行制度,執政黨在行政領域自有配合其政策取向的諸多空間,但軍警情等強力部門的國家化、非黨化也是臺灣民主化的重要成績。只要有底線、合憲合法,政爭不是壞事,爲國家蒐集情報也完全正當,“歷史正確的一邊”更不是能自封的。

反倒是大陸一方的強力部門,無不是永恆執政黨乃至其黨魁個人的馴服工具,連反間諜工作也嚴重政治化,爲扼制言論助威,淪爲專制工具。縱觀大陸近年滲透臺灣,刺探關鍵戰備和科技情資的案例,砸錢要遠比這次幾個臺灣學者拿到的微薄資料報酬狠得多,而臺灣出於法治,對這些共諜卻少有重判,更無死刑。

從現實角度來看,大陸其實完全不應害怕自身被對方瞭解基本情況,裝神弄鬼不是什麼絕招。現階段多借尚未完全冷卻的兩岸交流,方能廣開情報來源。這些都是情治部門起碼的基本常識。說得庸俗一點,改開、交流大環境下的情報和反諜部門也多的是中飽私囊、花天酒地的機會,戰爭氣氛下可就是出生入死、命懸一線了。

然而嚴峻的是,大陸情治部門顯然纔是無從左右自身命運。雖然《人民日報》這次公然策反還不好意思明言“金條大大的有”,但大陸儼然急欲重回當年兩岸以鉅額賞金吸引飛行員駕機叛逃的冷戰局面。從這一點看,中共內部一股強大力量已全然不惜兩岸徹底走向對抗,絲毫不留餘地。

只是,同臺海大戰的前景一樣,這股力量對兩岸熱戰和中美冷戰,乃至中國和東亞之命運從所謂大變局走向大動盪、大戰亂到底有多少神機妙算、能否穩操勝券?恐怕都不容樂觀。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轉自《自由亞洲》
責任編輯: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