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转世记忆58年历历在目 和...

转世记忆58年历历在目 和尚说今生福报因果

83
缅甸和尚说前世今生的因果福报。 (图片来源:pixabay)

【2021年1月28日】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人生如梦,这梦能不能延续?索巴纳(Ven Sayadaw U Sobhana),1921年出生于缅甸明筵(Myingyan)地区的农村,15岁时出家,是个得有法号的僧人。他从二岁开始就一直对家人讲述自己的前生和转生过程。索巴纳的前世记忆长达58个年头历历在目,之后才慢慢有些淡化。他的前世今生虽然还不能够解清生命从何处来的根本问题,然而他清楚地说出了前世的自己死了之后,怎么转生到今生的家,也向人揭示他前生的梦,如何在这一生实现。

这一世索巴纳将转生时,他前世的妻子和今生的母亲都得到托梦。在前世他虔诚向佛、慷慨施舍,他认为因此积下了福分,使他今世得以如愿成为一名学者(学问僧)。1963年1月,当时索巴纳42岁,美国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轮回转生研究计划的助理开始联络他、访问他,并对他说的前世——孟波锡一生相关的陈述进行严谨的调查,并得到证实。

出生

1921年11月5日,上缅的明筵区塔农当村的钱撒先生和太太蕾肯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索巴纳。索巴纳的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后来还有一个弟弟在幼年时就夭折了。钱撒先生是个识字的农民,同时是个代理村长,在晚年时成为正式村长。

索巴纳从小就与众不同,当他会讲话时,就开始对父母和身边的兄弟姊妹讲自己的前世记忆,还有他从死后到转生到这个家的过程。他记得自己前世叫孟波锡,他也记得孟波锡的亲戚、朋友们和财产,甚至未收的旧债。他前世的家和这一世的家就在同一个村里,而且距离很近,只相隔七户人家的距离。

他经常回前世——孟波锡的家去探望,就像回自己的家一样。前世的遗孀玛雪婷和二个孩子们仍然住在那里。索巴纳小时候就常到他们家去玩,这个前世的家对他来说是那么的熟悉,他有时也在那里过夜。玛雪婷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就是他前生的孩子。前世的他去世时太太玛雪婷怀着老二(女孩)。索巴纳呼唤那两个比他还大的孩子总是像父母一样慈爱。他也经常去拜访孟波锡的旧朋好友,他对孟波锡生前熟识的人直呼其名,不用尊称,就像是对待自己的老朋友一样。

以下是索巴纳对转生研究调查员陈述的一些前世记忆,并且得到相关的人证与物证,与长年追踪的证实。

前世今生的转生过程

我在前世是一个土地勘测员,名叫孟波锡,妻子叫玛雪婷。我们育有一个儿子,我去世时他3岁。在我36岁那年,因为发高烧、呕吐和腹痛被送进医院。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是坐着敞蓬牛车去的。那时是雨季的末期,天还下着雨。我记得到医院后作了身体检查,医生说我需要动手术。那之后在医院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就记不起来了。

然后,我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处在丛林中,感到悲伤、饥渴,又非常沮丧,那时我已经死了但我自己不知道。我穿着平常的衣服和凉鞋,留着长发,头上裹着一条毛巾。

我好像在丛林中游荡了两三个小时之久,这时我遇到一个穿白衣、白胡须的老人,他肩膀上披着一条白围巾。看见老人后,我感到所有的沮丧顿时消失了。他叫唤我的名字,告诉我必须跟他走。我跟着他大约走了一小时,回到了我们的村庄附近,进了村到了我家的屋前,门口有一段篱笆和一棵树。白衣老人让我在树下等着,他进屋去了。五分钟后他走出来对我说:“你得跟我去另一家。”

我们继续向西走。距我家七栋房左右的距离是村长的家,我们到了村长家门口,老人再次让我在屋前等着,约五分钟后他出来把我叫进去,对我说:“你得待在这里,我要回去了。”随后,白衣老人就消失了。

我看到屋里的人,但那以后的事情我又不知道了。等我再清醒过来恢复了意识后,就是索巴纳的这一世的我。

转生托梦

孟波锡死后,他的尸体从医院被搬走后就埋掉了。七天后,按照当地习俗许多和尚到他家受食诵经。当晚,孟波锡的妻子玛雪婷和索巴纳的母亲蕾肯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玛雪婷梦见一个穿白衣的老人来对她说:“我把你的丈夫送到村长家里去了。”说完老人便消失了。次日清晨,玛雪婷跑到村长家对村长妻子蕾肯讲了自己的梦。蕾肯告诉她,自己也梦到了一个白衣老人,老人来告诉她要把孟波锡作为她家里的人托付给她。然后老人走出去,把孟波锡带进屋里来,随后就消失了。

从那天以后,蕾肯就怀孕了,后来生下儿子索巴纳。孟波锡便转生成为村长的儿子索巴纳。

前生虔诚信佛与今生福分

 

缅甸小孩、小沙弥。 (图片来源:pixabay)

索巴纳的前世记忆可以回溯到孟波锡十二、三岁的时候。他记得孟波锡读到七年级,接着再到另一所学校受了两年的土地勘测员培训。他记得那时在学校里学了英语,因为在干土地勘测工作时要讲英语、使用英语。受训后成为政府土地勘测员,每月的收入45缅元。32、33岁时他结了婚。他还记得自己的婚礼、岳父的名字和长相、身材。

孟波锡虔诚信佛,年轻时在寺院当过三个月小沙弥,但并未成为正式的僧人。虽然他不经常打坐,但是敬佛的心很虔诚的人,每天供奉和尚食物,并对佛学研究饶有兴趣。在他去世的前一年,曾给寺院捐了1000缅元,相当是二年的薪水都不花用才存得下来。那笔钱是用来买一部巴利文的“三藏”经典,供寺里的学问僧使用。孟波锡曾希望自己当一名有学问的学者,在转生后如愿以偿。

这一生的索巴纳十五岁时就在缅甸明筵的一座寺庙当小沙弥,后来成为正式的僧人,并且得了法师和禅师的称号。1959年,当时他39岁,缅甸佛法理事会派他到泰国寺庙去宣讲佛法,就长驻在泰国那空沙旺府的菩达拉玛法寺。

结 语

人生短暂,生命为何而来?终极的目的又在何方?这将是索巴纳和关注他轮回转世的人们在佛法追寻中永远的课题。

参注:缅甸文化中没有姓氏,只有名字, 例如,在“U Sobhana”中的 “U”是敬语表示,对先生的敬称。
资料来源:
伊安·史蒂文森:《轮回类型的案件》,第四卷:泰国和缅甸的十二个案例。(Ian Stevenson: Cases of the Reincarnation Type, Vol. IV: Twelve Cases in Thailand and Burma, The University Press of Virginia, 1983. )
正见网:《轮回转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证据》(28) 索巴纳
作者:怀忍忍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