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被判...

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被判刑18年

文化大革命,1967年,北京大学校园张贴大字报,刊于1967年11月《人民画报》。(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66年5月16日,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12天后,中央文革小组成立,陈伯达被任命为组长,毛泽东妻子江青为第一副组长。中央文革小组是毛泽东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专门害人的组织。陈伯达名为组长,起主导作用的是副组长江青。

中共“最好的理论家”沦为中共的囚徒

陈伯达担任毛泽东政治秘书达31年之久。1939年,陈伯达调任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办公室副秘书长,从此,直到1970年被打倒,陈伯达一直是毛泽东身边最重要的笔杆子。在文革初期,中共总理周恩来称赞陈伯达是“我们党的最好的理论家”。

1966年8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陈伯达被增补为中共政治局常委,成为毛泽东30多个秘书中官职最高的一个。这是陈伯达人生的顶峰。因紧跟毛泽东在打倒以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的过程中有功,1969年3月,中共九大上,陈伯达再次“当选”中共政治局常委。

然而,到了1970年8月,在庐山召开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因反对毛泽东最重视的“极左派”笔杆子张春桥,被毛泽东“一棍子打死”。毛泽东说:“我跟陈伯达这位‘天才理论家’之间,共事三十多年,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就从来没有配合过,更不去说很好的配合。”

后来,毛泽东谈到陈伯达时说:“陈伯达早期就是一个国民党反共分子。混入党内以后,又在一九三一年被捕叛变,成了特务,一贯跟随王明、刘少奇反共。他的根本问题在此。所以他反党乱军,挑动武斗,挑动军委办事组干部及华北军区干部,都是由此而来”。

1970年9月6日,中共中央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11月16日,发出《关于传达陈伯达反党问题的指示》,称九届二中全会“揭露了陈伯达反党,反‘九大’路线,反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严重罪行,揭露了他假马克思主义者、野心家、阴谋家的面目”,“批陈整风”运动自此由上而下展开。

1971年9月13日,毛泽东的“亲密战友”、被写入中共党章的接班人林彪离奇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之日,陈伯达被打成“林陈反党集团”要犯,当晚被关进秦城监狱。1973年中共“十大”上,陈伯达被正式定性为“国民党反共分子、托派、叛徒、特务、修正主义分子”,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被抓捕。1981年1月25日,陈伯达在中共的“特别法庭”上,又被当成“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刑18年。

陈伯达的的四大罪名

文革中,陈伯达参与迫害过很多人,无疑是有大罪的。比如,1967年12月26日,陈伯达在唐山讲:中共冀东地区组织“实际上可能是国民党在那里起作用,叛徒在那里起作用”。这番话直接导致了著名的“冀东惨案”,很多人被戴上叛徒、特务、内奸、假党员的帽子,8.4万多人遭批斗,3000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法庭控告陈伯达犯有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阴谋颠覆政府、反革命宣传煽动和诬告陷害等四项大罪。

关于参加反革命集团。1980年,中共审理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案”时,对陈伯达案的处理颇费周折。文革开始时,陈伯达作为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配合毛泽东妻子江青,做了很多坏事,当属“江青集团”;但是,后来,陈伯达与江青的矛盾越来越大,中央文革小组都是江青说了算。一度陈伯达都不想干了。再后来,陈伯达转而与林彪联手,打击“文革”极左派,由此似乎可把陈伯达归属“林彪集团”。但是,陈伯达并未参与“林彪集团”的所谓“阴谋”。最后,中共只好把陈伯达硬塞进“江青反革命集团”。

关于阴谋颠覆政府。陈伯达确实反对过江青等人。但是,他在文革中的所作所为,大多是秉承毛泽东的旨意做的。1969年中共九大时,由于他的思想已跟不上毛泽东的思想,由他执笔起草的九大报告,毛泽东看都没有看一眼,而是选用了张春桥等起草的报告。他原来分管的部门,逐渐被江青手下的人接管。之后,陈伯达开始向中共第二号人物林彪那边靠,刚一靠过去,就被毛泽东找打借口打倒了。作为一个动不动就被江青骂得狗血喷头的文弱书生,一个手下没有一兵一卒的人,何谈阴谋颠覆政府?

关于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这是指“文革”初期陈伯达1966年5月31日率工作组进入《人民日报》夺权和6月1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等。事实上,“夺权”的精神来自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刚通过的《五一六通知》,而派人到《人民日报》夺权则是刘少奇、周恩来和邓小平三个中共政治局常委认可,并经毛泽东批准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发表前,送给在京的几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审阅过,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都赞同。

关于诬告陷害罪。主要是指陈伯达曾任原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专案组组长。陆定一被打倒,主要责任在毛泽东。1966年3月,毛泽东说:“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正是根据毛泽东的这一指示,中宣部长、副部长等一大批人被打倒。1975年11月12日,中共政治局举行会议,给陆定一定了三条罪状:(1)阶级异己分子;(2)反党分子;(3)内奸嫌疑。会议还作出“永远开除”陆定一党籍的决定。当时陈伯达已被打倒4年,主导这个会议的是毛泽东。

陈伯达的“唯生产力论”

1968年1月29日,正当“天下大乱”之际,陈伯达居然写信给毛泽东等人,提出要大力发展电子工业,认为这将促进中国的工业大跃进,将是在中国进行人类历史上新的工业革命的出发点。陈伯达的这个想法与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想法相差十万八千里。

1969年初起草中共九大报告稿时,陈伯达与中央文革小组另两个成员张春桥、姚文元产生强烈冲突。当时出现一个奇特现象:九大文件起草小组组长陈达伯单独起草一个报告;张春桥、姚文元另外起草了一个报告。陈伯达认为,中共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生产”;张春桥、姚文元主张继续大搞政治运动。陈伯达批评张、姚“运动就是一切”;而张、姚则批判陈伯达是“唯生产力论,搞修正主义”。面对这一争论,毛泽东站在张、姚一边,否定了陈的看法。毛泽东甚至说,帝国主义的本性不会改变,陈伯达的本性也不会改变,批评陈伯达总是把经济放在首位,而不是把“继续革命论”放在首位。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中央专门开会,对陈伯达作了言词激烈的批评。正是这次冲突,毛、陈关系从此难以弥合。

陈伯达与林彪越走越近

中共九大后,文革极左派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人的一些做法,在中共党内引发不满。比如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中共军队领导人陈锡联、许世友、杨得志、李作鹏、邱会作等,都很有意见。加上文人相轻,陈伯达与张春桥、姚文元的矛盾加深。在起草九大报告时,陈伯达得到过林彪支持,受到严厉批判后,陈伯达走近林彪。

1970年夏,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林彪抵达庐山当天,陈伯达便拜访了林彪,长谈一个多小时,其中谈到了张春桥反对提毛泽东是“天才”,得到林彪支持。全会开会前,林彪特意征求毛泽东的意见。当毛得知林彪要批评张春桥时,说,这不是张的意见,是江青的意见,是江青在背后搞的鬼。你可以讲,但不要点张的名字。于是,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一通讲话,吹捧毛泽东是“天才”,暗批张春桥。

因为张春桥是得到毛泽东支持的,批评张春桥,无异于批评毛泽东。在江青带张春桥、姚文元跑到毛泽东住处“告御状”后,毛立即决定扭转会议方向。8月25日,毛下令中央全会休会,停止讨论林彪的讲话,制止继续“揪张”,同时责令陈伯达请假检讨。毛泽东不便直截了当斥责陈伯达等人反对“文革”一些极左做法,于是,借口陈伯达鼓吹“天才论”和“设立国家主席”将他打倒。

晚年陈伯达有所反思

1981年8月,陈伯达获准保外就医。1989年9月20日,因心肌梗塞在北京去世。遗体告别仪式上没有讣告,也没有悼词。

晚年的陈伯达在接受作家叶永烈采访时说:“我是一个犯了大罪的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愚蠢之极,负罪很多。‘文化大革命’是一个疯狂的年代,那时候我是一个发疯的人。我的人生是一个悲剧,我是一个悲剧人物,希望人们从我的悲剧中吸取教训……我仍愿永远地批评自己,以求能够稍稍弥补我的罪过”。

 

作者:王友群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