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中國宣布“戰時狀態”  中...

中國宣布“戰時狀態”  中方措施恐致人道危機

分享
武汉肺炎依旧严峻 (AP)

 

【欧洲希望之声特邀記者成容綜合編譯報導】在冠狀病毒爆發的中心、被封城的武漢市,越來越絕望的中共官員加強了對已經受到驚嚇的人口的控制,2月6日當局採取緊急措施,下令進行逐戶排查,將病人集中安置在改造成臨時隔離點的會議中心和其它建築物內,即“方艙醫院”,並將日益嚴重的危機比作”戰時狀態”。

前線醫生怒轟「地毯式搜查」:豬腦子

據《紐約時報》報導,武漢市有關部門已開始挨家挨戶檢查體溫,把體育場和會展中心用作病人“倉庫”,對疑似冠狀病毒患者進行圍捕,以便對其進行強制隔離。該報援引負責全國抗擊病毒運動的副總理孫春蘭在武漢視察時表示,這個城市和國家面臨著“戰時狀態”。 “決不能當逃兵,否則就會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孫春蘭呼籲為迅速蔓延的疫情發動一場”人民戰爭”。

英國《每日郵報》轉發的大陸民眾自拍的視頻報導稱,“隨著共產主義政權開始圍捕武漢人,並將他們帶到營地,出現了一段視頻,該視頻顯示一名疑似感染冠狀病毒的男子,不顧一切地從試圖隔離他的官員身邊沖出去。”

這段視頻據信是在武漢長青花園拍攝的,畫面顯示一群官員正在接近那個靠牆的男子。那人突然開始逃離那些迅速追趕他的官員。一些官員似乎拿著大金屬棒,他們沿著幾乎荒蕪的街道追趕他。

另一段視頻據說拍攝於上海附近的蘇州,視頻顯示疑似冠狀病毒患者被身著防護服的官員強行拖出家門。

這段令人震驚的視頻在網上迅速傳開,只見兩人被身著全身防護服的人先後被架住胳膊拖出家中,然後第三個人躺在地上拼死抵抗,最終被幾人從地板上擡起帶走。

在另一段視頻中,一名婦女被數名員警拘留,並和他們搏鬥。這段視頻在Twitter上被分享,稱這名女子因沒有戴口罩而被逮捕並隔離。

此前,孫春蘭6日要求武漢「不落一戶、不漏一人」的排查所謂「四類」人員,將其送往隔離點和定點醫療機構。所謂「四類人員」是指冠狀病毒的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一線醫生認為,當局的最新政策會導致更嚴重的交叉感染,怒罵「哪個豬腦子想出來的?」

這一政策出臺後很快引發爭議。一名武漢前線醫生直接在網路怒罵,並要求馬上叫停社區工作人員上門量體溫的政策。該醫生強調,發熱不是唯一的感染標誌。而且挨家挨戶排查的工作人員本身就是病毒載體,會傳播病毒。

該醫生指出,疾病的篩查是醫務人員的活。社區的工作重點應該是在外環境消毒,並解決因為疫情產生的社會問題,比如不要餓死孩子。

也有大陸媒體引述一線醫生表示,挨家挨戶上門排查體溫,浪費人力、物力,且容易造成交叉感染。該醫生表示,工作人員上門排查,如果想徹底避免交叉感染就需要做到每去一家就更換所有防護用品,包括口罩、防護服、體溫計等。在醫療物資嚴重緊缺的當下,這是不現實的。

該醫生也提到,僅通過體溫監控,無法完全排除感染者,很多體溫正常的感染者,也具有傳染性。

根據孫春蘭的要求,排查出的「四類人員」將第一時間被送往隔離點和定點醫療機構。有消息顯示,武漢的隔離點包括被改造成臨時隔離點的會議中心和其它建築物內,是武漢近幾日改造的「方艙醫院」。

《紐約時報》評論道,領導應對疫情的最高官員在視察武漢時,宣布了這些看上去像是臨場決定的措施。它們清楚地表明,中國當局未能控制住冠狀病毒的流行,疫情使醫療體系不堪重負,並蔓延到國外,有可能令中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和第二大經濟體——陷入癱瘓。

人道危機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儘管北京、私人企業及慈善團體承諾救援物品在運送中,對進出湖北的限制仍正在減緩藥品、防護口罩和其它必需品的再次補給。

“由於沒有足夠的醫療用品,這幾乎是一場人道主義災難,”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客席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說,“武漢人民似乎陷入了絕境。”

許多武漢居民身體不適,但不確定自己是否患有這種疾病,他們被迫步行,從一家醫院到另一家醫院,結果連病毒檢測都做不了,更別說接受治療。

還有一些人穿著全套防護服,或者採取頭上戴著塑料袋等臨時安全措施四處行走。許多人冒著病毒在家庭和鄰里傳播的風險,選擇在家中進行自我隔離。

位於田納西州納什維爾的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傳染病專家沙夫納(William Schaffner)博士說,中國衛生部門在處理武漢疫情方面面臨巨大挑戰。

“當用於直接醫療的人力物力資源捉襟見肘的時候,就會發生不幸的事件,會有人死亡,”他說,“你不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管理這麼多的病人。”

沙夫納也對新措施(方艙醫院)提出了質疑,包括臨時隔離避難所內的冠狀病毒患者及其護理人員面臨的風險。

“生病的人怎麼辦?”他問道,“他們得到照顧了嗎?甚麼級別的護理?在體育館和學校禮堂這樣的環境裡,護理人員能否有效提供護理並保證自身安全?”

其他外部專家表示,將大量病人集中在類似宿舍的設施裡,為一系列傳染病不經意間的傳播創造了條件。

“很多人已經有了潛在的健康問題,需要照顧,”美國傳染病學會會長M·法爾(Thomas M. File Jr.)說,“你把他們安置在相聚很近的地方,他們可能會受到其他比冠狀病毒更容易傳播的感染,比如通過空氣傳播的結核病,以及可以在密集人群中傳播的細菌感染。”

方艙醫院患者網上求救

中國官媒的視頻可見,救護車5日晚間轉運首批患者抵達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醫護人員口中喊著:「請大家有序前往分檢所」。進入方艙醫院內,在一個開放空間下,數百張床位整齊排列。

官方宣傳的「正能量」訊息,無法掩蓋被強制收治患者的罵聲。有網民發文說,今天媽媽生日,但被方艙醫院收治,他心碎了,院內亂成一鍋粥,不發口罩,咳嗽聲此起彼落,在家自救變成在方艙醫院自救,專家說得實在,「目的是隔離傳染源,不是治病救人,大難當前,微不足道的個人成為國家秩序穩定的犧牲品。」

另一名被收治在洪山體育館的患者,6日上午接近9點時在網上發出求救信息,他自述「我在體育館集中營了,隨時發生暴亂,我早就確診是2019-nCoV感染,隔離服、護目鏡都看不見,沒有藥,沒有吃的,沒有暖氣,有電熱毯、有插線板,但是沒有電,就冷啊、薄被子,250人配了2個醫師,還沒見到。廁所在遙遠的露天,下大雨沒有遮雨設施,地面嚴重積水,政府這能力真是無力吐糟,分明是把有精神到處亂跑的輕症患者關起來,幾百個各種原因的肺炎患者在一起,沒病的也搞出病了。武警來也是廢的。」

中國經濟受創

據《紐約時報》報導,數週來,中國一直無視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提供的幫助。

在中國,越來越多的城市、城鎮甚至偏遠的村莊被封閉起來。然而,在危機發生兩週後,北京顯然無法承受讓整個國家無限期關閉商業的風險。

當疫情的規模在1月中旬首次公開時,中國正因中國新年放假。但是,在通常帶來很大一部分零售和服務業收入的慶祝活動實際上被取消,全國假日延長了一週之後,關閉商店、工廠、餐館和其它企業的成本已經開始增加。

小企業已經就一系列問題發出警告,從飼養牲畜到支付租金,以及支付無法開張的商店員工工資。

中國當局最初可能只計畫進行短暫的隔離,希望疫情能得到控制。但很顯然,中國不能推遲大部分人口重返工作崗位,中國高層領導人呼籲企業”有序地恢復運營”。

它建議調整工作方法,以降低感染風險;選項可能包括遠程工作或交錯班次。供應蘋果的電子公司富士康(Foxconn)已開始生產自己的外科口罩,讓中國工人能夠不間斷地生產iPhone。

火車和飛機也有特別規定,試圖降低感染的風險。據《南華早報》報導,機票銷售上限將低於平時的一半,這樣乘客就可以坐得遠離彼此,以降低感染的風險。火車站也將有更多的體溫檢查和隔離區。

如果學校不開學,人們重返工作崗位的努力可能會因兒童保育問題而複雜化;據中國官媒報導,當局僅表示應”以適當方式推遲新學期的開始”。

跨國企業受影響

儘管中國當局公開將其描述為一場可控的危機,同時又採取了激進的措施應對疫情,但它的影響還是越過了國境。

依賴於中國龐大市場和供應鏈的跨國企業正忙於應對冠狀病毒造成的破壞,這表明對中國經濟的依賴程度。

總部位於香港的國際航空公司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要求2.7萬名員工休三週無薪假,日本視頻遊戲製造商任天堂(Nintendo)宣布,將推遲Switch遊戲機的發貨。

蘋果和星巴克等大型連鎖店已經關閉了數百家中國門店。經營肯德基和必勝客的百勝中國(Yum China)宣布,已關閉三分之一的特許經營店,並稱“如果這個銷售趨勢持續下去”,今年可能出現虧損。

韓國現代(Hyundai)汽車公司關閉了世界上生產力最高的汽車製造廠,這是其五家工廠之一,每年可生產140萬輛汽車,因為中國的停產,意味著它已經耗盡了關鍵零部件。

海外的擔憂日益加劇,香港已開始對從中國內地入境的任何人實施為期兩週的強制性隔離,並宣布對違反檢疫規定者處以最高6個月的監禁和罰款。新加坡已經提高了冠狀病毒警戒級別,引發了對必需品的購買恐慌。

“如果有言論自由就沒有病毒危機”

武漢的一些民眾擔心,他們是為了國家利益而被犧牲的,而一名醫生舉報人死於病毒,激起了中國民眾的憤怒。

2019年12月下旬,李文亮因警告同行醫生有關一種神秘新疾病而受到安全官員的斥責; 他因”散布謠言”和”擾亂社會秩序”而被送進派出所。之後,他在一月份從自己的一名病人身上感染了冠狀病毒,儘管他年輕且健康,但他於7日早上去世。

人們的悲傷很快變成了對言論自由的憤怒要求。熱門話題”我們希望言論自由”吸引了數百萬人觀看,而”你聽到人民歌唱了嗎(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一首在香港最近的抗議活動中廣為流行的歌曲)的鏈接很快被警方封鎖。

香港作家Verna Yu 2月8日在英國《衛報》上發表題為《如果中國重視言論自由,就不會有冠狀病毒危機》的評論文章稱,如果李先生活在一個公民可以自由發言而不必擔心因揭露當局不願看到的問題而受到懲罰的社會裡,如果他的警告得到理會並迅速採取行動,病毒就可能已經被遏制。

除非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和其它基本權利得到尊重,否則這種危機只會再次發生。隨著世界更加全球化,其規模可能會更大。

中國的人權似乎與世界其它地區沒有多大關係,但正如我們在這場危機中看到的那樣,當中國阻撓其公民的自由時,可能會發生(全球)災難。現在是國際社會更嚴肅地對待這個(中國人權)問題的時候了。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